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一个在上面一个下面啃(旅游妈妈给了一次)全文阅读

2021-10-26 10:58:4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终极地中缭绕着迷雾,这是仙帝级数的手段,专门针对地狱道生灵。

  准狱祖们有感,察觉到了危机,全部停在了外面。

  “我的道果就在里面……嗯?不对,我的道

终极地中缭绕着迷雾,这是仙帝级数的手段,专门针对地狱道生灵。

  准狱祖们有感,察觉到了危机,全部停在了外面。

  “我的道果就在里面……嗯?不对,我的道果回到了遥远的古代。”罗毅赫然变色,就在刚才的一瞬间,他感觉到自己缺失的那一部分因果权柄消逝在片时光中,和他相隔漫长岁月。

  “这是何意?”准狱祖们不解。

  罗毅面色难看的说道:“无论如何,都不是什么好事,那三人就在这迷雾深处,我们赶紧杀进去,彻底解决他们,迟则生变。”

  他已经生出了不好的预感,在那里推衍岁月,试图和自己的道果建立联系,然而,有莫名力量和因果挡住了,完全行不通。

  “快,请狱祖法旨出世,驱散这迷雾。”罗毅心中有大恐惧,精通因果之道的他,对这些事物敏感至极,冥冥中有某中大因果产生了。

  其他准狱祖见到罗毅这样的表情都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当即不再迟疑,请出三张狱祖法旨,释放属于狱祖的力量,冲击终极地的仙帝法阵。

  上一次为了让界海回归,地狱道足足花费了五张狱祖法旨,最后被荒天帝的剑光一起带走。

  这种东西,蕴含狱祖的精气神,一般来说,狱祖们不会轻易制作这种东西,因为那个境界的对决稍微一丝差距都会影响最终的结果,而这种狱祖法旨,正是需要消耗他们的精气神。

  除了2579天道古地之外,地狱道在整个上苍之上和诸天万域开辟了不知多少处战场,很多地方都需要以狱祖法旨镇压,故此,拿出三张来已经是极限。

  此刻,三张狱祖法旨爆发出滔天气势,让整部古史都在摇动。

  在这股力量之下,准狱祖们感觉到了自身的渺小,准狱祖和狱祖只差一个准字,但是各方面来说都无法相比,完全不在一个等级。

  “轰!”

  终极地震动,迷雾狂涌,被三大狱祖的力量冲击,竟真的在变淡、消散。

  准狱祖们带领一众狱王和黑暗生灵杀了进去,沿途所过,迷雾尽数被驱散开来。

  他们见到了许多迷失者,双眸无光,精神萎靡,眼中尽是死气,肉身虽然还在移动,但是精神早已经死亡。

  “有我地狱道的气息,是曾经尝试进入这处秘地的生灵,可惜,抵挡不了狱祖级别生灵开辟的法阵。”一个狱王感叹,随手覆灭了一个行尸走肉。

  随着地狱道大军的前行,终极地中缭绕了不知多久的迷雾,随风而逝,这片古老无比的大地渐渐显现出了身形。

  叶凡他们开辟的、隐匿在终极地中的新古界也被发现了。

  那是来自诸天各域的生灵,被安置在终极地中,若是没有狱祖级别的力量,这里是绝对安全的,但是现在,狱祖法旨打破了这里的宁静。

  准狱祖们冷漠前行,轻易撕开了这片大世界,不用他们挥手,后方的黑暗生灵早就迫不及待的冲杀了进去。

  “让黑暗降临大地。”一尊狱王大吼,眼中带着疯狂。

  黑暗雾霾飘荡,侵染这片色彩斑斓的世界,让所有东西都变成了灰暗色。

  一场血色大战爆发,生灵,城池,神殿,古树,全都被波及,这一界的生灵惊恐,本以为安全了,结果黑暗大军忽然降临,就这样疯狂的杀了过来。

  很多人在喋血,无数人头飞,根本抵挡不住地狱道大军的冲击。

  众生哀嚎,全都在呼唤天帝之名。

  七十多尊准狱祖静静的看着这一切,冷漠无比,他们了解天道生灵,这种地狱般的惨状,一定能让三个所谓的天帝现身,他们只需等待。

  只有罗毅,落在最后面,心中有些不安,惶惶不可终日,像是有大难要临头了。

  他在思索这种预兆的来由,但却毫无头绪。

  三口古洞前,无始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只剩最后一口气的他仍然是那般伟岸,他的眸光深邃无比,此刻却有些暗淡、无神。

