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1人气最高(被老男人开嫩苞受不了了)完整章节

2021-10-28 09:14:4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湘云见众人笑,知道惜春是在逗她,面上一下子愉快起来,道:“先不管那么多了,我只问二姐姐做东,咱们好好吃一顿是正经。”

  众人都看向迎春,迎春却是垂头红了脸,小声道:&l

湘云见众人笑,知道惜春是在逗她,面上一下子愉快起来,道:“先不管那么多了,我只问二姐姐做东,咱们好好吃一顿是正经。”

  众人都看向迎春,迎春却是垂头红了脸,小声道:“已经备下了。”这时林红玉远远的走过来。

  红玉先对着众人福身行了礼,然后道:“姑娘们,我们院子里的小宴准备好了,请姑娘们赏脸过去用一些。”

  湘云听了,看着迎春笑了起来,迎春设宴是想谢湘云和香菱对她的帮助,而湘云根本没把自己帮过迎春的事儿放在心上,她想的是迎春已经定了人家,自己没能参加小定宴,现在是要吃迎春的请,补回来才好。二人虽然想的不是一个理由,但也算是殊途同归,姐妹们都心照不宣的不说破,乌泱泱的往迎春的缀锦阁去了。

  此时,王夫人屋里,薛姨妈鼻涕一把泪一把的与王夫人诉说着景山学院的种种不是,说甄英莲与他父亲一起怎么对她不敬,怎么折磨薛蟠,而蟠儿还傻呵呵的住进了那个什么破学院。

  薛姨妈的意思,甄士隐定没安什么好心,怕是要替他女儿报仇,害死了薛蟠也是有可能的,请王夫人一定要与娘娘说说,让蟠儿去哪里念书都行,就是不能去景山学院。那甄家可是薛蟠的仇人。

  王夫人睨了自己妹妹一眼,她自己是受过封夫人的恩惠的,知道封夫人的为人,又加上英莲乖巧懂事,并不是那睚眦必报之人;那位甄先生要不要找薛蟠报仇,全看英莲怎么说;而英莲对人的态度是记好不记过,是难得的心地纯善的孩子。

  现在人家一家都在教贫困的孩子们读书,心地善良可见一斑。

  王夫人很快就判断出自己这个妹妹是言过其实了,她是宠溺儿子的毛病又犯了,担心薛蟠受苦,找着借口让自己求娘娘收回成命呢!

  一想及此,王夫人开口道:“娘娘让蟠儿去景山学院上学,是为了蟠儿好,为了能让蟠儿去那里上学,宝钗也是求了娘娘的,想来那学院里定是有过人之处的。”

  薛姨妈道:“管他有什么过人之处,我们薛家也不稀罕,我女儿已经进宫了,就剩这么一个儿子在我身边,如今也离开我住到学院去了,我们孤儿寡母的,定是要在一起才行。”

  王夫人不客气的道:“蟠儿就是留在你身边,他又有几个晚上是在家里的,不也是三天两头的在外面喝花酒,与其流连烟花之地,还不如好好读上两年书呢!你能把他栓在你身上是怎么的?他是你的儿子,以后是要支撑门户的。”

  薛姨妈抹着眼泪道:“我何尝不知道娘娘的良苦用心呢?只是我担心甄家会对他不利。”

  王夫人道:“我劝你还是把心放到肚子里,今儿早上英莲来府里做客,还与老太太说了学院里的事了,老太太听了大为高兴,还准备捐银子呢!他那个学院虽是贫困学子,但是有娘娘的信任,以后的前途定是不可限量的。”

  薛姨妈也不抽嗒了,抬起头道:“姐姐刚刚是说甄英莲来了府里?”

  王夫人笑着道:“是啊!现在还在园子里,与姑娘们玩呢!”

  薛姨妈道:“那丫头现在仗着自己有了父母,已经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她还敢来,我定是要去杀杀她的锐气。”说着就要起身。

  王夫人忙拉住道:“妹妹这是疯了吗?与一个小丫头计较什么?”

  薛姨妈停下了动作,道:“这都送到家里来了,我要是不出了这口气,定是不行的。”

  王夫人道:“她是府里的客人,你先消消气,坐下来,咱们姐妹好好说说话。你给我说说,你到底说了什么?她才对你不敬的。”

  薛姨妈的气势一下子弱了下来,喃喃的道:“我也没说什么,我就说让她继续侍候蟠儿。我是看她侍候那些个孩子,想着侍候那么多也是侍候,侍候蟠儿一个也是侍候,我也是为她好,想让她多赚几个月钱。”

  王夫人道:“以前她还有蟠儿妾室的身份,你说那样的话,人家难免不想到别处去。人家现在可是学院里的先生,怎么能再当丫鬟呢?”

