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邻居新婚少妇真紧:嘬弄她的小奶头高H

2021-10-22 14:21:4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你能拿出什么报酬?”他很关心这个,毕竟关系到了钱。

  “都可以,你开口,我还价,都可以商量。”

  孙天仁想了想,还真有点动心,主要是可以赚钱,不过最后

“你能拿出什么报酬?”他很关心这个,毕竟关系到了钱。

  “都可以,你开口,我还价,都可以商量。”

  孙天仁想了想,还真有点动心,主要是可以赚钱,不过最后要是摇头否定了“可惜我还要上学,没时间。”

  “时间上你可以不用担心,”梁小英接着说道“咱们之间的可以形成一种赏金模式,我有需要的话会给你们发布任务,然后你们再根据自身情况来决定要不要接这个任务。”

  “大家都很忙,没必要去迁就谁,只要双方时间合适,然后在利益条件上一拍即合,最后达成协议,这样的合作方式,你觉得可行吗?”

  孙天仁咂摸了一下梁小英的话,感觉还真可以啊,以后要是有空,就可以在他这里接接单,赚点零花钱嘛。

  “还可以,这种方式确实挺适合我的。”

  “那就好,我这边已经有你的电话了,要是我哪天去国外出差,会有人专门联系你,你要有空的话就可以谈条件了。”

  孙天仁端起酒杯,与梁小英砰了一下“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对于梁小英为什么能知道自己的电话号码,孙天仁也不感到意外,毕竟之前就有人冒充快递给他打电话,只要有利益,在这世界上还没有什么是能绝对保密的。

  这时,服务员端着两盘煎牛排上来,摆在梁小英与孙天仁的桌前。

  看着眼前那块没有完全熟透的牛肉,孙天仁苦恼了起来。

  听说吃这玩意儿需要刀叉的,可自己不会啊,到底哪只手拿刀,哪只手拿叉,完全没有概念。

  这种局面下,孙天仁只能看着梁小英,看他是怎么吃的,自己再学着来。

  可让孙天仁没想到,梁小英并没有拿起刀叉,而是直接让服务员拿来了一双筷子,然后用筷子压住牛肉,再用小刀将牛肉切成小块,最后再用筷子将牛肉夹到自己嘴里。

  孙天仁看的目瞪口呆,好像哪里不对啊,不由得问道“是这么吃的吗?”

  梁小英一边咀嚼着嘴里的牛肉,一边说道“这样更方便嘛,毕竟筷子才是我们最熟悉的,用着也最顺手。”

  然后他看孙天仁一副无从下手的样子,笑着说道“爱怎么吃就怎么吃,直接用手抓也行,反正都是吃饭,哪有那么多条条款款,开心就行。”

  这话孙天仁倒是爱听,这西餐的规矩也真是大,就吃个饭而已,什么都要规定好,当年的蟠桃宴上都没有这么麻烦。

  随后孙天仁也就不管那么多了,随手拿起刀和叉,也不管到底该哪只手拿,只要顺手就行。

  胡乱的将牛肉切成小块,然后用叉子叉起一块就往嘴里送,还别说,这牛肉煎的还挺好吃,肉质鲜嫩,汤汁也调的很好。

  “你就穿这身衣服来吃西餐?”

  最后孙天仁还是没忍住,想知道这个梁小英到底是怎么想的,穿着人字拖就来西餐厅了。

  梁小英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装束,不解的问道“怎么啦?有问题吗?”

  孙天仁瞅了一眼这里的其他食客“吃这玩意儿不是的穿正装吗?像他们一样。”

  梁小英无所谓的笑了笑“就下楼吃个便饭而已,穿什么正装,有那功夫我还不如自己做了。”

  孙天仁“......”

  好家伙,别人西装革履的来享受美食,感受优雅,而你则是下楼吃个便饭,差距有这么大吗?

  “再说了,这家店我是大股东,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别人管不着。”

  ......

  饭后,梁小英给了孙天仁他的私人电话,然后将杨权的住址给了孙天仁“咱们合作愉快?”