  “黑暗生灵攻进来了,让我发挥最后的余热吧。”

  狠人挡在他的面前,严厉告知,以其而今的状态,若是再出手,或许一切都将成空。

  “没什么,我无始一生征战,或许这就是最好的归宿,无始亦无终。”他的面色始终平静,没有丝毫的畏惧。

  状态不比他好多少的叶凡抓住了他。

  “你的状态太差,让我们出手。”

  “大敌当前,群狼环饲,我可以袖手旁观,但是,那些咏诵我真名,信任我这个天帝的生灵会在无助中死去。

  若如此,枉为天帝。”无始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向迷雾之中。

  叶凡和狠人跟了上去,他们是三天帝,无论何时都要站在一起。

  然而,无始阻止了二人。

  “刚才我勾连真实造化洞时,触发了建造这处终极地的那位前辈留下的法阵,可以借助法阵的力量。

  你们不要出手,无需徒增伤亡。”

  狠人和叶凡闻言,停下了脚步,他们很想跟上去,可是,他们知道无始说的事实,面对七十多尊准狱祖,还有三道狱祖法旨,他们的力量宛如蜉蝣一般,没有意义。

  无始,就这样拖着残破的躯体和染血的大钟,步入了迷雾之中,只给叶凡和狠人留下了一个背影。

  一如他这一生,始终背对众生,在最前方征战不休。

  叶凡和狠人心中有悲,眼中湿润了,有水雾弥漫出来。

  三天帝,一同抵挡地狱道入侵,经历了太多,早已经结下了深深地羁绊,此刻,却只能眼睁睁看着无始独自向前。

  或许这是最后一次对话了,风萧萧兮易水寒,天帝一去兮不复还。

  如果可以的话,他们都愿意代替无始,但是没办法,只有勾连真实造化洞的无始和这座仙帝法阵建立了联系,只能由他出手。

  新开辟的古界中,无尽的生灵在哀嚎,在呼唤无上的天帝来拯救世间。

  天庭的仙王们竭力抵挡,和狱王们血拼,血洒当场,很是惨烈。

  天穹上,准狱祖们高高在上,俯瞰下方,毫不在意虫子的争斗,他们在等待三天帝的出现,要将之彻底解决。

  这时,罗毅躯体一震,感应到了一股熟悉的时光之力在酝酿,比之先前他所对决的时候强大了无数倍。

  他知道这是无始,曾和之激战过,当时,因果长河和时间长河碰撞,两人战斗的旗鼓相当。

  这一刻,罗毅的神魂都在颤栗,这是大难临头的征兆,他大声提醒了一下众准狱祖,而后头也不回的远去,亡魂皆冒的逃离这片古界。

  在场的准狱祖都有些懵,什么危险?他们七十多尊准狱祖,加上三大狱祖法旨,在没有狱祖亲临的情况下,谁能给他们造成威胁?那三个号称天庭领袖的准狱祖?

  下一秒,新古界的上空忽的出现一口巨大无边的混沌大钟,满是鲜血,横在那里,发出波澜壮阔的时间钟波,涟漪扩散,镇压十方乾坤。

在不为人知的历史夹层中,一条包含时间、因果、命运等,难以形容的河流中,华云飞乘坐着赤红色小筏顺着河水漂流而下。

 文学



  忽然,他像是感应到了什么,突然愣住了。

  ……

  “大帝!”

