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一下比一下深|双道长啊子琛别顶哪儿笔趣阁

2021-10-26 16:10:3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抽烟吗?”

  说着男人从烟盒里面抽出一根烟。

  “谢谢,不抽。”

  方乐看了一眼,没有过滤嘴,这种没有过滤嘴的香烟,方乐还是第一次见到。

  

“抽烟吗?”

  说着男人从烟盒里面抽出一根烟。

  “谢谢,不抽。”

  方乐看了一眼,没有过滤嘴,这种没有过滤嘴的香烟,方乐还是第一次见到。

  之所以拒绝,倒不是方乐嫌弃人家的烟,而是他真不抽烟,爷爷不抽烟,父亲不抽烟,方乐也没有抽烟的毛病。(话说我一个老烟枪写的主角竟然都不抽烟,真是奇了怪了。)

  见到方乐不抽,男人把香烟叼在自己嘴里,拿出一盒火柴点燃,抽了一口,笑着问:“小伙子是兽医?”

  “给人也能看,给羊也能看。”

  方乐笑着回答道。

  边上的张曦月都被方乐的回答逗笑了。

  什么叫给人也能看,给羊也能看。

  自从方乐醒来之后,变化真的挺大的,之前都不怎么喜欢说话,现在真的有点油腔滑调的。

  方乐的性子没有随父亲方寒,也没有随母亲龙雅馨,反而有点像姑姑方甜,再加上家境好,和干舅舅张小权关系非常好,有空了就被张小权带出去玩,确实不像方寒那么直男,性格比较洒脱。

  “那就麻烦了。”

  中年人憨厚的笑了笑。

  农村人,性子大都直,九几年的农村,性格憨厚的人非常多,心眼也少,方乐说试试,男人也没什么意见。

  这么一只小羊娃子,腿骨折了,这要是恢复不好,一瘸一拐,到时候可是要不到价,养起来就不怎么值当了,要是能接好,那还好一些。

  羊娃子刚才摔了下去,腿骨折了,这会儿倒是乖巧了不少,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眼珠子看着人。

  方乐走上前,蹲下身子,伸手抓住羊羔摔断的腿,轻轻的触摸着。

  穿越过来这么多天,没去医院,没怎么给人瞧过病,方乐还真有点手痒,摸着小羊娃子的腿,感觉好像都是亲切的。

  特别是到了这个时空,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回去,方乐着实有点想家了,摸着羊腿,不由的让方乐怀念起了在江中院练功房练习正骨的日子。

  双手一边慢慢触摸,方乐也察觉到了羊腿骨折断裂的地方,不算太严重。

  方乐双手慢慢到了羊腿骨头断裂的地方,先感受了一下,然后方乐双手用力,手指向下,手心向上。

  “行了!”

  方乐继续抓着羊腿骨折的部位,对男人说道:“找几根笔直的树枝什么的,固定一下。”

  “我这就去,我这就去。”

  男人见状心中大喜,急忙去边上找了几根笔直的树枝,山上的树枝之类的还是很多的,也容易找,还有藤蔓什么的。

  方乐把几根树枝处理了一下,然后用藤蔓固定好。

  “没伤着肌肉,只是单纯的骨折,就放在家里养一养,小羊娃子,恢复的还是比较快的。”

  方乐站起身对男人交代道。

  “谢谢,谢谢!”

  男人道着谢,又摸出烟盒,想到方乐不抽烟,又有点尴尬:“我这都不知道该怎么谢谢你。”

  边上男人的媳妇急忙从身上摸出五毛钱。

  “小伙子,一点心意。”

  “客气了,客气了。”

  方乐笑着道:“随手之劳,就不收费了。”

  ”这怎么行,拿着拿着。“

  男人从媳妇手中拿过钱,硬塞给方乐。

  这么一只羊娃子,要是没病没伤的,也能卖十块钱左右呢,这受了伤,就不好卖了,价钱至少要少一半,羊贩子可是黑着呢。

  推脱了两下,方乐这才收了钱,然后把钱递给张曦月。

  “你们这是上山弄野菜的吗?”

  男人又摸了一根烟,自己点上,看着方乐身边竹筐子里面的草药问。

  “上山挖药。”

  方乐笑着道。

  “还真是医生。”

  男人有些意外,他刚才是真把方乐当兽医呢。

  “方乐可是省中医药大学的大学生呢,毕业之后就是省城大医院的正式医生。”

  张曦月在边上插嘴。

  这年月,大学生吃香,毕业之后工作都不发愁,像方乐这样的医学本科生,毕业之后想要进西京市的大医院还是很容易的。

  “原来是省城大学的高材生。”

  男人瞬间肃然起敬。

  这年月,人们对大学生的尊重和看重那是不可理喻的,特别是在农村,大学生光环非常强,多少父母吃苦受累,为的不就是子女考上大学,然后改变现状,摆脱贫穷。

  对于农村的孩子来说,读书可以说是唯一一条比较容易改变命运的出路了。

  “你们上山挖药,是自己用的吗?”