  孙天仁欣然一笑“合作愉快。”

  离开西餐厅之后,孙天仁拒绝了梁小英派车送他回家的好意,然后自己去赶地铁。

  在地铁上,孙天仁给辛月打了一个电话,要她帮忙查一下梁小英这个人。

  虽然自己没有什么证据,但他始终觉得梁小英不像表面的看的那么简单,一个拥有修行者作为下属的商人,怎么看都不太正常,甚至在第一眼见到他的时候,孙天仁都感觉自己有点莫名其妙的心悸。

  这种感觉他很久没有遇到过了,久到他都有些忘记,当年在一众神佛面前,自己也就是一个小弟弟而已。

  回到家,刘芸馨与刘仁理父女俩已经做好了晚饭,就等他了。

  “干什么去了?出去就是一整天。”吃饭的间隙,刘仁理对孙天仁问道。

  “没干什么,就转了一圈。”

  “听说前几天咱家冲进来了几个人?”

  孙天仁看了一眼刘芸馨,后者心虚的不敢瞧他“没事,都解决了。”

  刘仁理点点头“那就好,不管什么事,别扯进家里来。”

  “嗯,知道了。”

  “那个李平就住咱家对面?”

  孙天仁“嗯,之前是,但现在出国了。”

  刘仁理冷笑一声“跑的挺快啊,要让我碰到,非揍他一顿不可,都跑到老子眼皮子底下来了,胆子可以。”

  这一下孙天仁沉默了,不敢再言语。

  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自己一根手指头就能将刘仁理给灭了,但真事到临头的时候,面对他却感到很心虚,真就像儿子见到老子一般,提不起半点反抗的念头。

  “以后那些麻烦事就不要再往家领了,过好自己的生活,比什么都重要,外面的是是非非,真的不重要,相信我,不然你会后悔的。”

  这算什么,人生格言还是生活领悟?面对刘仁理半威胁,半劝告的言论,孙天仁只闷头吃饭,看着有些狼狈。

  心虚是一方面,可跟多的是不知道该怎么与刘仁理说,他什么都不知道,也什么都不清楚,说再多可能都是对牛弹琴。

  饭后,趁着刘仁理洗澡的时候,刘芸馨带着歉意对孙天仁说道“对不起,我都给爸爸说了。”

  孙天仁微笑了一下“没事,他是这个家的一家之主,该知道。”

  “你不会怪我吧?”

  “不会,”孙天仁伸出手揉了揉刘芸馨的额头“又不是什么大事,怎么会怪你呢?”

  “那你今天干什么去了?”

  “就出去转了一圈啊。”

  “走着转的?”

  “打车啊。”

  “应该很辛苦吧,一整天都在外面,没吃没喝的。”

  孙天仁仰着头,豪迈的说道“那哪能!过得好着呢,不用担心。”

  这时,孙天仁的心突然咯噔一下,貌似药丸!

  “你哪来的钱?”刘芸馨气势陡然一转,怒目相对“我记得我没给过你钱,你怎么打的车?哪来的钱吃喝。”

  孙天仁“......”

  孙天仁佩服的看着此时一身浩然正气的刘芸馨,好心机啊!先作弱势状,让自己放松警惕,然后突然切入正题,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女人,你的名字叫阴险。

  无奈,孙天仁只得将从朱天那里得来的两沓美刀以及一部分软妹币乖乖拿来出来“上一次我的外套不是借人了吗?今天人家还了我钱,全在这了。”

  刘芸馨将信将疑的拿起那两沓钱“美刀?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

  这下刘芸馨才满意的点点头“那我就替你收着,一个男孩子,身上带这么多钱干什么?不安全。”

  眼看着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私房钱就这么掉入了刘芸馨的口袋里,孙天仁的心都在滴血,但又无可奈何,面对着她那双犀利的眼神,连个不字都不敢说。

  “全都在这里了?”最后,刘芸馨还是有些不放心,确认性的问道。

  “真的都在这里了,不信你搜。”欲哭无泪脸。

  刘芸馨满意的拍了拍胀鼓鼓的荷包“不用了,我相信你。”

  深夜,等到刘芸馨与刘仁理睡熟之后,孙天仁又偷偷了溜了出来。

  还好,自己留了一个心眼,没将钱全部上交,留了一部分,不然今晚原定的计划就得因为资金不足而被迫取消了。

  按着梁小英给的杨权现在躲藏的地址,还真有点远,要没钱打车的话,难道腿着去?

