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被同桌摸到流水的黄文:在全班人面前被调教高潮

2021-11-29 08:57:5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哎呀,这劲头,这干劲儿,恐怕是个男的都不如她!

  地质队本就常常出差,她在兼一份辛苦的考古工作,那估计出差就更是家常便饭。

  如果是已婚女性能这么对待人生和家庭吗?但月月

哎呀,这劲头,这干劲儿,恐怕是个男的都不如她!

  地质队本就常常出差,她在兼一份辛苦的考古工作,那估计出差就更是家常便饭。

  如果是已婚女性能这么对待人生和家庭吗?但月月没想过,因为她没想过结婚。

  .

  月月背着一个包,还拖着一个皮箱。这次的东西有点多,打算在这住两个月。

  推开门,这房子的户型不算大,90平左右,2室1厅。

  哇塞……

  这里面和月月想象中的大不一样,她不是走错了吧???

  入眼所见,第一感觉是太、太、太简陋了。

  房子甚至是半装修的,里面寥寥无几的家具看起来都很粗糙,应该是原房自带的。

  客厅里只有几把椅子,连沙发和电视机都没有。

  靠窗边有一张桌子,上面只有一个烟灰缸和没倒的烟灰。

  正前方的厨房里有几个零散的锅碗盘碟。

  月月到左右两个房间看看,左手边是主卧,应该是蓝琪住的。

  一个大衣柜,一个床,床上的被子乱摊着,没叠。

  右边侧卧里也有一张桌子,上面摆着视频支架、话筒,还有一些连线什么的,应该是蓝琪在这直播过。

  但是桌面上落了一层厚灰,估计他很久没在这播了。

  靠,环视她这间侧卧,更简陋,简陋的让人想哭。

  为什么呢?

  月月转头盯着床,好可怜,只有一个薄薄的床垫,连被褥都没有。

  那……会不会是在柜里呢?

  不可能,因为这屋里没有柜。

  .

  好吧,这些都算了,都无所谓!

  可是这房子里还存在一个最大的问题!!!

  没门。

  没有门。

  简陋的半装修,刮刮大白,铺铺地板,除了厕所有个简易拉门外,其它的各屋都是大敞四开的,没有门。

  我靠,我这是来了个什么地方?

  我的包呢?我的包在哪?

  再见,我要走了……

  (后来月月知道了,这房子只是蓝琪租的。他工作多年,但没攒下什么钱。而且他对“家”无所谓,从没想过买房。)

  看完一圈之后,果断的“走”了。

  下楼出去,在最近的商场买了一床褥子,一床被,一双拖鞋,两块毛巾,一个扫把,一个拖布。

  晕,好累呀!多亏她长得高,1米75的大高个有劲,大包小裹给扛回来了。

  不能铺床,先打扫卫生吧……

  这房子里不算乱,因为啥家电都没有,寒酸的可怜。

  常年开窗进来的灰尘,犄角旮旯就像被沙尘暴洗劫过一样。

  这能住人吗?

  月月拿着抹布擦桌子,然后扫地,拖地。

  收拾完两遍,总算亮堂了,没有那么多灰了。

  蓝琪明显不爱打扫卫生,他可没有段御鹏整洁。卫生间里还有两件体恤、一条裤子没洗,随手扔在角落。

  整个房子的感觉,就是一个单身汉的落脚窝棚。处处透露着得过且过和随性不羁。

  一个多小时后,干完活,月月就正式开始学习了。

  这家里真的很安静,33层的高度,开着窗也听不到楼下的人声和车声。

  静若深山老林……

  蓝琪两天都没有回来,不知他去哪儿了?什么时候会回来?

  月月只是一个房客,超越界限的事她不会去问。

  一直到第四天晚上,蓝琪回来了,他接了一个角色,在外地拍了6天的戏。

  “叮”一声密码门开了。

  开门的一瞬间屋里还亮着灯,这是一种新奇的感觉。在过去的很多年里,无论他何时回来,这个家里都是黑暗的,可今天侧卧里亮着灯。

  此刻已经11点多了,她还在学习吗?

  蓝琪的脚步很轻,但月月听到了,从侧卧走出来。

  “蓝老师,你回来了。”

  “嗯”

  6月末,到了夏季最炎热的时候。

  月月穿了一条纯棉白色的吊带裙,肩膀露着外面,衣身很宽松,裙摆带点小花边还很好看。

  蓝琪从没见过她穿裙子的样子,应是刚洗完澡,半干不湿的黑发披垂在肩上。

  在这样朦胧的夜晚,很有飘飘欲仙、引人入胜的美感。

  蓝琪走近几步,侧头向屋里望了一眼。

  他想起来:“之前没有被褥。”

  月月:“没关系,我去买了。”

  那张空空的床上多了一床天蓝色的被褥,铺的板板正正,她没躺过。

  桌子上,他之前放的支架和话筒都挪到了窗台上。

  此刻桌面上都是书,左边一摞五六本,右边是一盏护眼台灯。中间有一本摊开的书,还有本和笔。

  “这么晚了,还在学习?”

