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C到哭不止水好多|狗狗的东西好大

2021-12-07 09:57:0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哪怕知道沈曼曼的老公是陆湛,这根刺儿,她也得碰一碰。   “我怎么了?”徐盼无语的很,翻了个白眼,“他们拿工资,不该干活是吧?”   “小瑜是我的经纪

哪怕知道沈曼曼的老公是陆湛,这根刺儿,她也得碰一碰。

 

  “我怎么了?”徐盼无语的很,翻了个白眼,“他们拿工资,不该干活是吧?”

 

  “小瑜是我的经纪人,也是我的朋友,你今天不道歉,就别想走。”

 

  沈曼曼冷声道。

 

  至于别的事情,她可以不管,但是现在,她要的是对小瑜个人的道歉。

 

  小瑜站在沈曼曼的身旁,心头暖的要命。

 

  她知道,曼姐从前脾气的确不那么好,但对待朋友这一块,沈曼曼从来不亏欠旁人。

 

  有的时候,甚至于很热血。

 

  “我就不呢。”

 

  啪。

 

  沈曼曼一个巴掌打了过去,打得徐盼整个人都懵了,她想还手,被沈曼曼一下子拽住了手腕。

 

  “哎呀,这一下手滑了呢。”沈曼曼笑的娇俏,“我告诉你,现在最好去给那个护着你的人打个电话,问问他,陆湛能不能招惹。”

 

  沈曼曼冷声道。

 

  徐盼被打得有些清醒了,再听到陆湛两个字的时候,这会儿杀伤力十足。

 

  她知道,陆湛惹不得。

 

  不用去问都知道。

 

  这个只会仰仗自己丈夫的女人,这么的嚣张跋扈,徐盼只能将这口气咽下去。

 

  看到了徐盼的表情变化,沈曼曼知道,这个女人屈服了。

 

  刚才那个巴掌也不是白打的。

 

  “道歉。”沈曼曼冷声道,“你在剧组里头,不归我管,但要是伤害我的人,我必定百倍奉还。”

 

  沈曼曼有的时候也觉得,有时候自己的口碑差也不是什么差事。

 

  比如现在。

 

  徐盼就怕了。

 

  沈曼曼曾经那些事情,恶劣斑斑,哪一个,不足以让徐盼战栗。

 

  “抱歉。”徐盼不情不愿,她对小瑜道了歉。

 

  “大点声。”沈曼曼怒斥一声。

 

  整个剧组的人,都看在眼底,不过每一个,都在内心拍手叫好。

 

  他们实在是忍耐这个徐盼很久了,都盼着有个厉害的人,把这个娇柔造作的女人收拾一下。

 

  这种事情,还得看沈曼曼。

 

  小瑜心里头爽快,她笑了:“对了,不把经纪人当人,以后当心一些啊。”

 

 文学

  毕竟经纪人可是做着最贴身的活儿。

 

  也不是没有离职之后,把原来的艺人坑一把,往死了坑那种。

 

  徐盼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她这会儿有气,可哪里还撒的出去。

 

  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

 

  众人开始往山里去,徐盼这边也是没办法,只能给制片人打了电话。

 

  好不容易软磨硬泡,才让他给她找了人,把行李搬进去。

 

  不然的话,徐盼真不知道今天该怎么办。

 

  小瑜跟在沈曼曼的身后,心情好得很。

 

  “谢谢曼姐。”小瑜这会儿感觉自己是不一样的,起码对比很多人,都是不同的。

 

  沈曼曼很难把人放在心上,自己可以得到这样的待遇,已经秒杀不少人了。

 

  “唉。”沈曼曼叹了口气,“不把别人当人,真是活久见。”

 

  沈曼曼感慨了一句。

 

  其实内心对于徐盼这种人,根本就是懒得浪费感情。

 

  但她听说,徐盼对她那个经纪人,又打又骂,根本不是正常人做的出来的事情。

 

  所以才想着,趁着这个时机,打压打压,也免得到时候什么都不知道,还对她的助理动手呢。

 

  小瑜笑了:“就这样,以后有的受,听说是制片人硬塞进来的,曼姐,你说奇不奇怪。”

 

  小瑜也觉得诡异,依照林落白的性格,根本不可能做这样的事情。

 

  沈曼曼拧着眉头:“你想说,林落白的事情,对吧?”

 

  也不止他们。

 

  组内很多人,都在讨论。

 

  一个个都觉得活久见,林落白这样高傲的人,当初可是连沈曼曼都看不上。

 

  要说因为皮囊,徐盼比沈曼曼,根本不够格,那能是什么。

 

  那些谣传,越来越过分,都已经到了林落白跟徐盼有什么苟且。

 

  小瑜点点头:“实在是想破脑袋都想不明白。”

 

  “男人的事情,你们能想明白都见鬼了。”江斯年优哉游哉的吐槽了一句。

 

  沈曼曼拧着眉头看他。

 

  江斯年笑了:“徐盼让林落白不爽了,要是直接把人赶走呢,自然体会不到任何快感。”

 

  江斯年告诉他们。

 

  这次要去的村子,是落后了很多年的,很多设施都跟不上。

 

  而且多虫子,甚至于上厕所,都是那种很早的。

 

  到时候,徐盼不得闹翻天。

 

  “就等着看吧,这种公主病,到时候不被治的服服帖帖。”江斯年勾唇,笑了一下。

 

  沈曼曼不能理解这种趣味,不过想了一下,大概也是这样。

 

  徐盼刚才说话的样子,的确很欠。

 

  她那么挑剔,进林落白的剧组,多数也是为了火。

 

  这样的苦,肯定吃不了。

 

  “啧啧。”沈曼曼不由得竖起大拇指,“还得看你们啊。”

 

  “那是。”江斯年得意的很,“就这种人,治两回以后就老实了。”

 

  不知道这个组里的人那么多。

 

  排场大的也有,就沈曼曼还没有发作呢,她凭什么啊。

 

  徐盼怎么都想不到,这条漫长的山路,不过只是开始而已。

 

  后面的心酸,根本不能形容。

 

  她是疯了。

 

  早知道,在家里好好享受不行吗?非得挤破脑袋,来这里受罪。

 

  ……

 

  圆圆跟着陆湛回去,路上,圆圆听到陆湛跟沈曼曼打电话。

 

  也不知道怎么了。

 

  她的脑海之中,不由得浮现出了南知意的那些话。

 

  也不是跟沈曼曼吃醋,只是觉得心里头不太舒服。

 

  闷着的感觉。

 

  圆圆小心翼翼的试探:“哥哥是不是在怪我?”

 

  “啊?”陆湛拧着眉头,不知道这个话,是从哪里说起,他有些纳闷了,“怎么了?”

 

  “我没有顾及自己的身体,去跳舞啊,哥哥,其实我是有梦想的。”圆圆轻声道。

 

  从来都是如此。

 

  以前不觉得有什么。

 

  现在更加盼望能够正常的在大学里生活。

 

  “没有怪你。”陆湛沉声,“但你要适度。”

 

  身体也就这样了,万一再有个什么好歹。

本文标签:C到哭不止水好多

上一篇:洞里的珠子一颗一颗被扯出(婆婆洗完澡就光着出来)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宝贝是不是欠C很久了|公喝错春药让我高潮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