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他的手慢慢开始伸进她衣服里摸:楼梯间做

2021-10-30 09:17:5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她刚感叹完,就有两个卿君的签约艺人过来敬酒。

  这两个都是张纯刚接手的艺人,十八线都够不上,全倚仗张纯给他们拉资源呢。

  田馨看着两个小鲜肉一左一右的敬张纯酒,莫

 她刚感叹完,就有两个卿君的签约艺人过来敬酒。

  这两个都是张纯刚接手的艺人,十八线都够不上,全倚仗张纯给他们拉资源呢。

  田馨看着两个小鲜肉一左一右的敬张纯酒,莫名就觉得好笑。

  也不知道张纯是不是故意的,竟然接手了两个小鲜肉,她可是最爱小鲜肉的啊。

  这边正在看张纯和荀之君的热闹,不想下一刻就有人过来要跟她喝。

  一开始没人来找她喝是因为气氛没到,现在连荀总都醉了,其他人多少有点儿上头,胆儿也壮起来。

  都是同公司的,人家敬酒不喝不大好,来一个干一杯又太多,她干脆就别人一杯她喝一口,反正她是一姐,面子给到就好。

  饶是这样,田馨也高了!

  饭局散了田馨是被小孙和龙姐搀扶出来的。

  斌哥和小陈防范意识特别强,一个拿伞挡前边一个用衣服遮后边,反正不能让狗仔拍到田馨现在的模样。

  千防万防,防住了狗仔没防住饭店的工作人员...

  当天晚上卿君聚餐,老板经纪人艺人醉倒一片的事儿就在网上传开,其中竟然还有田馨强撑着结账的偷拍图片...

  图片实在模糊,模糊到看不出美丑,这也算是一个好消息。

  张纯也醉了,小陈跟她说网上这些事儿她根本听不进去,还让小陈别打扰她休息。

  回头小陈跟田馨汇报情况,说是在电话里都能感受到张纯的暴躁,他是不敢再给张纯打电话了。

  田馨酒劲儿过去的快,这会儿除了有些头疼其他都还好。

  她上网看了一圈儿,没什么大事儿,可以不用管,就让小陈安心休息,等这波热度自己过去吧。

  躺床上临睡前田馨还在想自己先走一步,也不知道张纯是谁送回家的,还有荀总这块大肥肉,不知道会不会被公司不安分的小艺人吃掉!

  第二天田馨见到黑眼圈浓重无精打采的张纯着实吃了一惊。

  “干嘛了你昨晚上?谁送你回家的?睡的不好么?”田馨问道。

  不问还好,一问之下张纯的白眼儿能翻上天。

  “你还说,都怪你昨天把荀总灌醉了,害得我伺候他一晚上!”张纯嫌弃的说道。

  田馨:...

  “荀总这块大肥肉被你吃了?”田馨谨慎的问道。

  又遭一记白眼,张纯头疼的说道:“肥肉太腻,我无福消受啊。”

  这话就比较有意思了。

  不是不想吃,而是无福消受。

  田馨了然的“哦”一声,调侃的意味不要太明显。

  张纯却没有跟她开玩笑的意思,特别严肃的说道:“荀总的爸妈什么样你大概也知道吧,以我的情况跟荀总在一起肯定没好日子过,还是算了吧。男人么,就那么回事儿,还是自己的日子舒心最重要!”

  “这是你的意思,那荀总呢?荀总什么想法?”田馨八卦道。

  张纯轻笑:“他老早就在打老娘的主意,不过他也清楚自己的情况,不想给我添麻烦...”

  有情人有缘无分,竟然是be结局,田馨竟然还生出点儿意难平的感觉来呢。

  张纯嫌她瞎琢磨,说道:“这世上可能会有人为爱情而活,可惜我不是,我就是要为我自己而活。陈弦,你最好也是,情了爱了的只是人生的调剂,别当成全部。”

  大概是觉得田馨跟荀之卿刚往前迈一步她就说这些不合适,张纯马上转移话题道:“后天去录《影视剧的诞生》,跟节目组还有很多事儿要谈,我今天要出去一趟。你今天要做的事儿我都交代给俊哥了,他会盯进度去安排,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别整幺蛾子啊。”

  田馨乖乖应下来,真的特听话的完成了一天的工作。

  晚上跟荀之卿通话,田馨说了张纯和荀之君的事儿。

  荀之卿很客观的分析道:“其实他们不走一起也挺好,就个人而言,之君很不错,但两个人走到一起不能光看个人,还得看家庭。如果把家庭也算上,之君配不上张纯。”

  “他的家庭不也是你的家庭,这样说来,你也配不上我!”田馨调侃道。

  荀之卿不认同道:“我和之君可不一样,我可以完全脱离荀家,他不能。”

  说着,他特别开心的笑了起来:“你说的对,我配不上你,毕竟我是要吃软饭的小白脸儿啊。”

  田馨:...

