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朋友老公的比自己老公的大 两个人一前一后攻击舒服吗

2021-10-21 14:14:2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弄醒他。”

  阿落用矿泉水淋他脸上,睁开的青年正是徐枫,一脸惊恐。

  “你们要干什么!”

  三位杀手从他身上明显感觉到害怕和胆怯。

  &l

“弄醒他。”

  阿落用矿泉水淋他脸上,睁开的青年正是徐枫,一脸惊恐。

  “你们要干什么!”

  三位杀手从他身上明显感觉到害怕和胆怯。

  “刚刚参加工作的小医生,前途无量,呵呵。”准备唱红脸的是阿落。

  他们已经有了一盘稳妥的“好棋”。

  “徐枫,是这个名字吧,也不跟你废话,毕竟你还要赶回去救人,我们要杀人,大家都很忙。”时间拖久对他门尤为不利。

  黑哥一看就是坏人脸,他说要杀人,没人不信。

  “帮我们做一件事,把这包东西加在候三生的午餐里,无色无味,没有任何病理迹象,保证查不出死因。”

  “不可能!你们要害他,就不怕我报警!”

  “年轻人,注意你说话的态度,要是惹恼我大哥,分分钟钟弄死你。”胡子扯住他头发,就是两巴掌。

  “啊……”长这么大,第一次被人打脸,徐枫瞪大眼睛,一脸愤怒。

  “我让你瞪,我让你瞪~”反手又是重重的几巴掌。

  青年平日里的圈子哪经历过这种人,再坏,挺多吵两句,背后骂两声,动手打人都少见。

  “誒~别打了,年轻人,讲义气,他也没错,可能还不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小弟弟,我至少比你年长20岁,什么大风大浪都经历过,有时候,做人一定要审时度势,今天,这事让你遇到了,你就必须做个决定,要么你死,要么他死。”

  “你们……你们……是什么人?”

  “我们是坏人,要杀人的坏人。”

  黑哥手里玩起一把折叠刀,在他眼前来回翻飞。

  “坏人杀人从不需要理由,就说你答不答应吧。”胡子用手臂从后面楛住他的脖子,只要胳膊使劲一想换,脖子就会断掉。

  当然只是吓唬他。

  “我不答应。”脸涨的通红,生哥对他有恩,只要他逃出去,立即报警。

  “哇~噗~”腹部狠狠挨了一拳,疼得他弓起身子。

  “看来,你还不太了解坏人的手段。”

  “阿落,把摄像机和工具拿出来。”

  黑哥自己动手扒了他的衣裤,徐枫拼命挣扎,怎奈手脚都被绑的死死,嘴里塞了一粒兵兵球大小的塑料球。

  只能发出“呜呜”声,和流口水。

  他们这是要拍裸照威胁他,眼泪哗哗往外流,内心无比恐惧,万般耻辱……

  “拍几张照不够,看看这是什么。”

  徐枫倒吸一口凉气,拼命摇头,身体也疯狂扭动……

  看到那东西……宁可马上死掉。

  “不要这么抵触,不然你会很痛的,做医生的,都懂吧,呵呵呵。”

  恶魔的笑声……在闪光灯下更加恐怖……

  “放心,只要你乖乖照做,照片和视频全都会销毁,我以杀手的职业素养对你发誓。”

  杀手还有职业素养??实在可笑!

  “将来还要娶妻生子的吧,候三生那种人,留着也是祸害,不管你了不了解他,我都可以肯定告诉你,他杀过的人绝对不少!”

  怎么可能,徐枫不信,不管他们现在对自己说什么做什么,他都不会照做,大不了身败名裂,一死了之。

  医院监控里,人头攒动,半天才找出他 ,和一名戴网球帽的人,不知道说些什么,跟着那人快步走出大厅。

  外面很长一段路,不在监控内,或者被那人带进盲区。

  “真的出事了!”

  “警官,那人好像是他。”医生手指着大厅外走进来的青年。

  大高个一眼就能认出,只是走路姿势很怪异。

  体内被装了窃 听器,只要他稍稍表现出异样,或者十分钟内,没听到候三生的声音,视频和照片都会传出去。

  很快被几名寻找他的白大褂围住,他们只知道警察找他急事,其他内情一概不知。

  “阿枫啊,你去哪啦,急死我们了,找了你好几圈……”

  “快跟我们上去,有几位警察同志找你,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有事的话,和我们说,我们都会帮你……”

  “嗯嗯,我们都帮你……”

  青年眼眶湿润,坏人和好人,都能让人哭,前者是恐惧的哭,后者是感动的哭。

  有位叫余痴儿的小说家,写过这样一句话,人们感动的样子,就是他们最美的时刻。

  这时的他才真正明白那句话的含义。

  坏人坏到骨头里,善尽天良,心狠歹毒,这种人渣,他为什么要怕!