  想想就觉得憋屈,自己好歹也是一堂堂大仙人,现在为了区区几十块钱都苦恼不已,跌份啊!

  现在的他非常期待梁小英那能有活,自己也好财务自由一下,不用过得这么憋屈。

  ......

  “师傅,能打折吗?”看着计价器上的数字,孙天仁试探性的与司机师傅讨价还价一下,毕竟钱不多,能省一点是一点。

  师傅看着孙天仁,一脸的平静,良久“要不......咱们去衙门谈?”

  站在无人的街道上,孙天仁愤愤然的不停吐槽,现在的人,一点都不质朴,什么都要斤斤计较,还动不动就要报官,市侩的很......。

  杨权躲藏的地方是一个高档小区,这里也并不是他的产业,难怪不论辛月怎么查,都没能查到这里。

  翻过小区围墙,走到杨权家楼下,孙天仁抬头看了一眼“18楼,只能坐电梯了。”

  现在那无处不在的监控摄像头让孙天仁很厌烦,他平时也在刻意的去躲避这些摄像头。

  而在电梯里,躲都没处躲,所以电梯也就成了他最厌恶的场所。

  不过面对18楼的高度,最后还是不得已选择了电梯,倒不是说爬不动楼梯,而是......他发现,在这个时代生活的越久,人也就会变的越懒。

  无处不在的高科技设备虽然方便了大家的生活,但也让很多人变得懒惰起来。

 文学

皎洁的月光透过窗户,照射进这个小小的房间。

  孙天仁站在月光下,看着床上此时衣衫不整的一对男女。

  四周万籁俱静,只有断断续续的鼾声在房间里回响。

  睡梦中的杨权似乎感受到了什么,猛的睁开眼,看到背对着月光的神秘身影,冷汗刷的一下就流了出来。

  他赶忙起身,慌乱的在枕头底下去掏什么东西。

  “是在找这个吗?”孙天仁把玩着手里的手枪,露出一副打趣的面容。

  见自己一直随身携带的手枪现在却跑到了别人手里,杨权的内心恐慌到了极点,颤颤巍巍的站起身,紧张的靠着墙壁,看着眼前那个月光下模糊的身影问道“你是谁?”

  与此同时,他的内心也深深的叹了口气,在江湖混的,迟早都得还,这样的情况,曾经无数次的在他的梦里出现过,但真正发生的,今天却是第一次。

  “躲了这么多天,现在不记得我了?”孙天仁微笑着回答。

  这时,床上的女人也被吵醒,揉着眼睛,先是眼神朦脓的看了一眼靠在墙边的杨权,然后转过头看着孙天仁的身影“你谁啊?怎么出现在我家的?”

  孙天仁冲她笑了一下,然后果断的一个手刀劈在她的颈部,刚刚才有些清醒的女人,就又睡倒在了床上,不动弹。

  这种场合,女人不需要出现,否则大吵大闹的,反而会误事。

  在击晕了女人之后,孙天仁还不忘偷瞄了一眼,不得不说,身材是真的很棒。

  “你干什么?”见女人被孙天仁击倒,杨权着急的上前查看“你对她做了什么?”

  “放心,只是晕过去了而已。”

  随后孙天仁打开屋里的灯,光亮的突然出现,杨权下意识的用手遮住眼睛,很狼狈。

  “咱们谈谈吧,”

  孙天仁边说,一边顺手拿起床上薄薄的杯子,盖到女人那玲珑有致,近乎赤裸的身上,然后坐到一旁的椅子上,微笑的看着还处于惊慌之中的杨权“今天要解决问题。”

  杨权确认了女人没什么事后,看着孙天仁,慢慢调整自己的情绪,让猛烈跳动的心肝渐渐安定下来。

  “不是来杀我的?”