  他倒是挺喜欢这个定位。

  “说正经的,你说我的房子买在哪儿好啊?我不太喜欢明星扎堆儿的地方,但是明星不扎堆儿的地方安保方面做的肯定不太行,好纠结啊!”田馨说道。

  这个问题从一开始打算买房的时候就困扰着她,到现在她也没有做好决定。

  荀之卿却想偏了,电话里低低的说道:“怎么,这么着急金屋藏娇啊。”

  田馨:...

  真的是骚不过,荀老师不正经的时候一句话一个大坑,摔下去倒是不疼,就是总叫人心猿意马...

  果然是一只狐狸精啊!

  稍晚一些张纯才谈完正经事过来。

  她直接累瘫在沙发上,跟田馨说起今天的战果。

  “跟节目组谈好了,只前两期拿你炒热度,后边正常剪辑。”显然张纯对这个结果还挺满意。

  前两期的热度怎么炒,田馨都能想到。

  “所以,前两期我会和秦龙一个组呗?剧本拿回来了吗?是倾向他还是倾向我啊?”田馨很直白的问道。

  倾向秦龙就恶剪她,倾向她就恶剪秦龙,反正没有矛盾节目组也会制造出矛盾炒出话题来。

  张纯冲她竖起大拇指:“聪明。我觉得节目组给你准备的剧本不太行,让他们去改了,等你录制的时候自己看吧。对了,我今天顺手又给你谈下一档综艺,《古伞》拍完下一部戏进组前录制,劳务不高但很有意义,你肯定会喜欢。”

  田馨:...

  不,她不喜欢。

  她喜欢劳务高最好还有点儿意义的工作!

 文学

张纯新谈的是一档跟相关部门合作的反应军营生活的综艺,说简单点儿就是让明星体验军人的不易,然后让更多的人了解军人,确实很有意义。

  这档综艺跟其他的综艺不太一样,别的综艺都是一期一期录,就算是在规定天数内一起录完的综艺嘉宾有事也可以请假,但是这档综艺不行,它要在全封闭的环境中录制,录制时间为十五天,艺人不能请假,也不能跟外界联系。

  听张纯介绍完,田馨对这档综艺果然来了兴趣。

  她对张纯道:“我封闭录制没有问题,就怕你们不放心惦记我。”

  放心不放心的也是几个月之后的事儿,张纯并不太操心。

  聊完今天谈的工作,张纯又跟田馨说起今后一段时间的营销方向。

  她希望田馨吸更多的事业粉,现有粉丝尽量往事业粉上面发展,为以后她的情感生活曝光埋线。

  其实从一开始荀之卿说她事业粉多是一件好事开始她就挺纳闷儿的,一个女爱豆事业粉多想谈恋爱不是更难吗,事业粉不会支持爱豆恋爱的啊,都希望爱豆全身心的投入事业当中去。

  对此,张纯解释道:“事业粉当然不想爱豆恋爱脑,不过这个恋爱对象就很重要。你要是跟圈内的人恋爱,那粉丝肯定觉得你没事业心或是怎么样,但是荀老师不一样,他不是圈内的,人品各方面都没的说,根本挖不出黑料,你和这样的人谈恋爱至少绝大多数的粉丝是可以接受的。”

  未必会祝福,但至少是能接受,这样就很好。

  田馨了然,同时又冒出新问题。

  “吸什么样的粉还能营销出来呢?有这么神奇么!”田馨问道。

  当然能营销出来!

