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湿 短文300字左右|把它堵在里面给我生个孩子

2021-10-20 09:48:5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就是青姿学园的前体育老师范卫国。

他喜欢超恶劣的恶作剧,比如半夜溜进别人家屋子,不偷不抢,专门挠主人的脚心,被发现就发出丧心病狂的大笑跑掉——号称“

就是青姿学园的前体育老师范卫国。

    他喜欢超恶劣的恶作剧,比如半夜溜进别人家屋子,不偷不抢,专门挠主人的脚心,被发现就发出丧心病狂的大笑跑掉——号称“丧病魔人”。

    此时此刻,两名魔人被杨刃叫到冬山湖旁的停建工地里,隐身于废楼和碎钢筋之间。

    “你……是叫杨刃吧?你的关系网能够找到我俩,看来你也不是等闲之辈。”

    丧病魔人范卫国首先开口,人到中年的他,不搞恶作剧的时候居然看上去还挺正常的。

    破破烂烂的砖头垒成窗户,夕阳余光从其中射来,露体魔人徐天明的风衣随风微动,让杨刃担心下一秒就会污染自己的眼睛。

    “哼,要不是因为我欠了赞助商很多钱,你开出的价码根本就吸引不了我!”

    徐天明身材超好,脸长得也剑眉星目,如果肯正常谈恋爱肯定有女生喜欢……可惜是个变态。

    曾经在刘千鹏开创的中海文武学校上学的徐天明,出演过电影《替身侠》的男二号,拿过一些体育厂商的赞助。

    结果他作为露阴癖变态的事情从小道消息泄露以后,遭到了赞助商的索赔,徐天明的父亲徐金胜深恨于儿子不争气,拒绝替他还钱,导致徐天明欠了一屁股债。

    事业不顺导致徐天明重操旧业,每当接到催债电话以后,就披上风衣外出寻找猎物。

    冬妮海依和三迷妹上次在金胜跆拳道馆附近,就是这样成了露体魔人的牺牲品。

    “天明老弟不必焦躁,既然杨刃肯花大价钱雇咱们,有钱不赚不是太可惜了吗?”

    丧病魔人年纪比徐天明大不少,却和对方兄弟相称,属于变态相惜。

    “毕竟我在冬山市策划各种丧心病狂的恶作剧,道具也需要花钱。用来冒充大便的花生酱也快用完了……”

    杨刃半个身体隐藏于黑暗之中:“只要你们按我说的做,钱不是问题。”

    徐天明说:“青姿学园安保人员很多,恐怕只有陆瑟出了学校我们才能有所动作。”

    “对呀,”范卫国附和,“我从青姿学园离职时,跟何校长签了「保证不回到青姿学园恶作剧」的保证书,如果不遵守的话对我的名声很不好的!”

    杨刃心道:你都是丧病魔人了还顾及自己的名声?

    “嗯哼——丧病先生你不方便进入青姿学园,那么就在校外对陆瑟和他的后宫团进行骚扰吧,至于露体先生……”

    “小小年纪竟然有什么后宫团!可恶!”

    范卫国插了句嘴,随后若有所悟地摸了摸自己藏在脂肪下的腹肌。

    “不叫真名还真是有专业人士的素养……以后我们也互称「丧病先生」和「露体先生」了!”

    杨刃耐心等待范卫国说完,才继续刚才对徐天明的交代。

    “至于露体先生,你并没有对青姿学园校长有过什么许诺,也不见得有学生认识你,为什么不伪装成上帝信徒,从管理较松的小教堂那边入手呢?”

    “有点东西……”徐天明沉吟片刻,“据说教堂里的修女也是陆瑟的后宫团之一,那么我就多展示一下自己的长处,多吓吓她们吧!”

    “你们要多制造危机,让陆瑟和他的朋友们陷入混乱,暴露出隐藏的本性——但不要从肉体上伤害他们。”

    “那是当然!”范卫国昂首挺胸,“我们俩可是冬山市魔人中格调最高的两个!不如说战斗力也是最高的!”

    关于战斗力这一点,丧病魔人并没有说谎。

    徐天明以家传的跆拳道为基础,早年间通过爬楼偷女孩内衣获得了超强的臂力和脚力,将自身武术统合成了“内衣大盗跆拳道流”,威力极其恐怖。

    范卫国则是在全运会上取得过名次的前乒乓球运动员,成为体育老师后经常被其他科目抢走课时,导致全身精力无处发泄,成为了潜行入户,挠人脚心的变态。

    创意百出的恶作剧不光需要脑力,也需要体力,范卫国虽然近来稍有发胖,但原本的体质摆在那里,反应和力量都远超常人。

    “所以说,我们只要对陆瑟和他身边的人进行长期不间断的骚扰,不论效果如何,都可以得到你许诺的那些钱?”

