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大炕上开嫩苞小说:混蛋太深了你出来

2021-11-20 15:49:4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一个护士哆哆嗦嗦的说道,还没说完,就被另一个人打断。

  “您稍等,我马上给你安排。”  说完,就把那个小护士给拉走了。

  两人出门,其中一人责备道:“你

一个护士哆哆嗦嗦的说道,还没说完,就被另一个人打断。

  “您稍等,我马上给你安排。”  说完,就把那个小护士给拉走了。

  两人出门,其中一人责备道:“你是新来的吗?怎么管她要钱?就算她家人不给我们医院钱,我们也不能管她要。还说什么自己是凌家少奶奶,都没人给她付医药费,还在那儿嚣张,估计也是个讨人嫌的,所以没人管她!”

  “她流产,这样动怒对身体不好。”

  “她现在还在乎什么身体?以后都不能生了,还在乎身体做什么。估计是造孽多了,这是老天给的惩罚。”  两个护士骂骂咧咧的离开了。

  苏默在门外听着戏谑不已,苏雨晴竟然变得这样狼狈,已经到了神烦鬼厌的地步。 她觉得自己现在出现不合适,打消了看望的念头,正准备转身离去,却听到里面传来水杯落地的声音,还伴随着苏雨晴的惨叫声。

  苏默按捺不住,冲了进去。

  苏雨晴竟然从床上摔下来,手心不小心磕在了碎玻璃上。

  苏雨晴没看清楚来人,还以为是护士。

  她怒吼道:“你眼睛瞎啊,还不赶紧把我扶起来?你们医院都怎么干事的,给我送个饭要两个人干什么,不知道给我留个活人使唤啊!”  她说完抬头,看到了苏默,瞬间哑然无声。

  苏默将她扶上床,给她按了呼叫铃。

  “医生应该很快就来了,我不打扰了,我先走了。”  苏默转身就要走,却被苏雨晴叫住。

  “苏默,你是来笑话我的,是吗?”

  “笑话你什么?”  她转身问道。

  “笑话我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没了孩子,以后也不能生育!笑话我害你不成,反而连累了我的公公婆婆,害的她们离婚,婆婆还因此背上了命案!”

  “苏默,我真是小瞧你了,没想到你手段这么厉害,这些年狐媚功夫没少学吧,才能让凌墨寒为你鞍前马后!”  苏默听到这尖酸恶毒的话,小手紧握成拳。 她就是不想和她再起冲突,看到她现在这个样子,想要避开。

  却不想没能躲过。

  她为什么每次都是这样变本加厉,把别人想的如此不堪?

  苏默吐出一口浊气,冷淡的说道:“笑话你偷鸡不成蚀把米是吗?的确如此,你为了害我,下了血本,连自己的孩子都可以利用。哪怕是个死胎,也在你肚子里待了那么久,和你血脉相连。孩子流掉的时候,你不心疼吗?”

  “我当然心疼,但是我更痛恨,痛恨没有扳倒你!我都已经付出这么多了,你这个贱人怎么还没死!”  苏雨晴怒火攻心,抓起床头柜的花瓶,就狠狠砸去。

  苏默急忙躲开,看着那碎了一地的玻璃,觉得苏雨晴已经无药可救。

  自食恶果还不反省自己,简直就是疯子!

  “苏雨晴,我知道我们以前有很多过节,你从小到大都欺负我,我也反抗不了。我现在有能力了,我也没想过要和你为敌。你若待我和善,我绝对不会为难你半点。可是你心胸狭隘,你容不下我。”

  “你现在变成这个样子,都是你咎由自取,怪不得旁人!你如果没有这么歹毒,你现在的日子会好过很多。不是我害你的,是你自己,一步步把你逼到现在这个处境的!”  “你少在哪儿跟我长篇大论,胡说八道!苏默我是不会放过你的,你这个贱人,出身卑微,也想凌驾在我的头上。你只不过比我找了个好的靠山而已,你男人有能耐,我男人没能耐而已!”  苏雨晴不服输,将所有的问题都推给客观原因。

  她从来都不认为是自己的错。  她怎么会有错!

