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欧美牲交黑粗硬大 看老子这次不骑疯你

2021-10-23 08:25:4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风清听着夙止询问着这话的时候脸色变得有些紧张看了看颜薰儿却发现这时候的颜薰儿正在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时候风清抬了抬眼眸看到夙止正在盯着自己。

  “我们&

风清听着夙止询问着这话的时候脸色变得有些紧张看了看颜薰儿却发现这时候的颜薰儿正在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时候风清抬了抬眼眸看到夙止正在盯着自己。

  “我们……”

  风清正准备说着什么的时候颜薰儿突然抬起了头看着风清,突然将风清打断了。

  “我当时早上去找你的时候不是已经和你说了吗?”

  风清听着颜薰儿这样说有些狐疑的你在家额站在自己对面的夙止,夙止以为自己可以发现几人这几天在瞒着自己做什么,没想到还没被颜薰儿看出来了。

  颜薰儿看出来夙止已经开始怀疑几人了,风清听着颜薰儿说着这话的时候,急忙停住了自己正准备说着什么的嘴一脸警惕的看着夙止。

  夙止再次坐下看着几人都在打量着自己,夙止一脸无辜的看着离自己最近的颜薰儿,想到什么一样对着颜薰儿说到。

  “哦,我想起来了早上你走的太着急我都已经忘记了呢。”

  夙止说完之后便看着颜薰儿好像相信了自己一样对着夙止点了点头,便没有在继续问下去。

  夙止继续坐在那里寻找着合适的时机想要询问着颜薰儿几人这几天一直神神秘秘的在做什么。

  颜薰儿看着夙止一脸不愿意离开的样子便看向了坐在自己对面的风清,对着风清眨了眨眼睛正好被坐在颜薰儿身旁的夙止卡到了,不过风清没有在意。

  风清抬头看看床边然后起身走到颜薰儿屋子里面有窗户的地方,走到哪里一把推开了紧闭的窗子,这时候夙止却突然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在仔细听听好像确实是鬼夙宫暗卫在找自己的声音。

  “颜薰儿,我看着今日这天色也不早了,既然今天有所突破那我就先行离开了,等到日后我在来吧。”

  颜薰儿看着一切都在自己的计划了面,自己刚刚担心的样子早已经没有了,颜薰儿起身来急忙对着风清说到。

  “好,那我就不留你了,等到改日你我在聚。”

  颜薰儿说这话的时候脸上面带微笑很是好看,风清没有理会站在一旁一直盯着自己看的夙止,笑意更深了对着寝室点了点头便离开了颜薰儿的房间。

  站在颜薰儿房间外面守着的丫鬟看着这几日来频繁出入自己家小姐房间的风清,再次迎接了上去,面上毫无表情的对着已经走出来的风清说到。

  “公子这边请,奴婢将您送到门口。”

  风清听着站在自己身后的丫鬟说着话风清便停下了脚步然后看着刚刚在自己身后的丫鬟走到自己前面的时候,风清便跟着丫鬟走着。

  虽然风清不喜欢别人跟着自己但是这里是沉香楼所以自己需要给颜薰儿面子勉强跟着丫鬟走出来沉香楼外面。

  “好了,你去起和颜薰儿打声招呼。”

  风清离开的时候突然想到什么又转过身子和经常跟在颜薰儿身后的丫鬟说着。

  丫鬟离开之后风清走到旁边的小巷子里面看着从里面走出了一个黑衣人是自己安排在这里守着颜薰儿的暗卫。

  “这几天有没有出什么问题。”

  风清对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暗卫询问着这几天颜薰儿的行踪。

  “并没有出什么意外,这几日里来很是正常,只是今天早上属下看到一个男子进了沉香楼,那人是拍卖会老板身边的红人。”

  “好了你继续在这里守着吧,有什么消息及时汇报。”

  本来风清是知道颜薰儿也收到了拍卖会请柬的事情但是听到暗卫说着是那个男子亲自来的时候风清还是不免得惊讶了一番。

  “果然沉香楼现在在整个京城都是一个神一般的存在。”

  风清离开了小巷子边走边自言自语的说着自己心里话,说完字迹风清似乎没有意识到自己嘴角勾了起来,现在的街市上面虽然几个人很是寥寥无几,但是有几个姑娘看着风清还是忍不住的想要靠近风清。

  风清来到了拍卖会中,在拍卖阁中的掌柜看到了风清急忙将风清请到了一个房间了面没有过了一会房间里面再次走出来一个人,那个人带着一个银色面具,看上去很是瘆人。

  “你今日是来卖东西的吗?”