  一个能无声无息跑到自己床边的人,其目的肯定不简单,按江湖规矩来说,这种情况一般跟绑架或者暗杀脱不开。

  再说,按孙天仁展现出来的实力,要杀自己还真的是易如反掌。

  自己都躲到这么个犄角旮旯里了,还是被找了出来,而且还神不知鬼不觉的跑到了自己的床前,鬼鬼祟祟的看着自己睡觉。

  想想就浑身直哆嗦,怎么就惹了这个煞星呢自己?

  虽然自己在麻城这一亩三分地上还有些势力,但说到底也仅仅只是普通人而已,在面对修行者的时候,还是一筹莫展。

  而自己最大的依仗邢天雷,刚被胖揍了一顿,现在还不知道躲在哪里疗伤,并且走之前还千叮咛万嘱咐的要自己躲起来,别想着反抗,现在的自己只是一个丧家之犬,毫无还手之力。

  孙天仁噗嗤一声笑出来“杀你?真要杀你的话你还能在这和我说话?”

  “那你来干什么?”

  “都说了嘛,谈谈啊,咱们心平气和的捋一捋。”

  “怎么谈?”

  孙天仁抓了抓头,脑海里慢慢组织语言“谈嘛......我先问你,咱们之间有仇吗?”

  杨权想了想,然后摇头“没有。”

  “那......有没有你欠我或者我欠你的?”

  杨权还是摇头“没有。”

  “咱们之间有没有什么利益冲突?”

  “没有。”

  “既然没有私仇,没有利益冲突,也互不相欠,那就好谈了呀。”

  “但是我弟弟......。”杨权想了想,还是出声提醒一下。

  “他呀,”孙天仁扬了扬头“那是他自找的,谁让他没事来招惹我,还拿我家人威胁我,没杀他已经算我仁慈了,只打断了四肢,接好,修养几个月就没什么事了。”

  然后他顿了顿,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冰冷的眼神直直的看着杨权“你~说~呢?”

  杨权吓的一哆嗦,连忙说道“是的,是的,是他自找的。”

  见杨权这么上道,孙天仁满意的点头,孺子可教,不愧是大哥,察言观色,见风使舵 ,这些基本操作都没忘,职业素养还在。

  “还有那天那个修行者,我也只是打伤了他,并没有废他的修为,更没有要他的命,这事也就算过去了?”

  “嗯嗯,过去了。”

  “那咋们就没有任何的恩怨了?”

  像一个木偶一般,杨权只顾着点头“没了,没了。”

  本来就没有要报仇的心思,躲还来不及呢,现在又被人堵在家里,成了案板上的五花肉,哪还敢提什么恩怨。

  杨权的表现让孙天仁很欣慰,看来不用上什么手段了。

  “行!这件事到这就算解决了,也不枉我大半夜的跑这一趟,也打扰了你休息,怪不好意思的。”

  “没事,没事,以后常来玩。”

  “不过......”本来一团和气的孙天仁突然变脸,凶神恶煞的看着杨权“以后要让我发现你还有报仇的打算,除非你直接弄死我,不然......我今天能悄无声息的来到你的卧室,到时候我就能干净利落的宰了你,知道了吗?”

  “知道,知道,绝不敢有什么报仇的念头,不敢!”