  候三生已经包扎好伤口,看到徐枫第一眼,心里就“咯噔”一下。

  他整个人仿佛脱了形,魂魄虽说还在身体里,却岌岌可危,随时会散掉。

  一定受到巨大的惊吓才会这样,俗话说,人吓人,吓死人,指的就是吓散魂。

  “阿枫……”

  不知为何,强烈的危险感袭来,他的神魂都在震颤,怎么回事?

  候三生后退几步,把阿谜揽进怀里。

  徐枫突然停下脚步,他还没来的及喊出那声“生哥”。

  转身跃出一大步,飞出凉台。

  “轰!”

  半空中的人被炸的血肉四溅……

  他被骗了!身体除了窃 听器,还有一颗炸弹,听到候三生的声音,杀手们就引爆炸弹。

  身体里“嘟嘟”声,就是他在这个世界听到的最后绝响。

  在场的人全都大惊失色,候三生双眼发直,愣在那儿,一动不动。

  跑回走廊的王芙蓉,以及站在两头的魏季开他们脸色卡白,呼吸几乎停止。

  余阿谜这次真的被吓到,惊恐的眼里涌出热泪。

  早上还给自己买了一大桌好吃的……现在就没了……

  “阿枫!”候三生的神魂连声大喊,把他散掉的魂魄聚了回来。

  手指掐诀念咒,音从法随,一圈一圈泛着金光的光晕将他套在其中。

  “阿枫,我带你回去。”

  离开身体的魂魄因为散开过,灵智几乎全失。

  “妈的!王八蛋!这群杀手该拉出去千刀万剐!”王芙蓉气的用拳头砸墙。

  媒体很快赶到,一天露脸三次,百岛市的治安,已经到了人心惶惶的地步。

  薛局的怒吼电话,几乎把王队的耳膜震破,这件事,把市长,副市长,市委书记全部惊动。

  医院是什么地方,是老百姓看病救命的地方,是绝对不允许有半点差池的地方!

  神魂归位,候三生眼底泛起深深的愧疚和伤心。

  “三生,你怎么了,我喊你半天,你都不应。”她哪有喊半天,明明是把脸埋在他衣服上哭了半天,男人居然一点反应没有。

  “是我连累了他,也连累了你。”再这么下去,他真的很怕,阿谜也会出事。

  “候顾问,医院周围全部布控,你有没有好办法。”王芙蓉焦头烂额,脑袋里一团乱麻。

  “我们太低估他们,根本毫无人性,现在布控没什么用,爆炸一响,他们就会离开。”

  “你的意思是,他们就连……就连有没有炸死你,都不派人查看?”

  “他们的作风,绝不会冒险。”通过这两次袭击,候三生看出来,他们只会不折手段牺牲别人。

  “他们会不会杀个回马枪。”许昌明也是老警员,思维敏捷,看问题独到。

  “那就彻底歇菜了我,要一撸到底喽,鬼知道他们手里还有多少无人机炸弹。”

  王队这回算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饭碗,原本以为,抓了三名国际杀手,可以立个大功,没想到弄成不可收拾的局面。

  “这事,又不是你的责任!你两天加一起没睡三个小时,大家的眼睛都是雪亮的,放心,兄弟们会帮你抗住。”

  抓住人心,许昌明瞬间在王芙蓉心里拔高好几个档次。

  不过,许昌明,真心佩服他。

  “唉,好兄弟,可是上面只看结果,尽人事听天命吧。”

  “队长,队长……”小警员抱着一束玫瑰花跑过来,没把话讲完,他们全都往后退了一圈。

  “站住,别动!”要不是来人,他认识,差点就拔枪。

  “王队??”

  “哪来的花?往后退,退门外去。”炸弹把大家都变成惊弓之鸟,突然冒出来鲜红鲜红的花,是有些吓人。

  万一是炸弹,一屋的人全废了。

  “是个男的给的,说交给一位叫余阿谜的姑娘,就能抓到杀手……”

  候三生率先走上去,他没有感觉到丁点危险意识。

  “侯爷……”许昌明想阻止,已经来不及。

  余阿谜也走了过去,花是给她的吗?

