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1最好看(宝宝我就进去一点不疼的)全章节阅读

2021-12-04 08:25:3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没想到……   “她说她找了位老师,已经学了半年的画画了,以后也一直搞设计。”   姜小桃其实对于衣裳有很多想法,可惜只会想,表达不出来。   这

 没想到……

 

  “她说她找了位老师,已经学了半年的画画了,以后也一直搞设计。”

 

  姜小桃其实对于衣裳有很多想法,可惜只会想,表达不出来。

 

  这个陆怀安觉得没啥必要,但人家的事他不会多嘴。

 

  “哦,那可以啊。”陆怀安这些细节都随她:“正好,之前许经业跟南坪合作的时候,萧明志就跟他有过往来的,要是方便的话,可以让她做个代表出席一下。”

 

  这一点沈如芸倒是没考虑过,她点了点头:“行,我回头跟她说一下,让她提前做一下准备。”

 

  反正也没什么人敢难为她,露个面就已经很不错了。

 

  陆怀安嗯了一声,他也是这个意思:“反正让她跟萧明志商量一下就成。”

 

  说完正事,沈如芸把画纸一阖,利索地放进箱子里起了身:“我去洗澡了。”

 

  南坪别的都好,就是天气很糟糕。

 

  北丰哪怕再怎么热,身上至少是清爽的。

 

  但南坪……她哪怕是一直吹着风扇,都感觉浑身粘乎乎的。

 

  “嗯,你去吧。”陆怀安着手把资料整理一下,回头要带过去的。

 

  俩人洗完澡,沈如芸头发还没干。

 

  她拿了个毛巾,对着风扇一个劲的吹。

 

  “别一直对着头,小心头疼你。”

 

  “没事啦,就这一回,嘿。”沈如芸胡噜了几下,扭头看他:“你觉着,乐诚这婚,能结成么?”

 

  苗招娣的心理,她其实挺理解的,但是站在亲友的角度,她也觉得这婚不结的话,太悬乎了。

 

  瞥了她一眼,陆怀安唇角微勾:“怎么,你要拔刀相助了?”

 

  这活她也不是没干过。

 

  想当年,她都病歪歪躺床上了,村里跟她玩的好的媳妇子,搁家里头挨了毒打,过来寻她哭。

 

  她直接唆使人家偷偷跑回娘家去,还教她喊上几个兄弟姐妹,把喝了酒的男人打了顿狠的。

 

  一次给收拾清净了,后头再没敢动他媳妇一根手指头。

 

  沈如芸愣了愣,嗔道:“什么呀,宁毁一座庙,不拆一桩婚,我才做不来棒打鸳鸯的事呢!”

 

  “鸳鸯?什么是鸳鸯?”陆怀安一脸茫然。

 

  “……”沈如芸都懵了,一时竟不知道怎么回答。

 

  陆怀安一把拉起她,搂进怀里:“这样,才叫鸳鸯吧?隔的那老远,叫什么鸳鸯……”

 

  小别胜新婚的妙处,大约就体现在这里了。

 

  哪怕孩子都满地跑了,俩人还是甜甜蜜蜜的。

 

  这一夜,自是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

 

  以至于第二天沈如芸起来,都感觉容光焕发。

 

  难得回来一趟,反正是下午的车,沈如芸逮着空隙,上午去了一趟店里。

 

  陆怀安刚好有点时间,开车送她去的。

 

  虽然沈如芸很少来店里,但这些衣裳有什么变动,她还是都清楚的。

 

 文学

  毕竟大部分都出自她的手笔嘛,有些裙子摆得不如意,她也顺手调整了一下。

 

  姜小桃没想到她会来,还挺高兴的。

 

  见她们聊得起劲,陆怀安看了看时间,还挺早的,顺道去了一趟鞋厂。

 

  看到他来,钱叔很意外:“不是说你要去趟定州?”

 

  “嗯,下午的车。”陆怀安也只是想寻个地方避避日头,锁了车:“去车间转转?”

 

  车间里着实没什么好转的。

 

  新招的车间主任倒是有点意思,听说是个知识分子来的,跟夏桃很处得来。

 

  钱叔嗯了一声,笑了笑:“瞧着吧,好日子快近了。”

 

  倒不是别的,实在是这男孩子追的紧。

 

  天天做事不带遮掩的,挺招眼,不少人都起哄,觉得他俩挺配。

 

  “配?”陆怀安眯了眯眼睛,哂笑一声:“算了。只要不影响生产,爱咋咋的。”

 

  不管夏桃原先说的会不会结婚,左右他也没当回事。

 

  只要他俩不影响他工厂运转,他俩就是就地结婚,他都无所谓。

 

  虽然,他真的不觉得有什么配的。

 

  钱叔也跟着笑,摇摇头:“明明这都不是春天啊,这一个个的……”

