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坐摩托车女生坐在两男生中间| 污污小说

2021-10-27 09:12:1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让君影耗费了不少灵力,只能不断补充。

  但这种探查的结果,也只是大概,很难具体到对方的眨眼、搓手、跺脚,或者说什么话。

  苍源很谨慎,并没有靠近牛家大院附近百米处,白狐

让君影耗费了不少灵力,只能不断补充。

  但这种探查的结果,也只是大概,很难具体到对方的眨眼、搓手、跺脚,或者说什么话。

  苍源很谨慎,并没有靠近牛家大院附近百米处,白狐感知不到他。

  君影不断报告,苍源每到一处路口,便会停留半分钟左右,像是在欣赏景色。

  那是看风水!

  牛小田基本可以断定,跟苍源的第一战,就是风水法阵。

  《灵文道法》中,记录了几百个风水法阵,甚至可以相互嵌套,可谓变幻万千,难以捉摸。

  这方面,恰恰是苍源所擅长的,靠着看风水,积累了巨额财富。

  苍源在外逛游了两个小时,这才重新回到张棋圣的家里,继续下棋说笑,好像什么都没发生。

  没去过农家乐,苍源表现的随遇而安,就跟张棋圣一起,吃点简单的饭菜。

  晚饭前,安悦回来了,换了一套新衣服。

  非常难得,居然还给林英带来了一套新衣,作为新年礼物。

  林英很惊喜,在安悦的帮助下,忙不迭地换上,站在穿衣镜前照来照去,一声悦姐的称呼,倒是发自内心。

  “真好看,比我妈买的好一百倍!”林英满意笑了。

  “就是发型不对,头发扎起来。”安悦开始动手,林英面带微笑乖巧站立,大概心里在想,如果有个这样的姐姐,也不错!

  女将们都有礼物,诸如丝巾、胸针一类,礼轻情意重,大家也都喜气洋洋。

  安悦来到牛小田的房间,咔嚓,随手把门给锁了。

  “小田,给你的礼物。”

  安悦扔过来大小两个盒子,牛小田劈手接住,一看上面的图案,不由笑了。

  一套真丝睡衣,一盒男士内裤。

  “多谢悦悦,让你破费了,心疼得够呛吧!”牛小田坏笑。

  “小钱钱而已!”安悦一脸傲气。

  “发财了?”

  牛小田诧异过后,大胆说出了推测,“肯定是爸妈给你包了个大红包。”

  “切,那还不是我家的钱!”

  安悦撇撇嘴,得意笑道:“集团给我发了八万年终奖!这下,心理平衡多了!”

  “那我一定更多!”牛小田也开心。

  “你跟其他员工一样,多发一个月工资。管理层多增加百分之五十,季常军最辛苦,发两个月的。”

  “不公平啊!凭啥我跟员工一个待遇?”

  “牛厂长,请问你上过几天班?两只手的手指头,都能数过来吧!”

  记不清了,肯定没有十天。

  郁闷半分钟,牛小田也想通了,三万多奖金不少了。

  这也说明,崔兴富心里有数,兴旺加工厂能保持正常运营,功劳最大的当属安悦,这份奖金实至名归。

  “悦悦,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此时你一定想给我发个大红包吧?”牛小田认真问。

  噗嗤!

  安悦笑出声。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是大方人。”安悦催促:“小田,快脱衣服!”

  “干嘛?”

  牛小田一愣,本能地缩了缩身体。

  “脑子想什么呢?试一下睡衣,看看合不合适。”

  “还不是被你看光了?”

  “哼,早看光了!”

  “又说那话,悦悦,你可太坏了!”

  牛小田大方地脱了衣服,留下最后一块遮羞布,将新睡衣套在身上。

  丝绸的,白色宽松款式,肤感爽滑,感觉很奇妙,就像是没穿一样。

  牛小田穿着拖鞋,背着手在屋里走了几步,笑道:“看我像不像旧社会的地主老财?”

  “嗯,很像,家中女眷甚多!”安悦开玩笑,接着又说:“内裤也试试吧。”

  “你先出去!”牛小田躬身捂着,坚定拒绝。

  哈哈,安悦差点笑出眼泪,打开门转身出去了。

  入夜。

  四周显得格外寂静,打开门,似乎连麻将声都变小了。

  牛小田独自来到院子,黑子和黄黄都缩在狗窝里,一动不动,抬头看去,夜空朦朦胧胧,似乎笼罩着一层雾气。

  好像哪里不对?

  再仔细感受一下,居然,没有一丝风!