  那个男子缓缓开口,只不过这个声音却不和男子脸上带着的面具一样让人害怕,要是小姑娘听到男子的声音的话一定会被男子的声音迷到的。

  这时坐在男子对面的风清看到这一幕似乎不是很惊讶,满脸平静凤看着男子,风清没有回答男子的问题男子在没去说话。

  “你们这里过几日拍卖的悯生酒在京城只有一壶吗?”

  没有过了多长时间坐在对面的风清询问着自己心里的疑惑,在颜薰儿房间看到悯生酒的后风清的心里就开始有了这样的疑惑。

  那个戴着面具的男子听到风清问着这样的问题,心里面很是不解,因为当时他们遇见这一壶悯生酒的时候并没有看到其它处有同样的酒,所以他现在也敢断定只有拍卖会这一壶。

  想到这里,那个戴着面具的男子抬了抬头,对着风清说到。

  “对,是只有我们拍卖会这仅此一壶。”

  戴着面具的那个男子说完之后,可以看到坐在自己对面的风清皱了皱眉头,这时候那个男子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便急忙询问着风清。

  “难道公子你在哪里见过和我们拍卖会上一模一样的东西吗?”

  因为风清在早之前就知道他们这家拍卖会有一个规矩。就是他们所拍卖的东西在整个大陆都仅此一件。

  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他们的拍卖会才会很是受欢迎。

  有很多慕名而来的人都来光临这个拍卖会,所以他们拍卖会变成了京城最大的一家商会。

  就连皇宫都想要与他们合作,只是这个幕后人不知道是谁,竟然连皇帝的旨意也敢违抗,但是皇帝知道自己被违抗之后,竟然没有大发雷霆,而是好像知道拍卖会会这样回应。

  风清想到这里的时候有些疑惑,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将这件事情说出来,因为自己确实是不确定,再颜薰儿手里的那一壶悯生酒确实是真的。

  “难道公子听说过其他的悯生酒或者是见过其他的悯生酒。”

  这时候,坐在风清对面的那个带着面具的男子不经想到,难道自己眼前的这个男子是见过第二壶吗,所以才会这样问自己。

  想到这里,那个男子急忙询问着自己面前的风清希望从风清的口中可以得出自己现在找回来的这个悯生酒到底是不是天下绝此一物。

  风清听到自己对面的男子这样询问他,没有说话只是在想着当时颜薰儿房间的那一壶悯生酒。

  “不知道可否将悯生酒拿出来给在下瞧一瞧。在下瞧过之后便知道到底是否真的有第二壶”

  风清看出自己面前的男子听到这话之后,有些犹豫,但是他现在如果下定决论,就说认识那里的悯生酒确实是第二壶。

  但是万一颜薰儿拿到的那个悯生酒是假的,那么自己又该如何解决这件事情了,毕竟拍卖会身后背景很是强大,要是自己说的是假话,那么自己肯定在京城待不下去的。

  男子心里想着要是这悯生酒先让一个人见到的话,如果他传出去的话,那么这壶悯生酒的价钱一定会被压下来,想到这里的男子不禁皱了皱眉头,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该怎么做。

  而这时候的风清却想到了,要是颜薰儿那里的悯生酒是假的话,那么他该如何救夙止呢。

  所以自己来这里一探究竟,到底有没有第二壶,因为在当时风清确实知道这个人的来头,所以才会如此的相信自己对面的这个男子。

  “我先考虑考虑,现在离拍卖会的进行之日还有两日,如果在两日之中,我想好的话我会再找人约你见面,如果我不同意的话,那么就在拍卖会上见那个悯生酒吧。”

  坐在风清对面的男子说完之后,便起身离开了。

  这时候风清也没有强留,因为自己本不是为了谋取什么利益,所以才这样说的。

  自己只是为了帮助颜薰儿搞清楚那个悯生酒到底是真是假,风清从拍卖会出来之后,回到了自己住的客栈里面。

  问谁的房间里面等到风清离开之后,只剩下颜薰儿的师傅和夙止三人坐在那里一直不说话,就时候的夙止突然听到了自己暗卫传给自己的暗哨声音便朝窗外看了看。

  颜薰儿看到了夙止一直看的窗外便询问他。

  “你难道现在有什么事情吗?”

  颜薰儿说完之后,夙止看了看颜薰儿便再次扭过头去,夙止在心里面想着要是颜薰儿现在自己离开他的话,那么颜薰儿会不会出什么意外。

但是这时候夙止突然看到了坐在自己对面的师傅,便想起来了,这里还有第三个人,那么师傅肯定会保护颜薰儿的。

 文学



  “我现在出去有点急事等到我回来的时候我们再仔细谈吧。”

  颜薰儿看着夙止要离开的脚步并没有阻拦,而是在心里后悔着自己怎么样风清离开了。

  要是风清现在没有离开的话,三人可以继续讨论美人蛊的事情,不过想到这里颜薰儿又看着还在一旁吃着糕点的师傅,突然没了希望。

  问谁看到夙止离开之后便准备让师傅回他自己的房间,这时候在埋头吃的东西的师傅却突然抬起了头来,早已没有了刚刚玩笑的感觉,一脸严肃。

  “你真的以为师傅好糊弄吗?”