    “没错,”杨刃十分大方,“你们的账户现在应该已经收到订金了。”

    “那就好,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出发!”

    丧病魔人转身要走,又被杨刃从后面叫住了。

    “我得到的情报有一部分比较模糊……据说冬山市还有一位「正义魔人」,是曾经打败过露体先生的那位阴阳散手武馆的代师傅叶麟,也不敢正面对抗的……”

    “你的情报错了。”曾经在青姿学园任职的范卫国摇头,“那个正义魔人不是我们这一边的……”

    ※※※

    马警官自从盯上野生动物走私大案后,亲自在金家小别墅周围盯梢,啃面包啃出了不少口腔溃疡,却没发现什么确凿证据。

    “可恶!给我继续盯着,我就不信他们一直不露出马脚!”

    青姿学园则担心校内有白蚁,由黄柏发找来的除虫人员进行了除虫药喷洒,因此星期五只上了半天课,就让大家离校自由活动去了。

    理香作为剑道社社长,被社员们请求陪着去商店挑选剑道用具,理香觉得这是自己身为社长的义务,不能拒绝。

    焦青青立即盯上了落单的陆瑟,强迫陆瑟跟自己去看电影。

    “上次你和理香看电影害得我被处罚,难道不应该抚慰我受伤的心灵吗?”

    “明明是你偷别人电影票才被处罚的好吗!”

    爱丽丝知道这件事以后也强烈要求去跟顾问去看电影,陆瑟推辞不过,只好带着她俩去了。

    也邀请了安芷但她没来呢……联系到小娟老师的奇怪举动,安芷的情况还真是令人担心啊

陆瑟没有去恒基商厦内部的电影院,而是去了东城区动物园旁边的帝豪电影院。

    近来被林氏集团收购的帝豪连锁电影院,在冬山市有三家,分别在东城区、湖心区和江北。

    如果上次去的也是帝豪电影院,工作人员应该就不会把焦青青这个林氏集团二当家的女儿给人赃俱获了……
 

 文学

    之所以没去距离学校更近的恒基商厦,是因为理香和剑道社成员们在恒基商厦二楼挑选商品,遇上的话比较尴尬。

    反正焦青青算是童年伙伴,爱丽丝是比实妹好100倍的小可爱,带着她们去看电影也不算背着理香偷腥。

    焦青青自爆身份后,工作人员立即给了陆瑟他们三张免费电影票,由林光政请客陆瑟绝对不会不好意思。

    “怎么回事?这张离谱的宣传画是怎么混进里边去的!?”

    领好了电影票附赠的爆米花,从宣传走廊前往2号激光巨幕放映厅时,陆瑟看见一个大堂经理模样的人在批评手下员工。

    员工手里刚从宣传墙上揭下来的电影海报,名字赫然是《星球大战·淫力觉醒》——导演曹晶。

    曹导演这是在哪里拍的星球大战魔改电影啊!版权方迪士尼法务部十八铜人正在赶来的路上啊!而且这种片子不可能公开上映,你这是收买了帝豪的员工让他们替你宣传吗?

    离谱的电影海报,在宣传墙墙上也不止这一张。

    附近还有一张海报是“夸父追日”神话传说的娘化版《夸母追日》,一个身材火爆的女巨人做奔跑状,底部还有一行文字:颠覆传统父权社会的超现实主义大片!

    等一等啊!这女巨人衣不遮体,还一脸痴女相,她追的到底是哪个“日”啊!这是不是也是曹导演出品,根本不可能在院线上映的大毒草啊!

    焦青青嗤笑一声:“切,这么喜欢娘化……最近白象电池也出了娘化形象,可她的象鼻子到底藏哪儿了?难不成在裙下吗哈哈哈哈——”

    如此儿童不宜的电影海报,爱丽丝偏偏仰着脖子死盯着看了半天,那意思大概是想证明:自己不是小孩子完全可以看成人电影吧?

    然而如果不是小孩子,根本不必仰着脖子看这些普通高度的电影海报吧……

    “嘿!周五下午没什么人,这场电影几乎是咱们包场啊!”

    在放映厅里选了中央部的好位置,焦青青坐在陆瑟右边,爱丽丝坐在左边,一个绿发一个金发,对黑发的陆瑟左右夹攻。

    焦青青一离开学校,立即就换上了跟红裤袜配套的带锁链的小马甲和皮质短裙,只是嫌热没有穿钉子靴,而是穿了一双以前穿过的厚底粗高跟鞋。

    这是……难道因为前日里被阿雪说个子没她高,所以要穿高跟鞋自欺欺人吗?