  牛小田运起真武之力,向前猛然挥出一掌,再次被惊呆当场。

  居然连掌风都没有。

  回到屋里,牛小田取出一张的狂风符,抛向天空。

  符箓直直地落在地上,没燃烧,也没启动。

  大事不好!

  牛小田捡起符箓,回到房间内,将白狐喊出来,说明外面发生的异象。

  “老大,正想告诉你,我的感知力失效了!”

  “怎么不早说?”

  “正在找原因,再说了,刚九点多,危险通常都发生在夜半。”

  这时,君影也飘了出来,跟白狐同样情况,感知不到外界发生的情况。

  牛小田的眉头,拧成了一条绳。

  风,彻底消失,非常可怕!

  风水上讲,无风之地,便是死绝,大恶的风水之一。

  没有风,秽气无法飘散,会滋生各种疾病。

  一定跟苍源有关!

  到底是宗师级别,下午出去溜达一圈,居然就悄无声息地设下了风水法阵。

  之前没发觉,只是法阵并没有启动。

  “白飞,跟我到大门外看看情况。”牛小田再次起身。

  “老大,难说苍老头有抓妖的法宝。”白狐担忧道。

  “怕个头,没有风的情况下,他肯定也感觉不到你。”

  “好吧!”

  牛小田带着白狐,打开大门,来到村路上。

  一边走,一边感受,心头越发吃惊。

  以牛家大院为中心,覆盖超过二百米,都是这种情况。

  不止如此,百姓家都关了灯,莫名的困倦,让他们很快就进入梦乡。

  狗狗们萎靡不振,连叫声都没有,也受到了影响。

  牛家大院的女将们,依然能在麻将桌上酣战,除了体格强壮,门窗上的符箓,也起了一些阻挡作用。

  “老大,如果持续这种情况,对人体是有伤害的。”白狐提醒。

  “有点麻烦,搞不清法阵是怎么设立的,威力居然这么大。”牛小田蹙眉,一时间,也是束手无策。

  “法阵不会凭空产生,一定有特殊法器,仔细找找看。可惜,我的感应力帮不上忙。”白狐道。

牛小田当然明白,任何法阵,都少不了特殊材料。

 文学


  可黑灯瞎火的,上哪儿去找?

  这时,手机响了起来,陌生号码。

  牛小田接通后,里面传来了苍源的笑声,“小友,感觉不好了吧?”

  “苍大师,做事太不地道了,你可以针对我,怎么可以连累到百姓?”牛小田恼火质问。

  “影响最大的,是中心处。别的地方,只会稍感不适,酣睡一宿有何不可?”苍源不以为然,又说:“小友如果坚持不住,可以举家搬离,去工厂过新年是个好选择!”

  “好吧,我认输了,二百万不要了,进行下一场。”

  苍源愣住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小子真是个超级赖皮,哪有这么过招的!

  “我不同意!”

  “白纸黑字,协议书上写得很清楚,我可以认输的。你一把年纪了,要注重名声啊,可不能耍赖。”牛小田急头白脸,很是不满。

  苍源忍住吐血的冲动,给出个更气人的答复。

  “协议书上没说,立刻中止。不好意思,本人忘了拆除法阵的方法,等七天再说吧!”说完,苍源就挂了手机,再打过去,已经关机了。

  上门去找?

  不,老东西还是会耍赖。

  公开打人,不但会影响兴旺村旅游,也会影响新年的气氛。

  牛小田来到有风的地带,转悠了好一阵子,一无所获。

  可以确定,这所谓的法器,一定非常不起眼。

  不好找,也必须找出来!

  君影之前并没有探查到,苍源有弯腰埋东西的举动,说明什么?

  随手抛?

  或者是弹出去的,落在雪中,更是找不到了。

  今晚,必须破除这个风水法阵,明天百姓们就会感觉到异常,万一流言四起,平息起来也很麻烦。

  重新返回家里,牛小田拿出了紫铜罗盘,在院子里刚刚端平,三针便快速转动,毫无半点规律。

  风水被严重破坏了,死绝之地!

  离开法阵控制范围,紫铜罗盘上的正针倾斜,中针抖动,缝针快速旋转后,指向了一处。

  是墙根的一片雪,附近还有百姓泼的脏水。

  牛小田靠近后,取出量人镜,果然发现了一团灰蒙蒙的气息,于是蹲下来,拿着破体锥,仔细扒拉那片雪。

  用了半个小时,这才发现了一截白色的骨头,细小的猫爪骨,上面密布着符文。

  牛小田开心起来,没错了,就是这玩意构成的风水法阵。

  将猫爪骨收起来,令牛小田恼羞的现象发生了。

  薄雾非但没有散去,似乎更浓郁了一些。

  “老大,应该是拆除的数量不够。或者,拆除的位置不对。”白狐敏感道。

  先回家!