  卡片上写着行字,“杀手在溯源咖啡店斜对面,7棟顶楼,一间毛坯房內,火力充足,希望你平安!”

  是蛇公子!

蛇公子想让候三生死,可是他不想让阿谜出事。

 文学


  杀手的行事作风,简直比妖类还没人性,若是在不出手帮他们,恐怕他真的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

  对付妖类,像砍瓜切菜,怎的对付几名同类,如此狼狈!

  难不成,人比妖还可怕?

  的确如此,三名杀手的段位,不比恐怖分子低,最精良的武器,最先进的通讯设备。

  即便是知道藏身地点,抓捕难度也相当大。

  特种部队,防爆员,消防队,救护车全部出动。

  还有一个头疼的问题,将那栋楼里其他住户安全转移。

  势必会打草惊蛇。

  候三生的神魂,潜进去,看了一圈,他们身上不知刻了什么符文,竟然能隐去另一个界面的身形,也就是说,小鬼王他们根本看不见。

  而且,符文能量很大,候三生都无法靠近。

  徐枫的死,对千岁雪打击不小,听说杀手就在斜对面,拉都拉不住,以她现在的妖元力,足可以抗衡五千年的大妖。

  “雪姐,就算是为了阿枫你也不能去!”候三生不想看着身边的人死的死,伤的伤。

  “你怕符文,我未必怕,我要亲自给阿枫报仇!”

  “不关符文的事,那条蛇妖若是真心要帮阿谜,为何不杀了他们,因为他知道,破坏人间秩序会遭受天谴,我们也一样,分分钟会遇到雷劫。”

  “是的,千岁雪,稍安勿少,人类的事,还是让人类自己解决吧,他们已经出动了军队,这三人必死。”

  李卫国也想给他报仇,但是,明目张胆的杀人,触犯天地禁忌,为了三个杀手,赔上自己,太愚蠢!

  余阿谜被两名警员保护,在二楼,候三生家里,小乔也在。

  桌上还有没吃完的汉堡,看着让小姑娘,又是一阵子伤感。

  就连大黑狗无敌都发出“嘤嘤嘤”的声音,好似在哭。

  “这里就是侯爷的家,咖啡店在楼下真是方便。”小乔随意看看,两间主人房倒是没进去。

  “小乔姐 你们的工作,和他们不大一样,对吗?”阿谜指了指坐沙发上的警员。

  “怎么说呢,其实也一样,都是惩奸除恶,打击犯罪,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安全。过程和方法有些不同罢了。”

  “哦”女人似懂非懂点点头。

  开锁声响起,不用问都知道,唯一有钥匙的人回来了。

  手里提着一袋吃的,打开来,居然只有一个人的份量。

  “三生?你给自己买的?”

  “给你买的,赶紧吃。”他一点食欲没有,但是不能让她饿肚子。

  “可是,小乔姐,还有他们……”

  早上赶去宁星辰那,到小区门口无人机袭击,到医院出事,他们基本上都没空出时间吃饭。

  现在让她一个人吃,是不是有点太……不懂人情世故。

  “呵呵,没事,你快吃吧,我们……不饿。”

  “咕~噜~”

  小乔话音刚落,不知谁的肚子,不争气,直接打脸。

  他们何止是饿,实在是又累又困又饿。

  “呵呵,我也不饿”。

  十分钟后,候三生再次回来,手里拎了几大袋快餐。

  几人围着方桌,狼吞虎咽。

  刚刚不都说不饿吗?

  要不,怎么说,阿谜对他影响很大呢,若是四年前的他,肯定不会顿悟。

  “轰!!”巨大的爆炸声,把一屋人都震的一颤,一颗心瞬间提到嗓子眼。

  “我下去看看。阿谜,你好好待着,千万别乱跑。”

  七栋顶层毛坯房炸了个大窟窿,三名杀手发现异常时,已经转移了一大半居民。

  好在,从上到下进行,不然现在就麻烦了。

  困在房里的三位,背着装备,想要一层一层炸下去,从一楼突围。

  没想到,下面几十把机关枪对准了炸开的洞口。

  “阿落,任务失败。最后这条信息一定要传回去。”

  事实上,他们的卫星通讯已经受到干扰屏蔽。

  “黑哥,我只能用智能手机试试。”

  “我也试试,兄弟,下辈子咱们别再见了,我胡子没什么爱好,只有两样,钱和女人,这辈子也够本了,但愿能投个好胎!”