  男人和方乐拉着家常:“家是哪儿的?”

  “方家坪!”

  方乐笑着道。

  “那不远呀,就是边上的村子。”

  男人更加亲切了:“这药你只是自己用还是?”

  “老哥有话直说。”

  方乐看出来了,男人这是有心思。

  “不知道你收不收药材?”

  男人笑着问。

  “要是收的话,我们家就在山下面,天天都能挖一些,可以给你攒着。”

  “收!”

  方乐点着头:“不瞒老哥,这药材我自己炮制,自己用,忙的时候是顾不上,肯定是收的,只是这价钱......”

  “嗨,谈这个就生分了。”

  男人笑着道:“我这每天上山给羊弄草,顺便的事情,你随便给两个就行。”

  “不是有收药材的吗?”

  方乐问。

  “是有,好长时间都来不了一趟,我们又不会处理,就随意扔着,人家来了挑三拣四的,攒上好多,给上几毛钱,我还不如喂羊呢。”

  男人摆着手:“你不是方家坪的吗,距离近,有空就过来,要是没空,我送一趟也不费什么事。”

  方乐想了想,倒也是。

  药材这东西,有时候是很讲究的,处理不好,药效、品相都会大打折扣,收药材的又不常来,附近的村民自己又不怎么会处理,卖不上钱,也就提不上什么兴趣。

  “行。”

  方乐笑着点了点头:“我这几天应该会经常来,您这边要是有,可以给我留着,我要是没时间来,您也可以送家里来,方家坪,我叫方乐,打听一下就知道。”

  “那行。”

  男人笑呵呵的点了点头。

  反正是顺手的事情,要是能顺带卖两个钱,那也不错,赚点烟钱也是好的,山上的野草多的是。

  “老哥,我顺便给您交代一下。”

  方乐弯下身子,把竹篮拿到面前:“这草药也是有讲究的,您这边稍微记一下,挖的时候注意点,品相好一些,价钱也高,哪怕以后我不收了,您这边能处理,卖给药贩子也方便。”

  “这个感情好。”

  男人笑呵呵的点了点头,蹲在边上听方乐讲解。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真要能学点怎么保存,怎么提高品相,男人还是很乐意的。

“方乐,咱们哪有钱!”

   等男人走后,张曦月这才拉了拉方乐,低声对方乐道:“人家真要送药材过来,咱们拿什么给?”


  家里现在早就一贫如洗了,还欠了不少钱,现在张曦月借钱都没地方借了,之前借的也就剩下几块钱了,还要考虑生活。

 文学



  目前张曦月在家里照顾两个病号,也没有任何收入来源,家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断炊。

  “没事。”

  方乐笑着道:“可以先打白条,欠着。”

  “欠着?”

  张曦月眼睛圆睁,还可以这样吗?

  “他送来的药材都是刚挖的,没有风干,价钱很低的,一筐子也没多少钱,每次结账多麻烦的,一月结一次。”

  方乐理所当然的道。

  像这种供货关系,在后世已经是非常普遍了,哪有次次结账的?

  一个月,他这边炮制出来的药材肯定已经出手好几次了,还能愁没钱结账?

  “人家能乐意?”

  张曦月有些担忧。

  这个年代,农村人不仅憨厚,而且谨慎,钱款当面点清,卖东西也是一样。

  打白条?

  张曦月听着都觉的不靠谱,反正她自己肯定是不会乐意的,钱拿到自己手中才是最放心的。

  “家就在这儿,还能跑了不成?”

  方乐笑着道:“今天不是赚了五毛钱吗,他那边送一次药材,最多也就这点钱,第一次先给了,然后说麻烦,一月结一次,问题不大。”

  “这样能行?”

  张曦月还是有点不相信。

  “到时候看呗,不乐意就不收了。”

  方乐笑着道:“你这个思想也要放开,以后做生意,做企业,可不能墨守成规,咱们心要正,不做亏心事,可也不能太死板,要不然干不成大事。”

  方乐觉的有必要给张曦月灌输一些思想,改变一下张曦月的一些想法。

  和父亲方寒一样,方乐并不反对自己媳妇干点什么,也不要求媳妇一定就在家里带孩子,想要自己的事业方乐自然是支持的。

  这个时代机会很多,方乐也不求张曦月能把事业做得多么大,给自己找点事干,轻松一些的,充实一些,又能赚钱养家,显得独立一点就好。

  方乐自己肯定还是要从医的,做生意没那个心思,也不怎么喜欢。

  “做生意,做企业?”