  薛姨妈瞥着嘴道:“她有几斤几两我还不知道,她能认得几个字,还当先生?无非借着她亲爹是个学院的院长和势,她去误人子弟罢了。”

  王夫人道:“人家父母都是识字的,她也不是蠢笨的,回去也有些时日了,怎么就被你说的那么不堪呢!”

  薛姨妈不满道:“姐姐怎么总是说我的不是啊?”

  王夫人道:“我说你,一是因为你是我的妹妹,除了我,恐怕这些话没人能与你说了;二是甄家人真的不像你想的那样,她们与咱们都不是一路人,她们过的是小富即安的生活。像我们这样的人家也没有必要与她们计较。而且她们的学院既然已经传到宫里娘娘的耳朵里了,那皇上一定也知道了,甄先生又是院长,你要是再为难人家女儿,你还想不想让蟠儿以后在社会上立足了?”

  薛姨妈一屁股坐下来,不甘的道:“难道就这样算了?”

  王夫人悠悠的道:“那倒也不是,你想闹就去闹,你闹的甄英莲没有台阶下,大不了这国公府里与甄家不往来了,包括江南甄家。再者,你是我的妹妹,那甄英莲是老太太看重的人,你到时候出了气,一走了之,我在这个家里还怎么生活?然后就是蟠儿,现在人在甄先生的学院,自然什么都得听甄先生的,到时候蟠儿受到什么样的待遇,全看你怎么对人家闺女了。”

  薛姨妈一下子泄了气,疑惑道:“一个甄英莲会有这么厉害?”

  王夫人道:“是啊!人家家里虽然不是为官的富贵之家,但甄英莲也不是当年的香菱了,她也是有人宠着的,她自己对这些事不上心,不计较,但你保不齐人家父母不护着,何况是久别重逢的一家人,对她只能是更宠爱。”

薛姨妈虽然心有不甘,但也只得不情不愿的听了王夫人的话,坐了下来。王夫人道:“现在宝钗在宫里也算皇家的人了,你也该改改自己的性子了,说话做事也得符合宝钗的身份才行。”

 文学



  薛姨妈没有觉得自己哪里做的不对,王夫人心里却是对这个妹妹很是失望,她趋利避害的速度,把一个商人妇的嘴脸表现的淋漓尽致,却没有一个贵妇应该有的政治立场。像她这样的人一旦进到京都贵人圈儿,被人利用了她都不会察觉的,即使人进了圈子,但思想总活在自己的意识圈子里。

  薛姨妈心里眼里除了薛蟠就是薛家的钱财,一怕儿子受委屈,二怕自己这个姐姐用了她的钱,要不当初也不会走的那么决绝了。王夫人一想到这里,心里就气闷。想了想继续道:“老太太打算以后给蟠儿所在的景山学院捐钱呢!到时候也算你一个吧!也给宝钗争一回脸面。”

  薛姨妈一听要往外拿钱,脸色一下子就撂了下来,支吾道:“我们孤儿寡母的,哪有多余的钱捐义学啊?何况蟠儿也没考上个什么功名,我犯的着捐钱吗?”

  王夫人几不可见的抹搭了一下眼皮,心里想的是就算薛蟠考上了个功名,你也是拍拍屁股走人的主,还能回来捐银子?商人就是商人,凡事都是一个利字当先。

  王夫人转了话题道:“哦!不知道蟠儿在义学里束脩是多少?”

  薛姨妈笑着脱口而出道:“一年还不到一两银子,比这府里的族学还要少。”

  王夫人淡淡的道:“妹妹也觉得钱不多啊!”

  薛姨妈道:“当然不多,蟠儿在进学院之前,每天花钱跟流水似的,进了学院以后,竟改了这毛病。”

  王夫人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道:“也就是说,那个学院倒能让蟠儿进益了?”

  薛姨妈这才反应过来姐姐并没忘了让她捐钱的那个茬,就突然转了语气道:“是啊!还是娘娘有远见,姐姐下次进宫可要替我谢谢娘娘。”

  王夫人冷笑了一声,淡淡的道:“妹妹到现在还是不舍得说一句那个景山学院的好吗?”