  “那就好,”孙天仁又转怒为笑,轻轻的拍了拍杨权的肩膀“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有什么事相互照应一下,来,互相留个电话号码,有事直接打电话。”

  其实这次来找杨权,孙天仁也是抱着打一棍子给颗枣策略,来找他和谈的。

  首先是要解决问题,让这件事就此打住,不让人威胁到刘芸馨与刘仁理。

  再有就是他准备在这个城市给自己找一个帮手。

  自己孤身一人来到这个时代,除了一身无双的本领之外,就再无他物。

  这次的这件事也提醒了他,没有属于自己的势力,办事是真的不太方便,这次也全靠着辛月在电脑上一点一点敲击,才能解决问题。

  所以,他需要帮手,即便有龙潭安保与官府可以依仗,但毕竟他们都是官方组织,有些事还是不太方便。

  而杨权这个地头蛇就是他最佳的选择,有实力,地头熟,脏活累活都能干。

  不说收服,即便只是公平的合作,对孙天仁来说也是大有裨益的。

  与杨权交换了联系方式之后,孙天仁语重心长的说道“老话都说多个朋友多条路,你混迹江湖这么多年,应该也懂得其中的道理,现在咱们就是朋友了,以后多多关照?”

  杨权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赶紧点头哈腰的说道“朋友,朋友,多多关照,多多关照。”

  “那行,那我就不打扰了,你睡你的,不用送。”

  说着孙天仁就拉开了卧室的门,往外走,杨权也很听话的站在卧室里,目送孙天仁的离开。

  可就在孙天仁刚穿过客厅,正往门口走的时候,客厅里灯忽然打开了。

  明亮的灯关霎时充斥于整个房间,让已经完全放下戒备的孙天仁都有那么一瞬间的失明。

  一个女孩睡眼朦胧的站在另一个房间门口,呆呆的看着不远处的孙天仁,两人四目相对,都懵住了。

  在看到客厅灯亮的那一刻,杨权忽然明白了什么,脸色惨白,慌慌张张的跑了出来,将女孩拉到自己身后,一脸哀求的看着孙天仁“我女儿,她什么都不知道。”

  杨权很紧张,面对手段诡异、实力强大的孙天仁,自己宝贝闺女的突然出现,让已经放松下来的情绪再次变的紧张起来。

  十几岁的少年,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在不了解对方人品的情况下,就怕自己这漂亮的闺女会引起对方一些不好的遐想。

  不过事情的发展并不像杨权猜想的那样,而是忽然拐了一个弯,跑偏了。

  “孙天仁?”女孩瞪着眼,眼神中满是不可思议,仿佛见着鬼一般“你怎么在我家?”

  这一刻,孙天仁彻底懵逼了,尴尬的捂着眼,讪笑着,万万没想到,在这里还能碰到熟人,天底下竟然还有这么巧的事吗?

  早在进屋之前,孙天仁就用神识探查过屋内的情况,两个房间,其中一个里面睡着杨权与一个女人,另一个房间里睡着一个女孩。

  不过孙天仁并没有在意那个女孩,匆匆一瞥,连样貌都没有细瞧,也就没有发觉她竟然是熟人。

  见自己的宝贝闺女叫出了孙天仁名字,杨权很意外“你们认识?”

  女孩点点头“认识啊,我同班同学。”

  孙天仁继续捂着脸,在这样的场合碰到自己同学,尴尬是肯定的。

  没错,这个女孩就是自己与刘芸馨的同班同学,叫什么名字他不清楚,但这张脸肯定是熟悉的。

  而她就是那个被张雅顶下来的前任班长,虽然以前没有什么交集,但都在一个班级,抬头不见低头见,肯定是不会认错的,没想到她竟然是杨权的女儿。

  孙天仁“真......真巧啊,你也在这。”

  女孩“是......是挺巧的,呵呵。”

  孙天仁“睡......睡了吗?”

  女孩“喝......喝口水。”

  孙天仁“天还有点冷。”

  女孩“是啊,月亮真亮。”

  “......”

  一段牛头不对马尾的对话,让气氛变得愈发的尴尬,孙天仁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关键是,该怎么向她解释自己大半夜出现在这里的原因?总不能实话实说吧?

  其实我跟你爸有仇,这次来是准备杀他的,不过我们最后和解了,还互相留了电话号码,以后同舟共济,共渡难关......。

本文标签:邻居新婚少妇真紧

上一篇:高H玩弄花蒂尿出来:啊 啊 小杰 用力 车里慧琳

下一篇:日本RAPPER潮水真人版(顶到)全文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