  张曦月都惊呆了,这是说自己吗?

  自己也就是高中文凭,大学都没读,哪儿能做生意,还做企业。

  现在村上的电视机不多,可也有几台,天气好的时候,村上不少人都聚在有电视机的家门口,一群人看着黑白电视机,哪怕是广告、新闻,不少人都能看的津津有味。

  现在全国崛起的大企业不少,一些电视上的什么大老板,这个总,那个总,听着就高大上。

  这个年代的某总可不像后来,同学朋友之间开玩笑,都来一句某总,这几年能被称之为总的,那都是相当有本事的成功人士,能被人喊一声总,都好像身份截然不同了。

  张曦月觉的方乐开玩笑开的有点大了,自己哪能做企业呀,做个小生意倒是可以,补贴一下家用,也不能事事依靠方乐。

  张曦月在方乐面前百依百顺,可思想上却是比较独立要强的女性。

  在丈夫面前百依百顺,关键时候却能撑起一个家,这样的媳妇在后世,几乎是很难找的到了。

  来的时候张曦月就带了馒头,烤干的馒头,带了水壶,中午两个人就在山上吃了,一直到下午太阳西斜,方乐和张曦月这才一起下了山,然后往回走。

  家里没有摩托车,自行车都没有一辆,来的时候是走着的,回去自然也是走着。

  “方乐,我背着吧?”

  走了一阵,张曦月要抢着背方乐背后的竹篮,挖了满满一篮子中草药,还挺沉的。

  “我背的动。”

  方乐牵着张曦月的手:“等我背不动了换你背。”

  “这话你都说了好几遍了。”

  张曦月有点不满:“你还生着病呢。”

  一路上,张曦月好几次要换着背,方乐都是这么说,可一直不让她背。

  “我这个病是需要养一阵,痊愈还得一段时间,可现在恢复了,干点活还是没问题的。”

  方乐笑着道:“那咱们歇息一会儿再走?”

  “嗯!”

  张曦月这才点了点头,既然不让她换,休息一阵也好。

  “方哥!”

  两个人正在路边歇着,冯飞骑着一辆摩托车从边上呼啸而过,都过去了又掉头回来,亲热的向方乐打招呼,就像是真的遇到了自己的亲哥。

  张曦月看到冯飞下意识的就皱了皱眉,她不喜欢冯飞,心中也不喜欢方乐和冯飞来往。

  在村上大多数人眼中,冯飞就是坏孩子,和坏孩子在一块玩,容易学坏。

  “方哥,你们这是上山挖野菜去了?”

  冯飞骑在摩托车上,用脚撑着,亲热的询问方乐。

  “对。”

  方乐点了点头。

  “这么多,这多重呀。”

  说着冯飞就下了车,把摩托车撑好:“我把你们送回去吧。”

  “不用,你去忙吧。”

  方乐摆着手。

  “方哥,您这还和我见外?”

  冯飞不由分说,先拿起边上装着药材的竹筐:“上次是我不对,我已经知道错了像嫂子这种贤惠漂亮的,肯定只有方哥您才配得上,我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都是附近村子的,冯飞家里是有点钱,可也有限,还没有嚣张到仗势欺人什么的,所以在方乐面前吃了亏,冯飞是彻底认栽了,也没想着报复。

  他是真佩服方乐,把他耍的团团转,就方乐那个身手,那天就他们几个人一起上,冯飞觉的自己一群人都占不到便宜。

  “那你把篮子送回去吧,就放在门口,我们走着就行。”

  这么大个摩托,要是没有一筐子药材,方乐和张曦月倒也坐的下,加上一筐子药材,就有点紧张了。

  反正也没多远,走着散步也不错。

  “那行。”

  冯飞点了点头,用车上的皮筋把框子绑在车上,然后打了声招呼,骑着摩托呼啸而去。

  “方乐,你还是少和冯飞打交道。”

  等冯飞骑着摩托车远去,张曦月这才叮嘱方乐。

  “为什么?”

  方乐笑着问。

  “冯飞......那是个二流子。”

  张曦月低声道:“你可是大学生呢,把你带坏了怎么办?”

  “哈哈哈.....咳咳!”

  方乐一阵大笑。

  “放心吧,我有数。”

  就冯飞那个小屁孩?

  方乐心理年龄三十多岁,又经历了信息大爆炸,什么尔虞我诈不知道,冯飞在方乐面前,单纯的就像是一张纸。

  方乐就是觉得冯飞这个小子可能用的到,至于说教坏?到时候谁把谁教坏还不一定呢。

本文标签:双道长啊子琛别顶哪儿笔趣阁

上一篇:被灌满精子的五个女校花|还要继续吗要就叫出来

下一篇:么公要了我一晚上好大|车腐肉图文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