  薛姨妈嘴硬道:“我蟠儿是奉了娘娘的懿旨去上学的,他们敢不好好教吗?想来他们也担心教的不好,娘娘会怪罪吧?”

  王夫人气的胸脯起伏不定,然后突然冷笑出声:“妹妹想多了,娘娘虽然知道那个学院,但是与学院没有半点儿干系,听说那学院是两个神秘人建的,为的就是帮助那些贫困孩子。妹妹要是没有钱,蟠儿在学院上学,一年来下省下的银子就有不少,妹妹是打算把那些银子另做他用投在生意上吗?”

  薛姨妈被问的一愣,然后笑着道:“这个我还真没想过!蟠儿入学院时日尚短,也不知道能省多少。”

  王夫人简直要被自己的妹妹气笑了,她只淡淡的道:“那妹妹可得回去好好算一下,今儿我这里有重要的客人,就不留妹妹了。”说着就端了茶。

  薛姨妈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这个姐姐是生气了,她说的重要客人当然就是甄英莲那小蹄子,姐姐这是故意说给她听的。

  薛姨妈一瞬间气也上来了,自己这个亲妹妹,还不如一个外面的野丫头,现在竟然为了她要撵自己走,这是什么道理。

  薛姨妈一想到宝钗在宫里,还要仗着元春照拂,自己现在也不能得罪了这个姐姐,只好硬着头皮讨好道:“姐姐这是怎么了?今天我说什么做什么在姐姐眼里都不对。姐姐能不能明说?我到底错在哪里了?让姐姐这样对我,我还不如一个外人。”

  王夫人仍是淡淡的道:“妹妹没有错,妹妹只是有自己的一套为人处事的方法,姐姐多说无益,妹妹只管用你自己的方法过活就好了。倒也用不着与别人讨教。”

  薛姨妈也动了气,只得起了身道:“那我先回去了,改日再来看姐姐。”

  王夫人不理会,只给金钏递了个眼色,金钏往外送薛姨妈,路上薛姨妈气还没捋顺,就对着金钏阴阳怪气的道:“不用送了,又不是第一次来了。”

  金钏道:“姨太太,恕奴婢多句嘴。”

  薛姨妈停下来看着金钏,示意她说下去,金钏道:“姨太太也知道我们府里那园子里经历了一次缺钱的事。”

  薛姨妈的脸瞬间红了上来,金钏继续道:“姨太太当时走的突然,我们太太不仅在老太太面前失了体面,就是这一家上上下下哪个背地里嘴是饶人的,我们太太虽然不说,可是背地里不知道委屈成什么样呢!好在蟠大爷雪中送炭给我们老爷送来了银钱,这才让我们太太在府里有了脸面。”

  薛姨妈看着眼前这个丫头,一时不知如何是好,金钏继续道:“这话原不是我这个做奴婢的该说的,可是我看到我们太太也太辛苦了些,上要应付宫里的娘娘和府里的老太太,下要照顾府里少爷、小姐们,如今二奶奶还怀了身孕,也帮不上什么忙。即便是这样,我们太太还是每次进宫都去探望薛美人,出了宫还要操心薛大爷的学业,亲生母亲对儿女也不过如此了。”

  薛姨妈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然后道:“是我做事欠考虑了,金钏姑娘,你回去劝劝你们太太,让她不要动气,就说我改日再来看她。”说完讪讪的走了。

  薛姨妈离开贾府原本是为了避险的,不想现在却成了自己最大的污点,看来自己还真得做点儿什么来扭转一下局势了。想了一路,才反应过来,王夫人让自己给学院捐钱,这不就是给自己机会呢吗?”

  想明白了薛姨妈就豁然开朗了,虽然往外拿银子让她心疼,但是该花的还是要花。何况现在的情况对自己的处境不利,要是捐了银子能让娘娘对宝钗更好,能让学院能对蟠儿多加照顾,最好再给他一间单独的房间,那就再好不过了。最主要的是捐钱一定能缓解姐妹之间的关系。

  此时在荣国府园子里的英莲还不知道王夫人替她挡了薛姨妈的刁难,与众姐妹一起喝酒吃东西说笑。

 

本文标签:被老男人开嫩苞受不了了

上一篇:老外那方面太厉害想分手(2021阅读)

下一篇:迈开腿让我尝尝你的扇贝免费阅读-全文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