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小妖精你真紧 夹断了H|四个少爷的禁脔性奴

2021-11-27 08:52:1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想到还是姑子时,陈氏阿容面对自己那卑贱忍耐的模样,陈茜忍不住说道:“她是陈氏阿容,”顿了顿,她续道:“当姑子时,她地位卑下着呢!不过是一个旁支庶子的庶女,根本上不

想到还是姑子时,陈氏阿容面对自己那卑贱忍耐的模样,陈茜忍不住说道:“她是陈氏阿容,”顿了顿,她续道:“当姑子时,她地位卑下着呢!不过是一个旁支庶子的庶女,根本上不得台面。”
  她回过头来,对上变得安静的众人,陈茜扁了扁嘴角,不屑地想道:上天真真没眼,居然让那种没脸没皮的人爬上了这样的位置。
  就在这时,一个妇人叫道:“陈氏阿容?我可听说过,听说当年陛下还给她封了官呢。”“阿茜你这话可就过了,当姑子时身份不显是一回事,女人嘛,嫁人就是第二次投胎,她命好嫁了贵人,你做姐妹的怎么能说这种话呢?”“就是就是。”
  不知不觉中,这些围着陈茜的妇人在散去,陈茜还没有反应过来,便对上她们投来的轻鄙的目光。
  隐隐的,一个压低的议论声传来,“这个阿茜也是个愚蠢的,好不容易有了个攀附琅琊王氏的机会,她居然还诋毁人家。呸,怪不得他那夫主三天两头往府中添妾室了。”
  “就是,那般显贵之人不知亲近,也是个不知轻重的。”
  听着听着,陈茜一张脸越来越难看,腾地一声,她急急挤开人群,冲向府门。
  马车中,陈容拉下了车帘。
  她冷冷笑了笑,倚上塌上,闭着眼忖道:在她们心中,我永远都是卑贱的吧?
  这事实有点无奈。
  因为,这是一个身份大于一切的时代,这种时代烙印,便是陈容也没有办法避免,永远无法避免。
  这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迎面而来。
  马蹄声惊醒了陈容,她纳闷地掀开了车帘。要知道,这可是建康,建康街道何等拥挤,在这里纵马疾驰的,真没有几人敢。
  出现在她视野中的,是一辆火红色的小马,马上一个美丽的女郎。
  就在陈容向她看去时,那女郎也看到了陈容,她清喝一声,马蹄加速,在撞翻了两个庶民后,急急冲到了陈容面前。
  一冲到陈容的马车旁,她又是急喝一声,勒停了马匹。
  低下头,少女盯向陈容,问道:“你就是陈氏阿容?”
  陈容瞟过紧跟着少女不远处的两个护卫,并没有回话。
  见她不回话,少女嘴一扁便想发火,转眼不知想到什么,强行忍了下来。她跳下马背,对着陈容福了福,细声细气的,乖乖巧巧地说道:“司马璃见过伯母。”
  怎么又突然讲起礼来了?
  陈容收回目光,朝少女盯去。
  也许是她的目光有着狐疑,少女的脸红了红,她继续温温柔柔,斯斯文文地说道:“伯母勿怪,刚才是阿璃失礼了。”
  陈容问道:“你是公主?”

“是。”
  陈容收回目光,她淡淡地说道:“你急冲而来,想是要问我话,何不直言?”
  司马璃头更低了,她讷讷地说道:“伯母,是阿璃太任性了,伯母千万不要怪罪。”
  陈容淡淡地说道:“我不怪罪,你有话直说吧。”
  “是。”
  司马璃抬起头来。
  她双眼亮晶晶地看着陈容,清脆地说道:“听闻伯母嫁给王家郎君多年,从不许他纳妾。便是数年前,伯母还把太后和陛下赐给你家夫主的美貌婢妾给送人了?”
  陈容冷冷地打断她的话头,“你这般横冲直撞而来,便是为了说这个?”

 文学

  司马璃一惊,急急说道:“不是不是,伯母你千万不要生气,你不要生气。”她显然是真急了,眼眶一红,泪水都要掉出来了。
  陈容瞟了她一眼,心下却是冷笑:这些司马氏的子女,一个个不是草包就是狂徒,不是听到马嘶声就吓得尿裤子,便是这般横冲直撞不把庶民当人看。真没有想到,她们也会有掉眼泪的时候?
  对于一出生便注定荣华,穷人永远无法出头,贵人永远高高在上的时代,王孙们的腐朽无能,是无法避免的。有时陈容甚至觉得,如果没有那几大世家撑着,这个王朝,真没有延续下去的必要了。
  司马璃见陈容脸色不善,又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话,呆了呆后,两行清泪滚滚而下。她低着头,慌乱地用手帕拭去泪水。
  陈容不耐烦地喝道:“走吧。”
  “别,伯母你不要走。”司马璃急了,她连忙伸手攀上车辕,急急脆脆地说道:“伯母,伯母,我只是想与你说说话儿,我想你跟轩小郎说说,要他日后像他父亲对你一样对我,也不纳妾。”
  这话倒是奇了。
  陈容挥手示意驭夫停下动作,她转头看向司马璃,淡淡地问道:“你的意思是,你会许配给轩儿?”
  她说得恁地直接,司马璃脸孔一红,她轻轻点了点头,娇羞地恩了一声,说道:“太后和母后说过,会为我做主的。”
  “她们说了会为你做主,你就以为这事是十拿九稳的了?”
  听到陈容冷淡的声音,司马璃惊愕地抬起头来。她看着陈容,半晌才讷讷地说道:“伯母可是还在责怪阿璃?你,你别故意破坏我们。”
  这话一出,陈容哧地一声冷笑。
  她实是不想再与这样的娇娇女说话了,转向驭夫喝道:“走!”
  驭夫凛然应道:“是。”马鞭一甩,马车驶动。
  司马璃没有想到陈容话也不说完便这般离开,呆了呆后,策着马急急跟上。
  眼看她一边骑马,一边伸手又要攀上车辕,陈容回过头,朝着司马璃冷冷一盯,说道:“公主殿下,你与轩儿的婚事,我这个做母亲的,是断断不会允的!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她这一眼,这一句,都带着煞气,司马璃哪曾见过?吓得脸一白,慌乱地收回了手。她的手一收回手,马车马上加速,转眼便载着陈容消失在司马璃的眼前。

