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太多了子宫装不下了 在娇嫩的肉蚌中间磨动了几下

2021-11-30 16:38:5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颜娧微微一愣,本以为李婶失去的只是丈夫跟儿子,那眸光里的灰涩似乎并非仅仅如此,被紧握的藕臂似有千金之重。

  “听好了啊,妳江伯特地跑来通知,周伯疼更疼妳,定会想办法

颜娧微微一愣,本以为李婶失去的只是丈夫跟儿子,那眸光里的灰涩似乎并非仅仅如此,被紧握的藕臂似有千金之重。

  “听好了啊,妳江伯特地跑来通知,周伯疼更疼妳,定会想办法拖住那群官兵,娘的床铺底下有一条通往海岸礁石洞穴的密道,出去了就别再回来了。”费劲儿的掀开用来遮掩的炕土床板塞入两人。

  “婶呢?不跟我们一起走”颜娧急急拉住想放回床板那双斑驳的手,李婶愣了愣,突然一阵神思清明,不知想到什么反而拍开她。

  眼见她在房里在倒腾许久,翻出了些碎银子,左右顾盼了几回,利落撕下衣摆包裹,一股脑儿塞到颜娧手里。

  “乖,别闹,赶紧走。”

  门外传来大批人马毁坏木栅之声,李婶不容质疑的紧握葇荑,偏头交待前头男人,“早年海贼上岸奸掳烧杀多了去,李伯担心我无处可逃,不知道熬了几宿才挖出来密道,路上崎岖不平的,你要多看着点。”

  “我会的。”揽住不愿离开的颜娧,承昀沉着稳重地保证。

  “婶……”颜娧眼里绷着不落下的湿濡,死死不肯放手哀求着。

  泪眼相看,李婶心疼地拉起衣襟抹泪,似请非求地硬挤出一抹浅笑道:“叫声娘来听听。”

  闻言,颜娧再也无法继续维持坚强,轻闭双眼潸落了两行清泪,哽咽道:“娘。”

  “欸——”李婶饱受风霜的粗糙而不正常弯曲的指节,深怕碰疼粉雕般俏脸迟迟不敢触碰,欣慰说道,“好孩子。”

  颜娧握住犹疑手掌,无畏参差不齐的厚茧刺疼脸庞枕了上去。

  救命之恩她能回报的仅有这声娘,这个依偎。

  在以万物为刍狗的东越,她甚至不清楚离开此处,再见面会是什么光景。

  听着外头江伯客套地与官兵们周旋着,李婶也清楚退无可退,用尽气力将两人给硬塞回去,关上南方少见的炕床,将触手可及的衣裳、被褥全丢到床上,平日藏于房中不舍得用的灯油,全然倾倒挥洒在床榻上。

  毫不犹豫地点燃衣角,心安的看着火势逐渐蔓延,这才抹去泪水,整了整衣着步出房门,吆喝道:“吵吵吵,吵个什么劲儿啊?”

  见着整院子身着重甲,手持火把的士兵,李婶佯装惊愕地软了腿脚跪落在地,奉承迎合地说道:“老婆子没干什么坏事儿啊,大人这是作甚?”

  月色黯淡铠甲映着寒光瘆人,挺拔身姿昂扬于马上,单珩眸光有如寒冰般料峭般扫过院内竹桌旁瑟瑟发抖的两名老者,冷着脸问道:

  “你这几日收留的人呢?”

  “走...走...了...”李婶吓得慌也没将挂记的事儿给忘了,腿上摆子打个不停地应答着。

  “晌午进城采买,晚上人就走了?”单珩冷哼。

  利落跃下马背,走近院旁灶台,以马鞭挑看了几个阉着食物的锅碗,又翻看了仍煨在余烬上香气四溢的鸡茸粥,走回竹桌前,看着几道来不及享用的晚膳,单珩以单脚踩于竹椅,长臂倾靠膝上,冷笑道:

  “走得还真是匆促啊!白费了妳一番心思。”

  话毕,长鞭一挥,竹桌菜肴四散,再次挥鞭带来了戍卫手上不知包裹着什么的布巾,吓得两名老者偎在一起哆嗦。

  长鞭收离,布巾内的东西也随之摊散在老者面前,饶是年过半百的老人家,也被吓得退了好几步。

  不正是今夜负责守村口的老周!

  没了躯窍,仅有头颅一颗,毛骨悚然地在竹桌上与两老对望,像似完全无法理解为何会死亡般的惊愕,鲜血随着渗落的滴答声埋没在院内黄土里。

  “这长鞭听不得谎言,一个不小心脖子都得勒断了。”

  听似委婉劝戒,实际是真切的恐吓。

  单珩冷凌的眸光没有怜悯,明明举止残忍至极,对桌上头颅竟丝毫没有任何动容,仿佛仅是个没用处的玩物。

  “真...的...老婆子从城里回来...什么人都没了。”李婶答得期期艾艾。

  “没人了?还有三副碗筷?”单珩闭上双眼,扭了扭脖子发出骨骼转动声,对于这答案明显不满意。

  李婶被吓得噙不住一把老泪,嘀咕解释道:“今日是丈夫和儿子的祭日,老婆子是得准备三付碗筷啊......”

  “还真巧啊。”单珩长鞭又是一甩,这回擒住老江颈项,冷笑问道,“一个死不认账,一个通风报信,真当我没瞧见?”

  “大人,李婶真没骗人啊!”被勒得颈项鲜血直流的老江,不停挠着绕着颈项的长鞭,长年结着厚茧的大掌也没能扛住鞭上铁勾,不到半刻已浑身腥红。

  “看样子是个不得了的人物啊!瞧瞧你们一个个死活不说。”单珩瞥了眼戍卫,将方才擒来的老婆子扔进老者间。

  江婶一见老周死状,漫天尖叫声四起,死命捶打着快没气息的老江,咆哮道:“你这死鬼做了什么事儿?老周没死在海上怎么死在这?”