  一声凄厉的哀嚎,响彻万古岁月。

  大黑狗拖着残躯,顾不上身上的斑斑血迹,一瘸一拐的来到无始身旁,颤抖着,眼泪哗啦啦流淌下来,心伤欲绝。

  一生不败、身姿伟岸的无始,竟然在此刻轰然倒下,仿佛是信仰就此崩塌了一般。

  所有人都窒息了,大脑一片空白。

  一位无所不能的天帝,在最黑暗的年代引领这个时代向前,为众生遮风挡雨,而今却无力的倒在那里,浑身是血,眼神无光,似在遥望远方。

  “天帝!”

  有人痛哭流涕,不能自己,很崩溃。

  他们大多都身负重伤,刚刚才和黑暗之王大战过,都是被无始拉出了战场,得以保下性命。

  可是,无始却永远的倒下了,没有再起来。

  此刻,伤痕累累的天庭诸王都在哭泣,哪怕是最苦难的年代,他们也没有这样过,但是这一刻,他们是真的忍不住了。

  那心中挤压的情绪,一下子全部爆发了出来。

  “天帝,你怎会就这样殇逝?”

  “仙路尽头谁为峰,一见无始道成空!我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有人摇头,觉得这是幻觉。

  “连天帝都陨落了,这一战,是否还有希望?”

  ……

  人们都在感慨,悲从中来,许多人认为这是假的,虚幻的,但是总有醒来的时候,无始,真的陨灭了。

  狠人和叶凡走来,释放着准仙帝级别的气势,宏伟而浩大,影响了众人的心绪,驱散了笼罩心灵的雾霾。

  还未完全绝望,还有两位天帝在世。

  他们来到无始身边,叶凡上前拍了拍黑皇的肩膀,他知道,黑皇和无始的感情最深,他们之间的缘分从仙古到乱古,最后再到命古,不可谓不深。

  黑皇颤抖着转过头,眼睛里全是血丝,流下的是血泪。

  “叶凡……救救大帝吧。”

  它的声音是那样的无助和悲怆,一如当年在紫山内部神源中感受到无始化道气息时一般,什么也做不了。

  “女帝,就救大帝吧。”

  它在哽咽,在哀求。

  叶凡和女帝沉默,无始最后一击实在太过霸烈,将身与魂都献祭了,结合仙帝的盖世法阵才将七十多尊准狱祖、三道狱祖法旨困住,给他们以生之希望。

  如果不这样的话,所有人都要死,不会有意外。

  而无始,也彻底身死道消了,这具伟岸的躯体中,哪怕是一丝神魂碎片都没有,陨落的彻彻底底。

  即便叶凡和女帝法力滔天,也无能无力。

  “我发誓,就算要踏遍六道轮回,也要将无始带回来。”叶凡出声,铿锵有力,让黑皇心中燃起了希望。

  忽然,就在这时,叶凡和女帝的神色微微一变,豁的抬起头,绽出可怖眸光,望向终极地外。

  “怎么了?”

  黑皇心中一紧,颤声问道,难道又出现什么变故了?

  “没什么,有警觉的准狱祖逃出去了,没有被困住,我和女帝去解决就是。”

  ……

  残破的九天古界,一处与世隔绝的黑暗空间内,罗毅盘坐在中央处,面色严肃,浑身因果大道涌动,一缕缕黑暗物质浸透而出,散发出恐怖无比的诅咒之力,这是因果诅咒,是罗毅开闯出的一种禁忌因果秘术。

  此刻施展而出,正是为了做一件大事。

  那被送去古代的因果之道道果,一直被隐匿着,他无法感应到,结果刚才,罗毅竟然靠着那部分因果之道被激活的时机,在无尽因果岁月长河中定位了那片时空,现在,他要出手,亲手将因果之道道果夺回来。

  那三个天庭准狱祖如此做,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无论如何都要将其破坏才行。

  “咚!”