  “投好胎,别做梦,我们要去地狱继续做兄弟吧,有个全尸就不错。”

  “对了,我们哪里出了纰漏,死也要死个明白。”

  “来的这么快,有的放矢,就是炸了那名小医生之后暴露的,我们的行踪没人知道……”

  “有没有可能是蛇公子。”胡子凭直觉猜,他想不出,谁还能这么快找出他们。

  蛇妖天生对气味的敏感度极高,而且和他们接触过。

  “那只能趁着,我们去医院的空档,不然逃不出我的视频监控。”

  “没理由,他和我们目的相同,背叛村长,借他一百粒蛇胆也不敢,哈哈哈”阿落笑的眼泪都出来。

  到死他们都没想到任务失败的原因。

  解除警戒,是一个小时后,半个小时前,候三生就收到消息,三位杀手全部咬破毒囊而死。

  魂魄没等到引魂的黑白鬼官,就入了千岁雪腹中。

  因为提供了杀手的藏身地点,王芙蓉戴罪立功,年底可能还会得到嘉奖,这个功劳太大。

  三位是五个国家通缉的sss重犯,犯案总共78起,杀人159名。

  王芙蓉自然不会忘了候三生,和他那位美丽的未婚妻。

  “喂~侯顾问,今天我做东,请你们特能组所有人去德馨楼喝酒,你可一定要来啊!”

  德馨楼搓一顿,至少要三,五千,本市最高档酒楼之一。

  王芙蓉平时买包烟都挺节省一个人,偶尔还跑去局长办公室混几包,足矣可见,这份感激之情,发自肺腑。

  “没空。”候三生哪有那个心情,阿枫的后事,还有他的残魂都需要处理。

  “别呀,侯顾问……。”

  “嘟嘟嘟……”直接挂断,没两分钟电话又响。

  “候爷,晚上来德馨楼聚一聚,京城几位老哥,都盼着和你见上一面,就当给我个面子……”

  “嘟嘟嘟……”

  捏了捏眉心,他都不知道,应该怎样把阿枫的骨灰拿给他父母。

  阿谜洗头洗澡出来,一边擦头发,一边接电话。

  “喂,小乔姐,嗯,我知道那里,吃顿饭可贵了,好,不用来接,我们自己去,好,一会见。”

  候三生直皱眉,这是已经答应人家的节奏啊。

  每次都这样,问都不问他的意见。

  “三生,快点,帮我吹头发,我们六点去德馨楼吃饭,嘻嘻……”

  “不去。”

  “怎么了?你中午都没吃,打算饿死自己吗?”湿漉漉到头发,靠了过去,滴的他衣服上都是水。

  “要去你自己去。”

  “吖,什么态度你,那给我吹头发,弄好了我就自己去。”

  想的美!男人抖抖衣服,站起身,走出去凉台。

  迎面的风,吹到衬衫上湿掉的那块,一阵阵凉意。

  她一点不体谅他,凡事都惯着她,几时才能懂事。

  五分钟后,女人搭着半湿的长发,穿了一身粉色小洋装,抹了唇彩,拎起小包包。

  赤着脚,轻轻点地,一步一步靠近鞋柜,她想神不知鬼不觉的溜出去。

  “你知道吗,阿枫才25岁。是因为我,他才会遭遇不测。他的亲人很可能接受不了这么大的打击,我现在哪有心情去应酬去喝酒!”

  声音在背后响起,女人直缩脖子,准备和他据理力争,不过听他说这些话,心里也挺难受。

  “三生,你不要自责,你也不想的,嗯,所以,你不用陪我,我吃完就回来,然后给你打包。”

  “你也不许去!”

  “我……我都答应人家了。不好食言……”

  知道他现在情绪低落,要是平时,女人一准会生气。

  “好,你要去的话,以后,我,我便不会再来找你。”今天他要硬气一回,看看是吃饭重要,还是他重要。

  “绝交??”女人美眸里闪现一抹不可思议,为了这点小事吗?

  “我没说绝交,只说不来找你。”男人立马后悔,她是唱反调的祖宗,怎么就忘了!

  “那我先去了,让那么多人等我,不好意思,说不定还有警队的小帅哥。”

  候三生气的鼻子都歪掉,一把扯过她的胳膊,拉进浴室里。

  恨恨的拿起吹风筒,帮她吹头发。

本文标签:朋友老公的比自己老公的大

上一篇:坐着震动器写作业 岳下面要高潮了赵兰梅

下一篇:学长晚上吃我的小兔兔视频 不想痛就把腿分到最大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