  师傅说完之后,颜薰儿急忙坐到了椅子上面,乖乖听着自己师傅教训的自己这个画面很像是小时侯,师傅教训自己一样。

  出来的夙止,来到了那个小巷里面,这时他看到了一个黑影,只是那个男子似乎看到了自己之后便急忙离开了。

  夙止急忙转了个弯,没有去小巷那里,看到自己的暗卫站在房顶上面,用手示意着他让下一个接头地点。

  而这时候,站在小巷里面藏起来的黑衣人看到夙止走了出来,便想着跟上去,只不过跟了一路,就被夙止甩掉了。

  黑衣人想到风清临走时的吩咐,边急忙回到客栈找到风清。

  风清看到黑衣人突然来到自己所住的客栈里面,以为是颜薰儿出了什么事情呢,一脸焦急的看着黑衣人。

  “颜薰儿难道出了什么事情了?”

  黑衣人看着自家主子这么着急的那个沉香楼的老板有些疑惑,自己主子和那个姑娘到底有什么关系。

  但是黑衣人知道自己来的目的不是这样的便急忙对着站在自己面前的风清说到。

  “属下看到了从沉香楼出来的一个男子,那个男子就是经常和沉香楼老板在一起的那个男子,但是属下跟着跟着便被那个男子甩掉了,想到主子便急忙回来和主子报告。”

  风清听完之后便让黑衣人离开了。

  风清听到这个消息的实惠并没有太大的疑惑因为他本来就感觉夙止凤身份肯定不一般,所以能将训练有素的暗卫甩掉还是很正常的。

  现在风清在想的就是夙止为什么要出去,出去是为了见什么人,想着想射风清转身回到房间,在回去的时候将房间的门朝着里面上了锁。

  在风清所住的客栈往东一百米出有个茶摊,现在的夙止已经来到了这里等着自己的暗卫来这里接头。

  没过了一会从从远处走来一个男子,身着浅绿色衣袍,俊朗的面容惹得在街市上的几个姑娘频频回头打量着男子。

  只见男子缓缓的走向了夙止所在的茶摊,夙止看了看男子,男子走到夙止桌子面前坐下了,夙止看到男子坐下之后才对着站在一旁正忙着的老板说到。

  “老板来一壶上好的茶水。”

  老板听着夙止的口音,端着茶水走到了两人面前,询问着两人。

  “看两位口音不像是本地人啊!”

  老板说完之后等着两人回答可是两人一直没有说话,老板似乎有点不开心但是还是强装着笑容,夙止看着老板站在两人面前一直不走,便像是想到了什么便对着站在旁边的老板说到。

  “老板,茶水钱是多少。”

  夙止说完之后便将自己随身带着的钱袋拿了出来,暗卫看着自家主子的钱袋似乎和上次的不一样,暗卫心里默默的想着想必也是未来的宫主夫人给宫主绣下的。

  站在一旁的老板也看到了夙止的钱袋,但是他可没有像暗卫一样欣赏着夙止的钱袋,他想的是夙止的钱袋很鼓,想必一定是富商家的儿子,而且自己先前听到地口音像是外地人,那么这回自己可以捞一笔了。

  “客观,一锭五两银子。”

  老板说完之后就看到夙止并没有和自己理论这时候只是在钱袋里面掏着钱,老板嘴角笑意已经掩饰不住了,似乎在两人离开之后这个老板就会仰天长笑一般。

  “主子……”

  坐在夙止对面的暗卫想着就连大酒楼的茶也没有这么贵,便想着提醒自家主子不要上当受骗,夙止听到暗卫出声的时候抬起眼眸看了暗卫一眼,正准备拿银子的手,拦住了暗卫正准备说出来的话。

  夙止将袭击掏出来了一锭银子放在桌子上面,只是这时候的老板以为夙止真的是啥子便想也不想对着夙止就说到。

  “客官,还差五两银子。”

  老板虽然知道这一锭银子可以买他一个茶摊,但是他以为自己今天一道贵人了所以还在不知好坏的问夙止继续讨要着自己刚刚说的那五两银子。

  夙止抬起了眼眸看着自己面前的这个老板汗流夹背的样子,默默的不说话继续在钱袋里面取着钱。

  “公子,这着茶水怎么可能要那么多钱。”