  “不困,学一会儿。”

  “要考什么试?”

  “就是考古领队资证。”

  “那加油。”

  蓝琪的话不多,客气疏离的微笑一下,就转身回自己的屋了。

  拍戏很累,奔波了几天,这么晚才回到家中,他显得很疲倦。

  月月望着他的背影,片刻失神后也回到桌边坐好,低头继续背书做笔记。

  .

  两个不熟的异性关系,同住一个屋檐下,还没有门。

  呃……很尴尬吧??

  事实上还好,月月只要扎进书本里,就可以“两耳不闻天下事,一心只读圣贤书。”

  蓝琪呢,他离开摄像镜头,脱离了人群,回到自己家后,就显露出了孤僻的一面。

  他不爱说话,也不弄出动静,就坐在窗边抽烟。

  他没开灯,借着月月那屋的光亮,幽幽昏暗的点燃一根烟……

  暗处一点点的火星,缓缓放到嘴边,深深的吸一口。

  烟在指尖燃烧,他眉间不再是笑意,流露真实的阴郁、落寞。

  他倚在靠背上,烟雾缭绕中,抬起头望着窗口处挂的三件衣裤,都已经洗干净了。

  衣衫上的污渍能洗掉,人身上的污渍呢,也能洗掉吗?

  如果一件衣衫上沾满了污渍,恐怕就没再洗的价值了。人们只会将它遗弃,毕竟商场里有那么多崭新的……

 文学

定的闹表,第二天早6:30蓝琪就起来了。

  请了一个星期的假,今天该回电视台上班了。

  他睡眼蒙蒙的爬起来,直奔卫生间。

  走到客厅时,余光中一抹蓝色的影子,他才想起有人住在那屋里。

  多了一位邻居,不太习惯。

  不经驻足望向她。

  那屋没有窗帘,柔和的晨光洒落在她身上。洁白的脸庞,浓密的睫毛,阖眼沉睡。

  宁静安稳,胸口的轮廓浅浅起伏,她睡得很香甜。

  腰际盖着薄被,赤裸的肩膀,白皙的手臂都露在外面,墨缎般的黑发散在枕边……

  蓝琪凝视皱眉,想到了什么,又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

  他在想:这姑娘是不是学习学傻了?一点儿都不懂保护自己,没有安全意识啊!

  之前他就发现了,月月是胆大到愚蠢的地步。

  年纪轻轻的一个女孩子,身材挺翘,美丽动人。就敢自己一个人跟着一群老爷们儿,去个荒山老林里头挖坟头。

  行,工作关系,这也就算了。可她有时还敢自己走山路,就不怕半路蹦出来一个色迷心窍的畜生。

  她不懂事,她父母更奇葩。女儿出差在外,母亲不嘱咐她增加安全意识,反而只关心身边有没有男的,还让她对男人笑。

  孤身在外,荒山野岭,美人一笑岂不是勾引犯罪?

  怪哉!你们一家子都是单纯萌蠢的奇葩呀!

  现在更厉害了!

  敢跟男人合租房子,而且连门都没有,她还睡得这么熟?

  哎哟哟,蠢的没谁了。多亏我没有什么偷拍、猥亵的癖好,不然你就废了!

  蓝琪望着呼呼熟睡的“小蠢猪”,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蓝琪呀,你真是多虑了。月月要是怒瞪起眼睛,你真打不过她!知道二姑父是干啥的不?年轻时是跆拳道队员,参加过省队比赛,后来分配工作,到了中学当体育老师。月月可是从小得到亲爸的真传,1米75大个,大长腿一个飞踹蹬踢,一般男人都得放躺下。将来你就知道了……)

  之后几天,蓝琪都很忙,白天在电视台录节目,晚上又要去直播间给品牌带货直播。

  每天工作时间超过12个小时,他非常疲累。

  连续几晚直播结束,大约都在凌晨以后,才回到家。

  有的时候月月睡了,有的时候没睡还在学习。

  二人之间的话不多,只是打个招呼。

本文标签:被同桌摸到流水的黄文

上一篇:大胸丰满少妇老师:国产又粗又硬又大又长

下一篇:土坑里肥白的大屁股岳:撕掉她的衣服吮的双乳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