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看别的男人玩自己娇妻 妈妈玩我的小鸟

2021-10-26 08:37:0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一双明眸睁得极大:“你们都是平嘉侯世子的好朋友吗?”

  此话一出,站在秦文源身边的几名年轻男子瞬间往旁边一闪,动作之快让人不敢相信这是一群读书人。

  &ldq

一双明眸睁得极大:“你们都是平嘉侯世子的好朋友吗?”

  此话一出,站在秦文源身边的几名年轻男子瞬间往旁边一闪,动作之快让人不敢相信这是一群读书人。

  “林二姑娘!”秦文源一字一顿,恨不得把眼前少女生吞活剥。

  细细的抽泣声突然响起,立时吸引了众人注意。

  陈怡面色苍白,眼泪簌簌而落:“原来如此。我说我与秦公子素无交集,为何惹了秦公子敌视,原来秦公子与平嘉侯世子是好朋友。”

  少女声音难掩惶恐,“好朋友”三个字说得尤其重。

  秦文源气个倒仰,下意识捏紧拳头。

  他从未遇见过如此皮厚奸诈的女子,还是两个!

  见秦文源有动手的意思,朱佳玉上前一步挡在陈怡面前,忍着害怕大声问:“秦公子,你还要为了平嘉侯世子打我们不成?”

  秦文源气得手一抖。

  三个!

  “秦公子,我朋友是无辜的,就算退亲也是两边长辈的决定。你怎么能为了平嘉侯世子迁怒本就受到伤害的人呢?”陶晴声音不及朱佳玉大,柔声细气带着几分劝说的意味。

  秦文源有种要吐血的感觉。

  四个!

  “林二姑娘,这位秦公子为了平嘉侯世子找你们麻烦吗?”

  “他怎么这样啊?”

  “不奇怪,他和平嘉侯世子关系好呢。”

  “平嘉侯世子呀——”

  不远处的灯山前黑压压一群少女七嘴八舌,一时竟分不清是哪个在说话。

  一群!

  秦文源身子一晃,险些栽倒。

  “秦兄,快走吧。”不知是谁拉了秦文源一把。

  刚刚还剑拔弩张的双方,转眼间秦文源这边就只剩下了状元郎杨喆。

  陈怡三人长舒一口气,这才感到后怕。

  林好走到杨喆面前,大大方方福了福身子:“多谢杨状元刚刚开口相助。”

  杨喆温声笑道:“当不得林二姑娘谢,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

  “诚实本就是可贵的品质,还是谢过杨状元。”

  许是处处灯火,杨喆的眼神显得温柔缱绻:“我该走了。”

  他停了一下,放低声音:“林二姑娘且当心些。”

  林好点头。

  杨喆微微一笑,转身走进人海中。

  那群刚刚出声的少女走了过来,为首的竟是小郡主祁琼。

  “我说约你怎么约不出来,原来和陈大姑娘她们一起玩了。”祁琼笑道。

  七夕之前,林好确实接到两个邀约,一个是陈怡的,一个是小郡主的。

  “陈怡约我在前,不然就和郡主一起了。”林好笑着解释一句,郑重道谢,“多谢郡主和各位刚刚仗义执言。”

  “谢什么,我还惊讶居然有替平嘉侯世子出气的人呢。”祁琼摆摆手。

  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有了好印象后,便怎么看对方怎么顺眼。

  祁琼就是如此。

  因为林好救了表姐孙秀华,她心里存了感激,再看今日林好维护朋友的行为,就愈发欣赏。

  “要不要一起逛?”祁琼对林好四人发出邀请。

  陈怡其实早没了赏灯的兴致,但见林好投来询问的目光,还是点了头。

  她不能总是逃避,还拉着朋友们一起。

  陈怡没拒绝,其他人自然没意见,于是两拨人合在一起,逛起花灯。

  “我大哥和二哥也来了,不知道一会儿能不能遇见。”小郡主祁琼的声音渐渐被风吹散。

  灯光璀璨,人流如织,七夕的夜流淌着甜蜜的暖意。

  灯树旁,两名少年并肩而立,眉眼有几分相似。

  “大哥,刚刚遇到小妹,怎么不过去?”开口的少年年纪稍小些,一双凤目波光流转,不笑也似在笑,漫不经心间就能引来秋波。

  少年是靖王府二公子祁焕,他身边的是兄长祁烁。

  祁烁闻言微微挑眉:“过去的话,你打算和一群姑娘逛花灯?”

