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1最火(女人Β都是一个样吗)全文阅读

2021-10-27 17:14:0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太后往后连退了好几步,这一刻才开始真的慌了神。

  “怎么可能,这不可能啊。粥是本宫亲手熬的,亲自盯着端过来的,没有放任何东西。”

  凌斯晏顾不上慌张的太后

太后往后连退了好几步,这一刻才开始真的慌了神。

  “怎么可能,这不可能啊。粥是本宫亲手熬的,亲自盯着端过来的,没有放任何东西。”

  凌斯晏顾不上慌张的太后和地上奄奄一息的侍女,将苏锦打横抱起来,急步往内室走:“许太医进来,多叫几个太医过来!”

  曾公公都没料想到,太后既然放肆到了这种地步。

  刚得知凌斯晏跟苏锦相认了,就这么等不及直接来养心殿送毒粥。

  整个养心殿里很快混乱了起来,很多太医涌了进来。

  整个太医院的太医,算是都赶过来了,养心殿里出了事宣太医,太医院还当是皇帝身体有恙。

  殿内外堵满了太医跟下人,外面还在验毒的太医,匆忙进内室禀报:“陛下,大事不好,粥里下的是砒霜。”

  他话音刚落,外面侍女惊恐的声音:“禀陛下,太后的贴身侍女,断气了。”

  太后脚下一软,栽倒到了地上,面色煞白地摇头:

  “这不可能,什么砒霜,本宫怎么可能有这种剧毒的东西。”

  她说着突然想起来什么,慌乱起身往内室走:“本宫知道了,一定是这个女人。

  这个女人看本宫过来质问她,她怀恨在心,自己下的药,一定是她自己。”

  太后说着,着急地走近床边,想去拉开苏锦身上的被子,查看她衣服里是不是藏了毒药。

  手刚伸向床边,凌斯晏面色黑沉得可怕,已经有些丧失理智了,直接抬手甩开了太后伸过来的手。

  太后是真的慌了,身体被甩到了地上,顾不上疼,撑着地面想爬起来。

  “晏儿啊,你一定要相信母后啊,母后就是来看看她,好心给她送点粥。

  母后身为太后,怎么可能做那种下毒的宵小呢?

  何况砒霜那是什么东西,这样的剧毒之物,本宫那里怎么可能有,就是整个皇宫里,也找不出来啊。”

  许太医面色凝重地给苏锦诊治,苏锦半昏迷间,嘴角已经有血呕了出来。

  血色发黑,衬得她一张脸更加惨白没了血色。

  凌斯晏浑身都在发抖,那两年以为她死掉了的记忆,在他脑海里迅速鲜活了起来。

  他声线发颤地急声吩咐一旁的墨染:“快去,把还魂丹拿过来。”

  只要病人还吊着一口气,还魂丹能治百病百毒,是能危急关头救人一命的东西。

  但还魂丹一药难求,凌斯晏自己手上,这些年也只有一颗。

  墨染立刻回身出去拿,太后不甘心地想阻止:“晏儿你糊涂,还魂丹那是保命的东西!

  你怎么可以随便拿来给这样一个狐媚子,她没准就是故意算计那颗丹药的,毒真的是她自己下的!”

  凌斯晏像是什么都没有听到,他现在丝毫顾不上太后,只担心苏锦真的会有危险。

  两年了,他好不容易等回来的人,就像是死而复生了似的,这一次他绝不能再让她在他手里出了事。

  外面侍女再来报:“陛下,太后的贴身侍女,太医诊断确定死了。”

  太后慌慌张张地爬向外面:“云儿,本宫身边的好云儿啊。”

  凌斯晏漠然地看向爬往外面的太后,冷声下令:“拦住太后,今天的事朕回头跟太后慢慢算。”

  太后拼命反抗解释,但毫无意义,还是被侍卫带出内室监守了起来。

  墨染迅速将还魂丹拿了过来,侍女喂苏锦将丹药吃下去时,苏锦已经只剩下微弱的呼吸了。

  因为她昨晚噬魂散的毒发作,吃了解药,那解药在她刚刚吃下含砒霜的粥时,也发挥了一点剩余的作用。

  如果不是这样,她很可能已经像是外面那个侍女一样,等不及吃还魂丹,就已经断气了。

  想到这里,凌斯晏后背发凉,掌心一直冒冷汗。

  两年前,苏锦在太后手里,承受了那样非人的折磨,断指毁容、废了嗓子。

  他念及母子情分,放过了太后,只是将她送进了平阳寺两年。

  可他怎么也料想不到,太后时至今日竟这样变本加厉。

  他刚找回来的苏锦,差点就在他眼皮子底下,被太后直接毒死了。

  砒霜,那样剧毒的东西,他的母后还真是好狠的心!