  因果之道在这里绽放,一条因果长河奔腾而来,冲开无穷阻碍,洞穿出一条浩瀚通道,为罗毅出手提供了空间。

  一枚枚神秘的符号印刻在通道壁上,溢出无上伟力,保证通道不朽不灭。

  终于,罗毅看见了,那是一座城池,一个获得他因果之道道果的蝼蚁般的生灵正在运转因果道果,这令他很是震怒。

  并且,这个生灵让罗毅感觉到了一丝不同寻常,似乎和他有一定的关系,由于这里是叶凡的时空,有准仙帝气机隐匿了一切,罗毅也不能完全看清,只觉得朦朦胧胧的,像是笼罩了一层迷雾。

  他不再犹豫,沿着不朽的因果通道,罗毅探出了黑暗魔臂,隔着万古时空出手,要覆灭那个生灵,并将自己遗失的道果追回。

  “轰!”

  北域神城上空,姜太虚因为查看渡劫的华云飞而沾染一丝丝黑暗物质,靠着恒宇炉艰难磨灭。

  谁知下一刻,神城上空黑雾滔天,风云变幻,一个大裂豁然出现,随后,河水奔腾的声音响起,似有一条浩瀚的长河奔涌而来。

  “啪嗒!”

  黑暗物质滴落,越来越快,顺利形成一条黑暗瀑布,在半空中化成一条擎天魔臂,向神城中的华云飞抓去。

  无穷无尽的恐怖因果诅咒缭绕在黑暗因果之上,但凡目视这条手臂的生灵,都会燃烧成灰烬,身死道消。

  唯有那些至尊存在能够幸免于难,若不是有准仙帝气机充斥在这片时空,他们也绝无可能活下来。

  罗毅悍然出手,逆转时空,要抹杀一个蝼蚁存在,然而,他的魔臂却遭遇了这片天地的阻挡,无数道粗大的锁链浮现,一圈又一圈的缠绕在魔臂之上,欲图阻止魔臂的下落趋势。

  还有秩序法则杀阵生成,迸发出恐怖的混沌光,绞杀魔臂,更有各类形态的仙光身影,比如说长着人脸的不死药等,喷吐出杀光。

  整片天地都在排斥。

  可是,在执掌因果之道的罗毅面前,这些根本算不上什么。

  魔臂只微微一震,就将所有障碍全部一扫而空。

  随后,他扯着无数道锁链,悍然落下,纵使隔着万古时空,罗毅依旧强势。

  铿锵之音不绝,那是锁链崩断的声音,魔臂轰然落下,势不可挡,五根指头张开,每一根指头都大如山岳,遮天蔽日,上面有无穷神魔世界生生灭灭,恐怖到了极致。

  这时,盘坐的华云飞身上忽然腾起了一片清澈的光,来自他的因果系统,挡住了擎天魔臂。

  “哼!”

  罗毅受阻,不禁冷哼一声。

  因果之道彻底爆发,在指掌中喷薄无上伟力,那一个个神魔世界,全部燃烧成了灰烬,在释放能量。

  “咔嚓!”

  因果系统中的清光形成的屏障突然发出清脆的撕裂声,仿佛下一秒就要崩溃。

  若是任由手掌按下,下方的华云飞必然是神魂俱灭的下场,不会有任何意外。

  然而,魔臂却微微一顿,没有继续下死手。

  它开辟出的不朽通道另一边,传来了几声大喝,是叶凡和狠人及时赶到了,阻止了罗毅向华云飞出手。

  “住手!”

  “休想!”

  狠人隔空拍出一掌,顿时令此地溃灭,所有的事物全都化作尘埃。

  罗毅无奈只能转身对敌,这个白衣女子和那个无始一样都是准狱祖中的佼佼者,不可能无视她,继续强行出手。

  “轰!”

  一击猛烈的对撞,罗毅倒飞了出去,他的因果之道不完整,自然无法和狠人对抗。

  叶凡也出手了,他的状态很不好,刚刚遭受了恐怖的重创,但是此刻为了尽快令罗毅伏诛,他强行凝聚准仙帝战力,和狠人联手对敌。

  顿时,罗毅被打的连连败退,挡不住这两人的合力。

  就在这时,竟有准狱祖气息爆发,从界海终极地那边传来。

  原来,是负责镇守那里的三个准狱祖察觉到了九天古界中的战斗,赶了过来,支援罗毅。

  这一下,局势瞬间陷入了僵持,罗毅和两个准狱祖吃力的抵挡狠人的进攻,另一个准狱祖则出手拼杀遭受重创的叶凡。

  “噗!”