  “还是不了。”祁焕忙摆手。

  和一群姑娘逛花灯没什么不好,但这群姑娘里有妹妹就算了。

  “没想到,林二姑娘这么有意思。”祁焕望着林好离去的方向,轻轻一笑。

  他突然觉得风有点凉,不由抬头:“是不是要变天了?”

  “可能吧。”祁烁淡淡道。

  祁焕无奈抽了抽嘴角:“大哥,这是七夕灯会,你能不能别这么严肃?”

  平时大哥也没这么严肃啊。

  “二弟。”

  “嗯?”

  “我也觉得林二姑娘有意思。”祁烁说完,拍了拍祁焕肩膀,大步往前走了。

  留下祁焕好一会儿没回神。

  大哥……觉得林二姑娘有意思?

  有意思?

  大哥对林二姑娘有意思!

  祁焕灵光乍现,发现了真相。

  这下子,他没了闲逛的心情,拔腿就走。

  他要找林二姑娘,哦,不,找小妹去!

  祁二公子八卦之火熊熊燃烧,秦文源则怒火高涨。

  “秦兄,你没事吧?”拉走秦文源的人松开手,打量着秦文源脸色。

  灯光摇曳,秦文源铁青的脸显得骇人,他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没事。”

  “咱们继续逛花灯吧。”朋友顿了一下,忍不住劝道,“秦兄,没必要与几个小丫头计较。”

  与秦文源在一起的除了此人还剩一位,也跟着劝道:“是啊,小姑娘哭闹撒娇,笑笑就算了,咱们要是被人捕风捉影乱传可不好。”

  “捕风捉影?”秦文源脸色越发差了。

  那二人对视一眼,没再多说。

  以秦兄的聪慧,不会想不到那些。

  秦文源心头怒火腾腾,面上还算理智:“我知道。今日搅了大家兴致实在抱歉,你们逛吧,我先回去了。”

  与朋友分别,秦文源穿梭于人群中,走到灯火阑珊处停下,面无表情喊了一声“青砚”。

  “公子您吩咐。”

  “看到那几个闲汉了么?”秦文源冲某个方向抬了抬下巴。

  青砚看了一眼,下意识放低声音:“小的看到了。”

  “给他们一人五两银,让他们找林二姑娘与陈大姑娘聊两句。”

  青砚吃了一惊:“公子,这……这成吗?”

秦文源脸一沉:“怎么不成?”

 文学


  青砚一颗心直打鼓:“街上巡视的官差不少,要是抓到那些闲汉,把您说出来——”

  秦文源不以为意一笑:“告诉那些闲汉不要纠缠太久,赶在官差来之前离开就是了。灯会人山人海,等官差听到动静,足够他们好好聊聊了。”

  见秦文源主意已定,青砚不敢再劝。

  灯光稀疏处,几名闲汉目光灼灼,打量着流连游玩的人。

  他们在寻觅合适下手的目标。

  七夕这样的日子,意味着欢乐,也意味着危险。

  一些粗心大意的人可能被人盯上丢了钱袋子,落单的年轻女子或父母没注意的孩童,就可能落到人贩子手里。

  几个闲汉就在寻找衣着体面的人,趁着人多拥挤来个顺手牵羊。

  逛灯会的人,荷包不会是空的。

  “几位大哥——”

  青砚突然打招呼,把几个闲汉吓了一跳。

  还没开张呢,不可能是被人发现找上门吧?

  再看青砚一副小厮打扮,几人越发警惕了。

  “你有什么事?”

  “有件事想请几位帮忙。”

  “什么事?”

  青砚上去一步,对那为首的闲汉说了几句。

  为首闲汉皱眉。

  青砚忙道:“给五两银。”

  “这事弄不好要惹麻烦的——”为首闲汉有些意动。

  五两银并不少了,不过还能争取更多些。

  “与几个小姑娘聊几句而已,对几位大哥不是难事。”

  “惹来差爷,我们可要吃不了兜着走。你这五两银不好挣啊。”

  “几位大哥无需纠缠,只要让周围的人瞧见就成了。”青砚呵呵一笑,“刚刚可能没说清楚,是一人五两银。”

  “一人五两?”几个闲汉齐齐出声。

  “大哥——”一名闲汉忍不住喊了一声。

  不就是言语调戏一下小娘子嘛,调戏完就跑,一人就能得五两银子,这种好事哪里找!