  凌斯晏掌心收紧,他已经偏袒过自己的母后一次了,这一次,没有情分了。

  凌斯晏俯身靠近过去,那颗还魂丹喂苏锦吃下去了,他高悬着的一颗心,算是勉强落下了些。

  他抖着手拍了拍她的脸:“锦儿,不要睡,很快就好了。”

  苏锦呼吸缓缓恢复了过来,在凌斯晏的手触碰过去时,她面色痛苦地皱眉咳嗽了一阵。

  许太医立刻过去诊治,回禀凌斯晏:“陛下,苏姑娘的脉象平稳些了。

  解药服下去了,应该没有大碍了。再多休息一下,会醒来的。”

  凌斯晏掌心握紧了苏锦的手,长而轻地松了一口气,才发现自己手心里全是汗,而身上却冷得很。

  抬手擦了下自己额头,那上面也全是汗。

  他抓紧苏锦的手,俯身将她的手挨到自己脸上,声音如释重负般地轻叹:“那就好,那就好。”

  跟到内室来的下人和太医,立刻侧开视线埋低了头。

  床上苏锦的面色慢慢好了起来,总算开始有了血色,呼吸也平稳了下来。

  凌斯晏声线不稳,仍还有些心有余悸,出声道:

  “许太医留在这里,其他人都去外面候着吧,让她清静地好好休息一下。”

  曾公公立刻将下人跟太医都带了下去,出去时,小心问了声:“陛下,那太后……”

  凌斯晏一颗心刚安定了些,才想起太后这回事,眸光里立刻浮现了极大的怒恨。

  他给苏锦盖好了被子,吩咐许太医好好守着,起身走出了内室。

  太后还被侍卫压着,在内室外面的殿内,面色惨白地坐在软榻边的地上。

  凌斯晏走近过去,在她面前蹲身下来,眸光冷冽:“太后,两年了。

  你可知道朕这两年每日面对一具尸体,这七百多个日夜看不到任何盼头,是怎么熬过来的?”

  太后声音颤栗:“晏儿啊,你相信母后。”

  凌斯晏冷笑了一声,眸光冷沉到可怕:“相信太后什么?

  相信太后说的,不会让苏锦活着走出这里,相信太后说的,苏锦就算活着,下药毒死她又能怎样?”

太后面色慌乱地拼命摇头:“晏儿,母后那只是气话,本宫怎么可能真的到这里来毒死她?

 文学


  本宫真的只是说的气话,但那粥里,本宫没有放任何东西啊。”

  她说着伸手去拉拽凌斯晏的衣袖:“你知道的,母后不可能下得了那样的狠手。”

  “不可能?”凌斯晏冷笑了一声,眼底如同结了寒霜。

  “有什么事情,是太后不可能做的、不敢做的?

  当初你趁朕受伤昏迷,将苏锦害成那样,墨染跟东宫里那么多下人都亲眼所见。

  太后啊,朕这些年尊你一声母后,敬你一声母后,自认待你不薄,你为什么就一定要这样来逼朕?”

  他掌心握紧,手背上青筋毕现,一字一句道:

  “朕就这么一个爱的人了,两年前你容不下她,将她折磨到生不如死。

  为了掩饰你那些罪行,两年前你心虚暗地里杀害了多少下人,真以为朕什么都不知道吗?

  如今两年过去了,你还是容不下她啊。”

  太后面色煞白:“不,晏儿,这一次真的不是母后。

  以前的事情,母后知道错了,就这一次,你要相信母后,真的是那个女人故意自己下的药。”

  凌斯晏起身,眸光冰冷:“太后,时至今日,你让朕还如何信你?

  朕刚滴血验亲证明她是苏锦,你后脚立马就端着粥过来逼她喝。

  你说你没有居心不良,你问问这养心殿上上下下几十双眼睛,有谁信?!”

  太后面色浮现错愕:“什么滴血认亲,本宫怎么不知道。

  晏儿,一定是那狐媚子耍了什么手段,蒙骗了你。

  你不要大意啊,苏锦两年前就已经死了,你还不明白吗?”

  凌斯晏再不想多说一个字,冷声抬高了声音:“来人!”