 

陈容回到府中时,还有点不快。刚刚在塌上落坐,便听到婢女们唤道:“小郎回来了?”声音热切中带着羞意。
  是轩儿回来了?
  陈容腾地站了起来。
  王轩一进房,便看到母亲站在那里,直直盯来的目光。
  当下,他蹙了蹙眉,信手把面具扔下,王轩上前一步扶住陈容,问道:“母亲,你怎么脸色不好?又是谁想塞妾室给父亲不成?”
  他伸手按着腰间的佩剑,双眼微眯,杀气腾腾,“母亲,儿长大了,这种事由儿出面便可。”
  陈容听到这里,又是好笑又是好气。她瞪了儿子一眼,终忍不住气恼地说道:“听说太后和皇后要把那个叫司马璃的公主嫁给你?”
  她紧盯着儿子,急急问道:“这事你可知情?”
  哪里知道,她的声音一落,王轩便是哧地一笑,他嘲讽地说道:“母亲却是急这个?”他摇了摇头,叹息地说道:“怎地母亲嫁给父亲这么多年还不曾明白,他可是姓王,儿也是姓王!区区司马氏,可没有权利来决定我们琅琊王氏嫡子嫡女的姻缘!”
  (这时的几个顶尖世族,确实是有看不起皇室的。史书中也明载,他们都不屑于与司氏室联姻。)
  这话一出,陈容大大松了一口气,她刚才也是急糊涂了,也是被那个公主忍耐之下的嚣张气焰给气着了。
  当下,她坐在塌上,伸手拿过几上的浆,抬头便急抿几口,且冲去胸口的那股郁气。
  心中舒服了,陈容便不再在意这件事,她与儿子闲聊几句后,便准备回房睡一觉。
  转眼,两天过去了。
  这一天,陈容刚刚梳洗完,便听到婢女的禀报声,“夫人,宫中来信了,说是娘娘们要与各位夫人说说话。府中几位夫人要去,问你去不去?”
  婢女的口吻是恭敬而婉转,可陈容听得出,这样的场合,拒绝只怕不合人情。
  当下她点了点头,道:“也去。”
  “是。”
  她道出这两个字,几个婢女便上得前来,重新给她梳妆。
  不一会,打扮得与时下的贵妇没有区别的陈容,在婢女们地扶持下坐上了马车。
  她的马车刚一动,前面几辆马车也动了。从大开的车帘可以看出,那里面坐的都是一些熟面孔,五年前,那个被她害得猛添了几房妾室的谢氏也在。只是与以前相比,谢氏的脸色明显憔悴灰败,仿佛老了十几岁。
  这个,陈容是听说过的,那年一下子得了几个美貌宫女后,谢氏的夫主,仿佛一下子变了另外一个人,他也不在意谢氏地打闹,硬是又纳了七八个妾室。到了这时,谢氏那原本平静的后院,已成了百花园。
  陈容还听说过,好强的谢氏为了此事,几次想要和离,可不知怎么的,每次都是雷声大雨点小。
  与谢氏一样,另外几个妇人中,也有二个是在那次宫女事件中,添了丁加了姐妹的,事隔五年,这些人看到陈容,眼神中自然有着警惕。她们带着另外几人,自然而然地把陈容排挤在外。
  当然,陈容不会在乎,她压根就不觉得,自己能和这些人处理好关系。
  八辆马车向外驶去。
  马车驶出琅琊王氏所在的乌衣巷,慢慢驶向正街中。
  就在这时,只见角落处,突然钻出了两个人影,这两个是母女俩,相似的脸孔都带着谄媚的笑,远远地看到陈容的马车,她们便冲了过来。在护卫们拦阻时,那年长者结结巴巴地说道:“我们是阿容的朋友。”“对,我母亲还是她的亲姐姐呢。”
  乌衣巷,贵人庭院,往来无白丁的所在,哪曾见过这么粗鲁的,衣着鄙俗的庶民?

本文标签:小妖精你真紧 夹断了H

上一篇:强壮的公么让我次次高潮视频|捏着他的腰抵着bl

下一篇:2021最新(陆婷婷公交车H系列小说)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