  她是苏家的掌上明珠,就应该高高在上,怎么能被一个私生女践踏在自己头上?  她忍受不了这种感觉,所以哪怕是拼尽全力,也要把她从上面拽下来。  她绝对不会让苏默好过的!

  苏默闻言,嗤笑一声,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

  她冷声说道:“苏雨晴,你可别忘了,当初你和凌骏峰没有公开恋爱。凌老爷子想要的人是你,是你选择了凌骏峰,放弃了凌墨寒,将刚刚过完十八岁生日的我推出去的!”  这话,堵得苏雨晴哑口无言。

  是啊……  如此优秀的凌墨寒,本来就在她的面前,唾手可得。

  可是,她选择了凌骏峰。  那个时候谁也不会想到,又丑又古怪的凌墨寒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成为风云人物,让人闻风丧胆。

  苏雨晴面色苍白,一句话也说不出。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凌墨寒的声音。

  “如果当初,苏博轩把她送到我床上,我保证看都不会看一眼,原封不动的送回去。苏博轩把她送来,是想羞辱我不成?”  此话一出,苏雨晴气得浑身颤抖,一双眉目变得狰狞恶毒起来,死死地盯着他们两个。

  苏默听到这话也很无奈,她好不容易平息了苏雨晴的怒火,他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只怕会让苏雨晴恨透了自己。

  还真是火烧浇油,不嫌事多啊!

  “不是让你等我吗?怎么自己来了,她有没有吓到你?”  他搂住苏默的身子,温柔的说道。 苏默很想给他一个白眼。

  “滚,你们都给我滚!”  苏雨晴发起疯来,将床头柜上的东西全都挥在地上。  她现在是什么处境?

  苏家没人管,凌家也没人管,狼狈不堪。

  可苏默却名利双收,还有一个凌墨寒保驾护航。

  她不甘心,怎么能甘心?

  昔日被自己随意欺凌的小丫头,现在凌驾在自己头上,她如何能忍?

  苏默看苏雨晴那疯狂的样子,也不愿继续逗留,怕刺激过头。

  “凌老三,我们走吧,让她冷静冷静。”

  “也是,这个疯女人在这,我也担心她伤害你,我们回家。”

  “额……”  苏默翻了个大白眼送过去。

  他还真是气死人不偿命啊!

  苏雨晴听到凌墨寒那句话,彻底爆发。

  “苏默,你给我等着,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我要杀了你,我一定会杀了你的,你给我等着……” 她凄厉的惨叫声回荡在长廊里,不绝如缕。苏默听到这凄厉狠绝的话,心脏狠狠一颤。

  凌墨寒感受到,紧紧搀扶着她的身子,道:“怎么了?”

  “没什么。”  她僵硬一笑,任谁听到这么狠毒的话,都会不舒服。

  她知道,苏雨晴一定恨惨了自己。

  “放心吧,我不会让她有这个机会的。” 凌墨寒声音淡然的响在耳畔。

  在她看不到的时候,那一双凤眸深处,藏着骇人的冷意。

  回到家,凌墨寒就吩咐时夜,直接让医院开一张假证明,证明苏雨晴精神有问题,送到精神病院,这辈子都别想放出来。

  伤害苏默的人,绝不姑息。

  苏默也是三天后得知这个消息,想着那天看着还好好的人,怎么精神出问题了。  难道是打击太重,承受不了?  想想也是,苏雨晴突然失去了一切,凌家苏家都两两生厌,她那么心高气傲的人,怎么可能承受得住?