  殿门打开,外面的侍女侍卫立刻进来。

  太后面色狼狈不堪,跌坐在地上,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凌斯晏背过身去,不再看她:“太后失德,即刻送入宗人府禁足,等候查明真相审讯发落。”

  太后难以置信地看向他:“宗人府?晏儿,那是关押皇室犯人的地方。

  我是你的生母,你竟为了那个女人,你好狠的心!”

  凌斯晏回过身来,眼底的情义没了:“太后,两年了,朕对你做过的太多事情视而不见了。

  哪怕不提这次的事情,太后做过的那一切,也早足够在宗人府终生禁足了。”

  太后声音发颤:“可本宫是你的母后,是生你养你的人啊。”

  “带走。”凌斯晏没再看她,吩咐一旁的侍卫。

  侍卫立刻一左一右,将太后带了下去。

  太后尖锐的喊声越来越远,含着极大的不甘。

  凌斯晏面色紧绷着,看向殿门外,那一刹那自己都分不清,是不是生出了一丝不忍。

  到底是他的亲生母亲啊,这些年太后做过太多恶事,一想到她是自己的生母,凌斯晏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来了。

  但这一次,已经在他眼里死过一次的苏锦,再一次差点被他眼睁睁看着死去,到底是成为了压垮他跟太后之间母子情分的最后一根稻草。

  他看向太后狼狈不堪地被拖了出去,有发饰散落在了地上。

  不知怎么突然回想起小的时候,太后将他搂在怀里,一下下轻拍着哄他入睡。

  脚下有些不听使唤,他往外面走了几步,甚至那句让侍卫再等等的话,就要说出来了。

  亲情和理智,到底还是不那么容易抉择的。

  但不等他开口,内室里传来了一阵虚弱的咳嗽声,苏锦像是醒了。

  凌斯晏那一刹那的恍惚和心软,立刻消散掉了,没再去顾及被拖出殿内的太后,回身快步往内室走。

  床上的苏锦睫毛颤动,在他坐到床边多等了一会后,她半睁开了眼睛。

  模糊的视线缓缓清晰,她看着凌斯晏的目光,慢慢染上了毫不掩饰的嫌恶和恨意。

  凌斯晏到底觉得内疚:“那粥里被下了药,让你受苦了。

  你放心,我将太后打入宗人府了,以后没有人再能伤害到你。”

  苏锦看着他,大概是因为身体还很疲惫虚弱,她面色没有太多浮动。

  但凌斯晏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似乎在她的脸上看到了讽刺的笑意。

  像是嘲笑他的愚蠢,那一刹那他甚至禁不住想,她那么恨太后,会不会真的是她自己下的药?

  可那是砒霜,是能毒死人的东西啊,如果不是那颗还魂丹,神医来了也救不了她的命。

  有谁会真的将自己的性命完全豁出去,去报复一个自己恨的人呢?

  所以那种想法只是一闪而过,凌斯晏就认定,不可能是苏锦自己下的药。

  太后装傻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只能是太后动的手,何况苏锦身上也不可能刚好有砒霜那样的剧毒之物。

  苏锦看着他,许久后,声音无力地说了一句:“我不想见你,你出去。”

  她话落意识到自己还在养心殿里,这是凌斯晏的床上,这声“出去”,她说得不够格。

  她唇角扯出来一丝自嘲的笑意,费力地撑着身边的床面,想起身离开。

  但身体根本使不上多少力气,别说出这养心殿,就是要坐起来都做不到。

  一旁许太医立刻出声阻止:“苏姑娘,您还是先好好躺着吧。

  您现在身体还狠虚弱,不能下床,至少得卧床休养三五天。”

  苏锦侧目看向他,她情绪在那一刻激动了起来,但到底也还是只能有气无力地出声:“我不是,你们有完没完?”

  许太医立刻噤声,不敢多说了。

  照理凌斯晏已经立苏锦为皇后了,如今苏锦既然还活着,他该尊称一声“皇后娘娘”。

  但毕竟凌斯晏还没开口,他也只能先小心叫声“苏姑娘”。

  凌斯晏出声道:“许太医,你们都下去吧,这里不需要多的人守着的,去殿外候着。”

  许太医如释重负,立刻跟着其他下人一起退下了。

本文标签:女人Β都是一个样吗

上一篇:被征服到高潮的娇妻精品小说(打牌上新婚人妻)全文阅读

下一篇:在车内揉搓她的双乳-全文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