  为首闲汉当即点头:“行,不过你要给五两银当订金。”

  “订金只能给二两。不过几位大哥放心,等我带你们找到那两个姑娘,我就去王记点心铺子旁的桂花树旁等着,你们事情办妥立刻来拿钱就是。”

  为首闲汉想了想,点头:“那就这么办。先说好了,你长什么样我可记住了,若是拿咱们开涮,早晚找上你。”

  “那哪能呢,既然请几位大哥帮忙,就是想把事情办好,我可不想惹麻烦。”

  “那走吧。”

  青砚往秦文源所在方向瞥了一眼,快步走向灯火明亮处。

  秦文源紧紧跟在几人后面。

  街上熙熙攘攘,人山人海,想找到人其实不容易,青砚得了秦文源提醒,直奔河边而去。

  七夕节也称女儿节,女孩子们会把装着巧果花瓜的小木船放入水中,祈求婚姻美满顺遂。

  按着不成文的规矩,富贵人家的姑娘与寻常百姓家的女儿放小船的河段稍有区分。

  此时河边已经挤满了少女,青砚看花了眼,终于找到了人。

  “看到站在一起的那两个姑娘吗,一个穿石榴裙,一个穿鹅黄衫子的,就是她们。”

  闲汉点头。

  “那就辛苦几位大哥了。”青砚交代完,悄悄回到秦文源那里。

  “办妥了?”

  青砚没了刚听到秦文源打算时的紧张,笑着道:“公子放心,都办妥了。那几个闲汉一听每人五两银,立刻答应了。”

  “那就好。”秦文源露出满意的笑容。

  为了避免被人察觉,主仆二人离河边并不近。秦文源投向河边的视线被来来往往的人遮挡,仍忍不住盯着那里。

  他的眼中有着期待,心头怒火消减不少。

  伶牙俐齿又如何,贵女被闲汉当街调戏,他倒要看看她们如何自处!

  “青砚,你去桂花树下等他们吧,钱事两清,省得将来麻烦。”

  “公子要留在这里?”

  秦文源微微一笑:“这样的好戏岂能错过,等我看个开头便直接回府,你办完事也直接回去。”

  青砚应了,往约定之处赶去。

  几名闲汉正往林好那里走,为首闲汉的肩头突然被人拍了一下。

  “谁?”闲汉一惊,立刻转头张望。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十分俊美的少年。

  少年唇角挂着没有温度的笑,声音低沉:“帮我办件事如何?”

  几个闲汉觉得奇了。

  今日是怎么了,一个接一个找上来,让他们办事。

  “我知道,有人给你们一人五两银,让你们与两位姑娘过不去——”

  为首闲汉大惊:“你是谁,想怎么样?”

  几名闲汉立刻把少年围起。

  身处包围中,少年神色自若:“别急,听我说完。”

  几名闲汉紧紧盯着他。

  少年笑了笑,手突然指向一处:“看到那个穿宝蓝长衫的年轻男子了吗?他就是出钱找你们办事的人。”

  好奇之下,几名闲汉从人来人往的缝隙中张望,果然看到一个身穿宝蓝长衫的年轻男子。

  “难不成他找了我们,还找了你?”为首闲汉看这少年气度虽觉不大可能,却实在想不出对方找上来的理由。

  “调戏姑娘多败人品。”少年语调轻缓,说出的话却如石破天惊,“我出十倍,给你们一人五十两,你们去把那穿蓝衫的男子调戏一下吧。”

  “什么?”

  几个闲汉以为听错了。

  “你要我们去调戏男人?”

  “五十两。”少年语气淡淡。

  几名闲汉交换个眼神。

  五十两,一人五十两!

  干了!

  “你要先给钱。”为首闲汉压下扑通扑通的心跳,脸上不自觉露出凶狠。

  这可是一人五十两,他们四个就是两百两。

  有这两百两,他们完全可以金盆洗手了。

  少年把一叠银票拍在为首闲汉手上。

  闲汉飞快点了一下,十两面额的银票一共二十张,正好两百两。

  他诧异看向少年。

  竟然全给了?

  “我嫌麻烦,懒得事后去桂花树下等你们,相信你们也是怕麻烦的人,对吗?”

  少年问得平静,几人却听出了威胁。

  “这是当然,咱们拿钱办事,公子大可放心。”为首闲汉笑道。

  这少年竟把刚才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而他们却无人察觉,这样的人自然不能得罪。

  再说,只给一人五两银子的穷鬼,想来不会出更多银钱来打动他们了。

  “兄弟们,走。”

 

本文标签:看别的男人玩自己娇妻

上一篇:细写开小车车的小说片段 白丝班长深夜被啪到娇喘不停

下一篇:老外那东西太厉害了(放牛娃初尝性事)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