 

  正好走到了车间,俩人很自然地转了话题。

 

  自从夏桃升职之后,她管得很严格,大家也都服她,所以效率还挺高的。

 

  “对了,她昨天还给我说了一个新的方案,说对人员调配有新的设想,我觉得还挺有意思的。”钱叔说着,冲里头吆喝了一句:“我把人叫过来,你仔细听听。”

 

  他复述一遍,到底是不如夏桃自己亲自来解说。

 

  夏桃很快就过来了,手里还拿着抹布。

 

  看到陆怀安,她有些高兴,把手擦干净才过来打了个招呼。

 

  听说是要她说一遍自己的方案,夏桃愣了一下,落落大方地道:“其实不全是我的想法,也有一部分是……江维的构思,我只是补充得更详细了一些而已。”

 

  江维,钱叔朝陆怀安使了个眼色:就是传言中她以后的男人。

 

  几不可察地皱了皱眉,陆怀安不动声色地嗯了一声:“不碍事,你说说。”

 

  其实夏桃的想法是,让江维来说的,毕竟他更能说会道一点。

 

  可既然陆怀安都说了,她现在再叫他过来,好像太刻意了。

 

  她也不是什么纠结的人,当即利索地道:“成,我们的这个方案呢,主要是源于一位张厂长的‘满负荷工作法’。”

 

  这个陆怀安倒是知道,他点了点头:“北方的塑料厂,是吧?立成了典型的,我知道。”

 

  “是的。”既然他都知道,那就更简单了。

 

  夏桃爽朗地笑了起来,详细地解释着:“我们现在人手不太够,现在接的订单开始多起来了,可能年底的话,会需要再引入一条线,现在人手都是勉强够用,经常得我搭把手,再加生产线的话肯定会缺人,可是要招人的话,我们的负担又太重了。”

 

  她发现,尽管工人们天天按时上下班,但是事实上,他们每天真正的劳动时间却很少。

 

  比如说一台设备,几班人马,分开做事,无效劳动力太多了。

 

  他们鞋厂跟零件厂和冰箱厂都不一样,没什么可研究,也没什么能提升的。

 

  反正只要按时上下班,不管做多少,反正钱都是一样的。

 

  很多人摸鱼,磨叽地做一些东西,去抽两支烟回来,晃悠一圈就吃饭,吃完饭再看看机子,没啥事就转一圈,拿块后面晃一晃,下班了。

 

  “这样很浪费资源,我觉得,我们也可以用张厂长的这个满负荷工作法。”

 

  具体来说,就是从计时,改为计件。

 

  经过这么久的观察和计算,他们基本能估算出一个人当天能生产的产品数量。

 

  每天计划这个数,超出的奖励,少了就扣钱。

 

  这个陆怀安倒是不陌生,他也听说过的,只是具体操作的话,感觉还是有很多地方需要落实。

 

  “对,像张厂长他的工作法呢,是直接将人数减少,我们厂的话,规模不一样,所以操作起来,方式也需要改变一下。”

 

  计件只是一方面,同时需要精减每个岗位的人手,尽量做到不浪费又不会让工人太辛苦。

 

  说着,她还取了一份方案递过来,供陆怀安翻阅。

 

  “有点厚,哈哈。”陆怀安在这转了一圈,时间也差不多到了饭点:“这样吧,我先拿回去,刚好这几天要出差,到时我仔细瞧瞧。”

 

  夏桃自然点头,乐呵呵的:“好。”

 

  她在车间还有事情要忙,就只有钱叔送他出来了。

 

  “不用送了,我自己开车过去就行。”

 

  钱叔嗯了一声,问他修路那边什么时候定下来。

 

  “还不确定呢,郭鸣还没给我递消息,估计要过一阵子吧。”

 

  照陆怀安猜的呢,约莫要到下个月去了:“怎么了?”

 

  “哦,没啥。”钱叔琢磨着,有些迟疑地道:“就是,苍岚县这边吧,你之前不是让庄老板建几个门面吗,楼都不高,他说有一栋已经建好了一层。”

 

  他的想法是如果钟万这边要抽调人手回来修路的话,电器城是不是可以调一部分庄老板建门面的工人过去。

 

  钱叔挠了挠头,觉得这样挺好的:“这样的话,两边就都搞得赢了。”

 

  可是现在已经塞了一堆人给钟万带,如果电器城还塞人……

 

  陆怀安想了想,还是拒绝了:“暂时不了,不然后边钟万不好管理。”

 

  他们也不能尽顾着自己的方便,也得替人家稍微着想一点。

本文标签:宝宝我就进去一点不疼的

上一篇:老汉在瓜棚里玩二个丫头 扛起白嫩双腿进去她的身体

下一篇:2021最好看(我征服了同学的警察麻麻)全章节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