  哪种粉丝会被哪种类型的艺人吸引已经被圈内的这些人研究的明明白白,想要吸哪种粉丝,就把艺人往哪个方向营销就好。

  就比如孔司羽吧,《新星总动员》时期就是比较黏人的性格,又大大咧咧有点儿傻有点儿二,特别吸妈粉。张纯和后接手孔司羽的牛姐都有意继续往这方面营销,以至于孔司羽的粉丝群体中妈粉占比非常非常的高。

  每次孔司羽发微博,占据前排的评论都称她为“女儿”,这些可都是营销的成果。

  “你啊,你专心演戏上节目,其他的事情都交给我。我告诉你陈弦,别心疼花出去的钱,营销做的好,可能比你踏踏实实的拍一部爆剧的作用还大呢!”张纯特别深沉的说道。

  娱乐圈有个一线大咖就是营销出来的,不是说人家没有作品,只是代表作完全没有达到一线的水准,而大咖就纯靠着营销将自己推上了一线的位置。

  张纯想过跟营销出这个大咖的团队合作,后来又放弃了。原因无他,跟人家聊过之后,张纯觉得她自己也能做出那个团队的效果。

  “说到底还是得肯花钱才行”,田馨总结道:“看来我得多给公司赚钱,让公司愿意在我身上花钱,这样的话我才能混的更好,在圈子里更自由。”

  张纯打了个响指,笑道:“没错!多赚钱!你回去好好休息吧,养足精神,《影视剧的诞生》好好录,就算前两期恶剪被骂也不能让人骂你精神不好长得丑!”

  田馨:...

  跟张纯说好上楼睡觉,然而上楼后,她又跟孔司羽聊起来。

  孔司羽发信息跟她抱怨牛姐太严厉,跟看犯人似的看着她,她上午拍戏被导演骂,下午她就颠颠的从外地赶到剧组了解情况跟导演道歉,还跟孔司羽聊半天。

  孔司羽越抱怨,田馨就越觉得她是在炫耀。

  牛姐简直就是亲妈式的经纪人,为孔司羽操碎了心啊。

  也真是神奇,孔司羽不仅粉丝里妈粉多,连原本雷厉风行的牛姐都妈了起来。

  说到妈,田馨就顺嘴问了一下司咏竹的情况。

  孔司羽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告诉田馨道:“她病了,挺严重的,一直在治疗。但是她从没有想过找我,她可能早就把我忘了。”

  “你怎么知道她没想过?”田馨安慰道:“她兴许早就想找你,只是不想打扰你。你现在可是大明星了,网剧播了综艺上了,她肯定知道你的情况,根本不可能忘了你的。”

  “那...我主动去看她,行吗?”孔司羽小心翼翼的问道。

  她肯定早就想过这个问题。

  嘴上说着多恨,她心里还是想见司咏竹,想跟司咏竹好好聊一聊。

  田馨叹息道:“只要你想,那就行,没有什么不行的。她是你心里的一根刺,不管用什么方法总要拔出来,你就用你觉得最舒服的方式去面对吧,别管别人会怎么想。”

  “你都没问我她得了什么病!”孔司羽闷闷的说道,仔细分辨,还能听到细细的鼻音,好似要哭出来。

  一定是很重很重的病,要不孔司羽也不会是这种反应。

  果然,就听孔司羽兀自说道:“她得了肝癌,快死了。”

  田馨:...

  “孔叔知道吗?”田馨沉声问道。

  “不知道。”

  “那你应该跟孔叔说一声。如果不想有遗憾,就去看看她,别犹豫了...”田馨说道。

  孔司羽闷闷的应了一声。

  第二天孔司羽就在牛姐的陪同下离开影视城去司咏竹所在的城市探望她。

  明星的私人行程也不是秘密,有私生和代拍一直在网上放消息,几乎是全程直播孔司羽的行程。

  与其让粉丝和网友们瞎猜还不如直接说明孔司羽要干什么,于是牛姐搞了一波营销,孔司羽的妈粉们更加心疼她。

  田馨动身去录制《影视剧的诞生》的时候,孔司羽也结束探望返回影视城。

  田馨在化妆的时候给孔司羽打了一通电话,询问她那边的情况。

  孔司羽哑着声音说道:“她想转到首都的大医院去治疗,但是钱不够,让我去办这些事。”

  田馨:...

  “你怎么说的?”

  “我答应了!”孔司羽闷声说道:“牛姐说我要给她体面,给她体面就是给我自己体面,是在为我的未来铺路,所以这个钱我愿意花。”

  “司羽...”

  她很心疼孔司羽。

  孔司羽却轻笑了一声,释然道:“我都想明白了,有些爱就是不值得,我没必要悲悲戚戚的跟个祥林嫂似的,能拿来利用就一定不能浪费,我不会觉得愧疚!”

本文标签:他的手慢慢开始伸进她衣服里摸

上一篇:把它夹住去跑步不能掉体育课:我解开岳内裤

下一篇:他挺进了她初经人事的紧致:感觉他的手又往下摸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