  牛小田没再莽撞行事,一路回到牛家大院,把房间的锁了。

  拿着量人镜,仔细观察那块猫骨头,重点分析上面的符文。

  半个小时后,一个法阵的名称,出现在脑海里。

  气绝风水大阵!

  施法者,通常采用一百零八块刻有气绝符的猫骨,随机洒在八方。

  四块绘有敛息符的桑梓木,安放于四方偏左十步处。

  一面阵旗,红衣亡者衣料,棺材木为柄。

  念诵急催咒启动!

  《灵文道法》警告,轻易不要使用此风水大阵,七日后,法阵覆盖范围,必成死绝之地,生者多有患病。

  一派宗师风度的苍源,果然很邪恶,出手就是如此狠辣的风水大阵。

  拆除方法。

  先找到桑梓木,再寻找猫骨,按照东西南北的顺序进行。

  若顺序有误,反而会让法阵加强,缩短成为死绝之地的时间。

  “够阴的啊,为了赢我真是不择手段。”牛小田气愤道。

  “老大会的成语越来越多了。”

  “少溜须!赶紧想法子,再晚一步,你就要变成他脖子上的围脖了!”

  “咋不勒死他!”白狐也生气了,小爪子挠着脸,“老大,正所谓阴阳平衡,但凡这种法阵,使用起来风险都很高的,宗师也不例外。”

  反攻?

  牛小田在脑海里,又找到一条对施法者的警告。

  若是四块桑梓木,被发现后泡入符水中,水气增强,催生腐烂,会令施法者遭到反噬。

  老东西,如此恶毒,咎由自取!

  必须反噬!

  牛小田重新下床,这次干脆戴上了那副从井德远那里抢来的眼镜。

  先看大概,再用量人镜,加快寻找速度。

  半夜了,牛小田拿着紫铜罗盘,又离开了家门。

  先从东部找起,紫铜罗盘定位,眼镜很给力,很快就发现了气息不同。

  终于,牛小田找到了一块拇指大小的桑梓木,乐得笑出了声。

  猫爪骨,遇到就捡,看不到也无所谓。

  沿着苍源走过的路,牛小田围着村子转悠了一大圈。

  八块桑梓木都找到了,外加一把猫骨头,七八十块的样子。

  折腾到后半夜三点多。

  牛小田溜达着回到家里,气绝风水大阵消失了,夜风重新拂过牛家大院,还发出悦耳的沙沙响声。

  忍住困意,牛小田制作了一杯符水,不客气地将四块桑梓木,扔在了里面。

  苍源,必须给钱。否则,就等着遭殃吧!

  一觉睡到了中午,手机上滴滴的响声不断,兴旺群格外热闹,俨然变成了红包群。

  莫说庄稼人小气抠唆的,这不,年终发了奖金,赚到钱的女人们,出手也变得阔绰起来,纷纷用红包祝贺新年。

  这样的好风气,就该持续下去。

  牛小田笑呵呵溜了一圈红包皮,居然也抢了八十多,开心不已。

  不少人艾特牛小田,询问得了多少年终奖。

  就该保持点神秘感。

  毕竟,安悦拔得头筹的事传出去,厂长太没面子。。

  牛小田也不理,起床穿衣,去了趟茅房,接下来就该上桌吃饭了。

  苍源的电话来了,上来就问,“小友,账号多少?发过来。”

  “好嘞!”牛小田爽快答应。

  “把法阵木给我。”

  “不给!”

  “那就不给你钱。”苍源威胁。

  “无所谓,反正丢人的是你,遭罪的也是你。哼,本人不差你那二百万。”牛小田冷哼。

  “你,不要咄咄逼人。”

  “这样吧,我退一步,钱一到账,我立刻把法阵木毁掉,给你留一线生机。”

  “以何为证?”

  “口说为凭!”

  “……好吧!”

  苍源只能先认怂,他已经察觉不对,表现为心神不宁,身体奇痒,恨不得挠掉一层皮。

本文标签:坐摩托车女生坐在两男生中间

上一篇:皇上撞着太子妃的|0852陆强和卢茵的第一次肉篇

下一篇:准备好了吗我要进去了|把红酒倒入B里用塞子堵视频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