  战斗中,叶凡不时咳出鲜红的血液,洒落到古界之中,他的神魂犹如一个即将碎裂的瓷器,布满了裂缝。

  可就算是这样,叶凡依旧挡住了那个准狱祖,他即便伤的再重,也不是一个准狱祖可欺的。

  天帝拳依旧,挥动之间,诸天万界都在颤栗,随之而动。

  “咚!”

  准狱祖被打的炸碎开来,心头一阵骇然,这是什么级别的战力?伤成这样还这般凶狂?

  “不要轻敌,这两人都有狱祖之资。”罗毅嘴角溢血,大吼的说道。

  在场的准狱祖心中微震,拥有狱祖之资的准狱祖,说明这一男一女都是真正的同阶至强者,单对单之下,无人能敌。

  相比起来,他们要弱上不止一筹。

  “杀!”

  叶凡催动大鼎,轰杀敌手,将这尊准狱祖打的四分五裂,躯提与元神接连炸开,根本挡不住叶凡的至强攻伐。

  这样的场景看的罗毅心急如焚,但是没办法,他和另外两尊准狱祖用尽全力也只是堪堪拖住白衣女帝,难有建树。

  一番惨烈的厮杀过后,狠人女帝的躯提突然一颤。

  “我的生命走到了尽头,女帝,保重。”

  叶凡虚弱的声音传来,他玄衣染血,眼眸遥望下方的故土和界坟方向,深邃且苍桑,却也失去了光彩,犹如将要落下的夕阳。

  他是叶天帝,一身战力同阶无敌,纵横古今未来,笑傲诸天万域,但是此刻,他的生命之火在逐渐暗淡下去,即将熄灭。

  女帝身躯颤抖,白裙舞动,猎猎作响,谁也不知道那青铜面具之下的仙颜是何表情。

  接连痛失挚友,她一定很痛苦,很难过。

  “砰!”

  罗毅被飞仙之掌拍的浑身龟裂,鲜血喷涌,但是他强撑了下来,因为他知道,叶凡要亡了,只要撑到那个时候,就是三打一。

  另外两尊准狱祖也在硬撑着,不让狠人过去。

  叶凡咳血不止,元神之上的裂缝,爆发无尽的神光,那强行凝聚的神魂再也撑不住了,就那样爆开。

  他雄姿伟岸的躯体轰然倒下,一代天帝,就这样落幕。

  “不!”

  狠人大喝,第一次这样大吼,面具之下,梨花带雨,一如当年哥哥死去之时。

  “噗!”

  罗毅被轰飞,另外两尊准狱祖也被打的神魂四分五裂。

  狠人恍若天外飞仙,极速杀了过去,纤纤玉掌凝聚了所有的力量,猛然拍在了和叶凡争锋的那尊准狱祖身上。

  毫无意外,准狱祖爆碎当场,所有事物都化成了齑粉。

  大道宝瓶震动,将其吸摄进去。

  罗毅变色,和旁边的两尊准狱祖一同杀了过去,无始和叶凡的倒下让狠人受到了刺激,浑身都在发光,像是有另外一个更强大的她要挣扎出来,但始终差了一些。

  “这个女人……”

  罗毅和剩下的两尊准狱祖都吃了一惊,对方踏进准狱祖应该没有多少年,这是又要进阶了?

  他们亡魂皆冒,哪里敢让女帝继续蜕变下去,纷纷出重手。

  叶凡倒在地上,视线越来越模糊,在最后一刻,他看到了白衣女帝来到了身前,想起了自己的这一生。

本文标签:一个在上面一个下面啃

上一篇: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把腿扒开:伴随动作发出黏腻的水声

下一篇:上班的时候突然想要了 才几天没要你水就这么多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