  这一次,她不想去看望苏雨晴了,怕自己出现,刺激的苏雨晴自杀就不好了。

  她们的恩怨也算是到头了。 她在家休养的这个星期,权菲菲来看过自己,叮嘱她凡事多加小心。  就算言家和凌墨寒有心想要保护她,但也有鞭长莫及的时候。

  苏默点头,有她陪着自己,她身上的伤好像快好的差不多了。

  周一到了,苏默又要去上学了。  白天上课,晚上回来老师开小灶。

  老师还是寒假补课的那一个,今年二十五岁,年纪轻轻已经是大学教授,听说是个天才,从小学幼儿园就开始连连跳级。

  并不在帝都大学任教,在同城的另一所高校。

  听时夜说,美女老师应聘的时候,带了几十本证书过来,履历辉煌。

  苏默想着自己以后要是入职了,恐怕只能带一个毕业证去应聘了。

  因为她脱课脱的太厉害,白天上完课,晚上回来已经六七点了,美女老师都要留到九点多,如果她没搞懂的话,老师还要继续讲解,知道她攻克为止。  可以说相当的负责任了。

  苏默看老师来回奔波,晚上回去一个人也不安全,就让她在客房住下,第二天早上凌墨寒送她去上学,也能顺路将女老师送到她的学校。  如此一来,一举两得。

  周二晚上,苏默拖着疲惫的身子回来,还想吃点刘姨的肉丸子,再吃点阿姨的芒果班戟,可没想到还没坐下呢,老师就过来了。

  老师姓陈,名字挺好听的,叫陈曦。

  苏默看她竟然是跟着凌墨寒一起回来的,有些纳闷。

  “你怎么把老师接过来了?不是七点补课吗?”

  “我回来拿点东西,路上看到了老师,她要过来给你补课,我就顺道让她一起上车了。” 陈曦闻言,笑了笑:“我今天下午没有课,想着你这个时候该放学了,就想早点过来。”

  “老师,你未免也太负责任了吧?没事,反正是按照小时收费的,你教我一个小时,凌老三就多给你一个小时的工资。”

  她补课,一个小时是一千块,苏默起初不知道,后来知道后,差点吐血。

  一千块,我的天。  补课三个小时就是三千。

 文学

她在酒吧打临时工,一个小时才十几二十块钱。

  果然啊,她就是最廉价的劳动力啊!  但这老师教的的确好,说的她都懂,并且不会忘掉。

  反正凌老三也不心疼钱,她也就没管了。

  当阔太太的感觉的确很爽,最起码看到喜欢的东西,不用看吊牌,直接付款。

  但可能是她眼光有限,挑的衣服往往都是店内最廉价的。

  “凌老三,你回来是干嘛的啊?”  她扭头看向凌墨寒。

  “拿些文件,在路上看到一家百年老店,是卖生煎包的。很多人排队,我想一定很好吃,就买了一点给你,想着你会很喜欢。”  凌墨寒拿出生煎包,还是热乎乎的呢。

  苏默瞬间满足的不得 了,连忙尝了一个,外面酥脆,里面汤多肉圆,一口下去满足的不得了。

  “那你排队了吗?”  苏默一边吃,一边问道。

  “嗯。”

  “怎么不让时夜排队?”

  “因为是买给你吃的,不想让别人代劳。为你排队,不是应该的吗?不过我排队的时候,她们看我的眼神都很奇怪,这是为什么?”

  “因为你穿的太一本正经了,凌墨寒,你以后休息时间可以不用穿西装,一定会显得年轻很多岁!”

  “真的吗?那样就不会显年纪大了吗?”  苏默闻言差点笑出声,凌墨寒是被自己弄得有阴影了吗?

  其实他看不出老气,男人二十八事业有成,成熟稳重,是最有魅力的时候。

  只不过他惹她生气,她就故意拿年纪说事,没想到一来二去,凌墨寒都开始计较了。

  “嗯嗯嗯,你不穿西装,一定年轻个好几岁!”