  几个人都是渔村的老人了,何曾得罪过官场?

  这辈子连郡老爷都不曾见过,克勤克俭地操劳度日,怎么今天遭了这罪?

  “还是不说?”

  江婶听着没有任何情绪的问话,茫然看着吓得面色苍白的李婶,丝毫不敢再直视桌上的老周,不知所措的看着老伴。

  下一瞬,她惊悸地看着长戟穿透老弱的身躯,冰凉尖刃血槽缓缓流出怵目殷红,极尽所能地挣离兵器移动到丈夫身边,放心地枕在大腿上任热液四下流淌。

  从未落过男儿泪的老江,不顾颈间拉扯疼痛,抱住了陪自个儿一辈子,为他生儿育女的一生伴侣,嚎啕声不断。

  “江啊,你终于肯为我哭一回了。”本想再触摸丈夫脸庞,江婶陡然没了气力重重坠落。

  在老江肝肠寸断的哭声中,看着房里逐渐蔓延的火光,李婶心里更为透彻。

  她家阿颜,绝不能落在这种人手里!

 文学

“看来这明珠村来了个不简单的人物啊!”单珩勒紧长鞭,惬意地看着满院血染的瑰丽,嗅着愉悦腥气清冷问道,“还有多少人愿意为她殒命?”

  李婶不懂那个身着月白直缀,看似清冷孤绝的谪仙人,为何如此草菅人命?好似明珠村民在他眼里如同蝼蚁般,看着几乎快被勒毙的老江,听着事不关己的绝情话语,心里竟有种期待解脱的冲动……

  “老江啊!嫂子都快咽气了还不说明白?这些年我家老李的救命之恩怎么还的?”李婶破涕为笑的打趣着,沐浴在血色月晖下的老夫妻。

  这些年老江总让儿子媳妇儿将她当成另个母亲供养,死活不说出当年海难的真相,仅有她的丈夫与儿子死于海难中,其余人全安然漂流回岸,她自然不愿接受。

  即便愧疚使然,这些年的照顾也叫江婶心存芥蒂,三不五十地争吵,导火线始于她,累了也倦了……

  因此当她看着阿承抱着阿颜上岸时,总是自我安慰着儿子带着媳妇儿回来了,甚至潜移默化地将阿颜当成女儿来看待……

  村里男人们心里有话,基于亏欠也没敢对她指责什么,对外也认同是她的远房亲戚来投靠。

  抬眼看向单珩与一众戍卫,李婶扬起洒脱恣意的浅笑,老迈喑哑嗓音说得畅然,说得可敬,丝毫没有因为屈服跪地而损了气节。

  “生而为人,临老才找着那么一点点寄托,能为此生心中挂念之人殒命,我值得。”

  戍卫来到单珩身后,细声禀报着:“屋里走水了。”

  回身瞥了眼逐渐蔓延的火势,单珩冷哼笑道:“人其实不着急找,连房子都烧干净了,挺好。”

  没再理会院内之人,提起内息,撤回长鞭,竹桌上又多了个醒目的头颅,单珩将染血的长鞭交与戍卫,径自跃上马背,轻扯缰绳迤迤然离去。

  “少了一副碗筷,记得添上。”

  听似温馨实则冷情的话语,回荡在月晖盈盈的漫天火光中里。

  ……

  从艰困难行的密道踏出礁石岩洞,两相交应的礁岩彼此遮掩,没有走入其间根本无法发现,未完全退去的潮水溺了半个足裸。

  不在意被浸透的鞋袜,颜娧挣脱箝制,提气跃上几人高的礁岩,想看清漫天火光的明珠村发生了何事?

  远方不下百来人,乘着月色远去的戟兵,不正是东越的城奕军!

  相隔数丈仍能感受烈火炙烧的狂烈,火焰吞噬村庄一切,静谧而放肆的狂舞,宛若要将整个村落吞噬殆尽的凶猛。

  静——

  唯有海潮拍岸的蟋嗦呜噎不绝。

  那是丝毫没有人气的静谧,颜娧瞪大了仍泛着湿濡的杏眼,直觉不对而急速跃下礁岩想奔回村庄。

  还没来得跃下礁岩,便被不容置喙的强硬臂膀拦下,不管如何提气抵御仍紧紧锁在怀中。

  “别去。”久经沙场的承昀,如何不知明珠村遭了何难?

  当初被父亲派往北方平乱,正因北方游牧部落时常趁着夜阑人静,以铁骑扫平了边境数个村落,致使多处村毁人亡,连襁褓婴孩也无一幸免,尸骨全被燃尽在猛烈大火,连想祭奠的一抔尘灰也寻不着。

  没有嘶喊,没有悲鸣,只有静谧的火焰蔓延,也说明村民难逃此劫。

  看清了戟兵前头乘在马背迤然前行的男子,承昀虽也无法接受面前单珩残杀百姓的狠辣。

  如若她的来处真如百烈所言,人人生而平等,百姓富裕和乐,没有实际经历血腥杀戮的她,怎可能理解这些为权力所惑之人,能够为私欲做出多少叫人发指之事?

  即便内心素质如何强大,听说与眼见终究有所差异,尤其那些人是因她惨遭屠戮。

  他清楚,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本文标签:太多了子宫装不下了

上一篇:舌头伸进我下面好爽动态图 女人最爱听的肉麻情话

下一篇:清纯校花戴乳环上体育课 将校花两条美腿扛在肩上抖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