    而且不像林琴那样经过常年穿高跟鞋的训练,驾驭不了细高跟,只能穿厚底粗高跟鞋啊!

    不过咖啡色的颜色和红裤袜搭配还不错就是了……

    爱丽丝和陆瑟一样,只穿了青姿学园的校服,上半身不穿外套只穿白衬衫的穿法。

    男生在衬衫上系蓝领带,女生则是在衬衫上系一条红领结。

    陆瑟的领带是黑色的,是林琴要求他长期穿戴的“电击领带”,陆瑟并不是非要在没有监督的情况下也遵守承诺,而是希望借此习惯重量。

    至于为什么要习惯重量,习惯到就算在黑暗中也能从衣柜中正确拿出来,就绝对不是可以对任何人讲起的事情了。

    有电的地方,就有奥丁的耳目。

    “哼,爱丽丝穿校服顾问也穿校服,这样一来就是情侣装,情侣装!”

    “做梦吧,你们俩顶多算兄妹装!”

    选来选去,今天适合三人看的电影只有《5个扑水的少年》,这是一部翻拍片,陆瑟若干年前看过日本原版,算是为数不多陆瑟能看得下去的青春片了。

    “本土演员的主要问题,是身上的肌肉比日版差好多啊……”

    “行了凑活看吧,你也不是什么肌肉男!”

    焦青青吃苞米花吃得嘎吱乱响,幸亏放映厅里人少,最近两排都没有人。

    “咔哒、咔哒”

    在吃苞米花声的间隙,陆瑟听见身后有若有若无的奇怪声音,回头去看,只见到一个男人把自己藏在厚重衣服下面,手里貌似有什么拍摄器械。

    “这个距离应该拍不到女生们的走光照……是在盗摄新上映的新片吗?”

    陆瑟不觉得自己有举报盗摄者的义务,反正这里是林光政(仇人兼岳父)的产业,有损失更好。

    但是这个盗摄者中途换了好几次位置,有时来到侧面,有时去到前排,手里的器材虽然不发出快门声,但屡次对准了陆瑟三人。

    “这像是狗仔队的作风啊!我们光明正大地来看电影,就算是被你拍到也没什么可怕的……但这样随便你拍也不是我的作风!”

    “青青,你注意到了有人一直在偷拍咱们吗?这是你的主场,赶紧叫上工作人员把他逮住!”

    “好嘞!不是怕错过剧情的话我刚才就揍他了!这家伙身材不高,我一个人就能收拾!”

    焦青青霍然起身扑向盗摄者,对方倒也机警,没等焦青青近身就连滚带爬地跑掉了。

    “切!知道我是有名的青青姐惹不起,算你有眼力!”

    无功而返的焦青青回来以后还自吹自擂。

    爱丽丝看东西很容易入迷,此时的她被剧情吸引,除了抱紧陆瑟的左胳膊,偶尔吃一粒爆米花以外,对外界的事物全不在意。

    看过日文原版的陆瑟就没那么认真,他用右手托着下巴想了一下。

    “这个盗摄者让我想起冬山市以前有一个喜欢偷拍女性裙底的「盗摄魔人」,他销声匿迹了一段时间,难道又重出江湖了?”

    “偷拍裙底?”焦青青脸上的不可置信要大过吃惊,“虽然姐的裙子够短,可是他距离咱们最近的时候也有十多米,用什么三体星的技术能够偷拍裙底啊?”

    “的确不可能。”陆瑟说,“所以他的行为很令人费解——难道是你父亲派来的,关心你安全的保镖在拍照留证吗?”

    “切,他才没有那么无聊!跟我约会的男人才需要保镖呢!”

    “别以为爱丽丝是木头人。”

    朝粉嫩嘴唇里塞了一粒爆米花的爱丽丝,目光并没有离开电影屏幕。

    “顾问没有跟你约会,顾问是在跟爱丽丝约会,你就是个没用的电灯泡。”

    “你才是电灯泡!不,连当电灯泡的资格也没有,你是拖油瓶!”

    “电灯泡电灯泡电灯泡——”

    “拖油瓶拖油瓶拖油瓶——”

    跟焦青青斗嘴的爱丽丝不但完全不像大人,焦青青仿佛也返回幼儿园时代了。

本文标签:湿 短文300字左右

上一篇:淦自己的100种方法图片|最爽的交换疯狂的交换

下一篇:胶水粘住下面不能尿作文|给父亲一次可以吗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