  “我知道了,你慢点吃,如果还喜欢给我电话,我晚上回来再买点给你。我还赶时间,不陪你了。”

  “嗯嗯,你赶紧去忙吧。”  凌墨寒上楼拿了文件,下来后苏默很自动的跑过去,在他脸颊上啵了一下。

  她嘴巴上还有点油,凌墨寒也不嫌弃,笑了笑,摸摸她的脑袋,这才离开。

  苏默站在门口,目送凌墨寒消失不见后,也吃的差不多了,心满意足的关门回来。

  “老师,我吃完啦,我们等会补课吧。”  陈曦笑了笑:“凌先生可真是宠爱你啊。”

  她在这儿待了那么久,也了解他们的关系,并没有在外多声张,估计也是怕凌墨寒的势力。

  “我是他未婚妻,他疼我不是应该的吗?”

  “的确。”  陈曦嘴角微微一僵,随后就开始给她补课。

  苏默尊师重道,对陈曦格外尊敬。

  休息的时候,生怕陈曦饿了渴了,一直都是好吃好喝的供着。

  这次她来得早,可以八点就回去,可是陈曦过意不去,说是自己提前来的,那一个小时的费用不能要,还是按照老规矩补课到九点。

  啧啧,老师啊,多么神圣的职业啊。

  一千块摆在眼前,也不为所动,是多么的高风亮节。

  如果是她,她绝对不会客气的,少一毛都会据理力争的。

  陈曦继续补课,八点半的时候外面下起了雨。  开春的雨,还是很冷的。

  冷风从窗户吹进来,她冷的瑟瑟发抖。 她前去关窗,说道:“外面下雨了,晚上老师就别回去了吧。”

  “这样啊,那我就不回去了。”  陈曦说道。

  苏默写完作业,已经九点钟了。

  凌墨寒打电话回来,说晚上需要应酬,可能晚点回来。

  “那你会喝酒吗?”

  “嗯,对方很能喝,所以我也不能倒下。”

  “那我给你准备醒酒汤。”

  “好,你不用等我,早点休息,明天还要上课。应酬会有一个女的,是对方的秘书,我会让时夜陪着我。”  苏默闻言,忍不住笑了笑:“我又没问你这么多,你干嘛要说?”

  “你们女人不都好奇这个吗?男人出去和什么人吃饭,有没有女的,对方好不好看?”

  “的确在乎,但是我相信你啊。女人脱光光在你面前,你都不为所动,更何况时夜为你保驾护航,也就没有我担心的事了。我就担心你喝太多,很伤胃。”

  “那我情愿你不相信我,多问我几句,让我开心开心。”  苏默听到这话,忍不住乐了。  人家男人都嫌弃自己女人问东问西,毫无自由。  他倒好,巴不得你问这个问那个。

  怪人。

  “好吧,我多问两句,那个秘书多大,好不好看啊?”

  “不知道年纪,没有见过,但想来没你好看。”

  “就这么肯定?”

  “嗯,我凌墨寒挑的女人,自然是最好看的。”  苏默微微脸红,突然被夸上天,还真有点不好意思呢。  如果她有尾巴,只怕早已经翘起来了。

  “知道啦,那你去忙吧。”

  “嗯,早点睡。” 苏默挂断电话,就去厨房给凌墨寒准备醒酒汤,还有姜汤。

  看外面的雨一时半会停不了,万一他们两个回来的时候淋雨了怎么办?

  陈曦来厨房煮夜宵,正好碰见。

  “老师,你要是想吃夜宵吩咐阿姨一声,不需要你亲自弄得。”

  “习惯了,不太好意思麻烦别人。” 陈曦没被人伺候过,自然难以适应。

  “你这是在做什么?”

  “在做醒酒汤,晚上凌墨寒回去应酬,会喝酒,我先准备着。等会我还要做姜汤,怕他们淋雨。”

  “哦,这样啊。”  陈曦点点头,最后也没做夜宵,只是拿了点水果。

  苏默在厨房忙活着,最后饿了,自己先喝了两碗解解馋。 她看了眼时间,都已经十点了,人还没回来。  她装在保温盒里,放在茶几上,让凌墨寒一回来就看得见。她为此还特地贴上了小标签,怕他分不清两者。  她回到房间,却睡不着,便等凌墨寒回来。

  苏默一边看书,一边等待。  快到十二点的时候,她困意袭来,脑袋点啊点的。  就在这时,她看到了窗户有灯光闪过,知道楼下有车子开进来了。

  她赶紧跑到阳台上看了一眼,的确是凌墨寒的车。

  时夜没按喇叭,估计是不想吵醒自己吧。  她赶紧换鞋,披衣下去。

  她刚刚下楼,就看见薛溪没有睡,竟然在门口帮忙。

  时夜也很诧异:“陈老师没有睡觉吗?”