  终于坐在两人旁边了一个女子面色羞红的看着夙止,替夙止打抱不平,对着夙止说完这话之后,双眼一瞪圆鼓鼓的很像两只核桃似的看着老板。

  老板看着突然有人来到绕自己赚钱的生意,很是生气对着坐在夙止旁边的那个女子就说到。

  “我就收,你们今天也要给我这么多要不然你们就别走了。”

  老板说完之后将自己手中的一个铲子扔向刚刚瞪着自己的那个女子,女子看到突然飞过来的铲子急忙一躲,躲开之后便再次瞪向了老板,瞪了好一会之后便忙匆匆的跑开来了。

  “你且先将你受得的银子递给我,我给你换一个。”

  夙止突然说话,使得这时候站在两人旁边的老板愣了愣,老板有些疑惑心里想着要是这个男人将银子拿回去不给自己了怎么办,但是夙止将自己手里的钱袋抬了抬,让老板看到夙止钱袋里面的金子。

  “好好好。”

  老板一边应承着夙止一边将自己手里的银子递给夙止,这是夙止再次从钱袋里面去了一个铜钱放在了桌上。

  “你拿走就好。”

  老板看着客人给自己放下的铜钱,一时间怒火冲天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是自己唯一的反应就是让夙止把银子交出来。

  “你这个人,想要白喝茶吗?”

  老板一脸怒气的看着夙止,质问着他,夙止此时将自己手边的铜钱往老板的面前推了推,夙止挑眉看向老板,好像是在说这不是吗?

  老板看着一脸无所事事的夙止,很是生气往前走了几步似乎是想要动手,不过这时候坐在夙止面前的男子将自己腰间的佩剑拿了出来。

  “哐当”一下暗卫将自己身上的佩剑摘下来放到桌子上面。

  “大侠饶命。”

  老板说完之后便一颤一颤的急忙离开了,突然老板似乎想到什么一样再次跑回来,坐在夙止面前的暗卫一为老板要做什么,急忙伸手拿住自己的佩剑拿着再次回来的老板。

  “客官别误会,我是来去茶水钱的。”

  老板说完之后一把将放在夙止面前的两个铜板拿走了,拿走之后的老板站在远远的一旁看着两个男子在说着什么。

  “真是倒霉,到嘴的鸭子飞了。”

  老板想到当时男子交给自己的一锭银子变成了现在的两个铜板,突然老板有些生气好像想要抬手将那两个铜板扔掉的时候,老板缩了缩手还是没有将铜板扔出去。

  “这次找我是出了什么事情。”

  夙止没有在注意着远处的老板,转眼看向自己面前的暗卫询问着暗卫这次来是未来人什么事情。“是为了拍卖会的事情,在拍买会上有糖糖小姐母亲的一件遗物,但是糖糖小姐现在生病了变让我在告诉您,这次一定要拍下那件琉璃珠。”

  夙止听着自己面前的暗卫说着这句话,最后总结了一下夙止抬头询问着暗卫。

  “糖糖怎么了。”

  暗卫听着夙止说着这话嘴角不留痕迹的勾了勾,再次对着夙止说到。

  “糖糖小姐这几天恐怕得了厌食症一般,整日不吃不喝。”

  夙止听着糖糖这么严重神情瞬间紧张了起来,看着自己对面的暗卫。

  “这么严重。”

  夙止看着自己对面的暗卫询问设糖糖的情况,暗卫看着自家主子听到糖糖小姐一脸焦急的样子,想到糖糖小姐来之前交代给自己的任务务必要将夙止带回到鬼夙宫中。

  “那主子你今天和我回鬼夙宫吗?”

  暗卫一脸期待的看着夙止这时候如果夙止回答着暗卫要和暗卫一起晦气的话,暗卫一定会高兴的跳了起来。

  鬼夙宫。

  夙糖糖坐在铜镜面前看着镜子里一脸惨白的自己,心里暗自高兴这次夙止哥哥回来看到自己这副样子一定会心疼自己然后再鬼夙宫多留几日,想到这里夙糖糖看着镜子里面的自抿嘴一笑。

  “小姐,这是你要的小零食。”

  等到夙糖糖回到床上的时候从门口走进来一个人侍女,手中拿着一个小小的碟子,在碟子里面放着一个很小的糕点糖糖看到的时候急忙上前想要将盘子接过来,谁知这时候突然在门口传来一声。

  “太医来了。”

本文标签:欧美牲交黑粗硬大

上一篇:肉多 巨H公交车 性奴鞭打屁股奶头调教

下一篇:王妃撅屁股含玉势 跪下拉开拉链含着吸出来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