  “没,还没睡着。你赶紧进来洗个热水澡,换身干净衣服吧。你身上都湿透了!”  时夜只顾着给凌墨寒打伞,全然不顾自己,现在浑身湿透。

  他看了眼凌墨寒,还有些不放心。

  “我去喊安叔或者苏小姐下来帮忙。”

  “不用了,先生就是怕晚上回来会打扰到苏小姐,还是别喊了。安叔年纪也大了,你先把先生放在沙发上,我换身衣服马上就来。”

  “我先帮你照顾着,你还是赶紧洗个澡吧,不然真的会生病的,那就得不偿失了。”  时夜闻言,点点头。  他现在这个样子,的确狼狈。

  陈曦穿的严严实实,又是为人师表,应该不会有问题的。

  时夜转身离去,陈曦将凌墨寒安置在沙发上。

  苏默本该下楼的,可是她却鬼使神差的驻足。

  她是女人,女人的第六感总是毫无道理,却又精准无比的。

  她看见陈曦将自己留的保温壶拆开,然后倒了两碗姜汤,随后就将保温壶放在厨房。  她想要给凌墨寒喂醒酒汤,但奈何凌墨寒喝醉了,根本无可奈何。

  她用小手拍了拍凌墨寒的脸,见他毫无反应,犹豫了一下,竟然开始解开他的外套。  随后,是衬衫! 苏默的心脏狠狠一颤,控制不住就想下去,却不想本来醉酒不醒的男人,突然扼住了陈曦的手。

  陈曦吓得浑身一颤,俏脸一白。

  “凌……凌先生?”  凌墨寒没有睁眼,只是握住她的手,不让她靠近。

  陈曦这才松了一口气,还以为凌墨寒清醒过来了呢。

  她挣脱手,看着凌墨寒那没有任何死角的俊容,感叹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男人。  而这男人日日都能看见,却不属于她。

  她每天在这儿住着,享受着和苏默差不多的待遇,但却有一点,她永远享受不到,就是凌墨寒的嘘寒问暖,贴心照顾。

  每次看到凌墨寒那样疼爱苏默,甚至肯屈尊降贵的给她排队买东西,她都有些恼火,觉得苏默配不上凌墨寒,怎么能让高高在上的他做这样下贱的事情呢?

  简直就是玷污他的身份,这要是被媒体看见,会传出笑话的!

  陈曦一开始并没有这么多的妄想,可是她根本无法忽视耀眼的凌墨寒。

  这样尊贵帅气的男人,任谁多看一眼,都会为之倾心吧?

  她是正常女人,自然会无法自拔。

  她深深地看着凌墨寒,也只有在这种意识不清的情况下,她才觉得凌墨寒离自己那么近。

  她看了下茶几上的姜汤,犹豫了一下喝了一口,想要嘴对嘴的度过去,刚准备俯身下去,就听到急匆匆的脚步声。

  是时夜来了。

  她赶忙坐直了身体。

  时夜没有洗澡,只是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

  他一边擦拭头发,一边过来,看到凌墨寒的外套脱了,有些疑惑。

  陈曦急忙解释:“他的后背有些淋湿了,我怕他冻着,就脱掉了。”

  “是我没照顾好先生,没能帮他挡酒,才让他醉成这样。”

  “这次合同还没拿下来,真是遗憾。”

  “为什么?”陈曦多嘴问了一句。

本文标签:大炕上开嫩苞小说

上一篇:玉势被推进深处求饶:他用嘴巴让我高潮

下一篇:头埋进我裙子里用舌头:男男腐高潮娇喘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