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1最热门(把两只小兔子吸红肿)最新章节列表

2021-10-18 15:21:5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快,快过来,创前街……”二子说到这里就没有说了。

  “喂,老大……”风仔对着手机大叫着。

  可他哪里知道,二子好不容易

“快,快过来,创前街……”二子说到这里就没有说了。

  “喂,老大……”风仔对着手机大叫着。

  可他哪里知道,二子好不容易才挣脱出麻袋,刚好遇到自己的手机响,他用没有断的左手艰难地按了接听键,然后喊救命的。

  可二子的断腿断手太痛了,说不了几句话,又躺倒在地上喘着气。

  “风仔,老大怎么了?”其他混混着急问道。

  “出事了,我们赶快走。”风仔不再多说,往着前面的创前街跑去。

  宵夜档老板见风仔他们几个人跑了,急忙叫道:“喂,你们点了东西,怎么跑了?”

  原来,大家都有点饿了,以为二子就来了,所以就点了东西。

  但毕竟二子是老大,那些粥和小炒上来之后,大家都没有吃,等着二子过来。

  所以,老板才这样说。

  风仔气愤骂道:“我们都没有吃呢,先等一下,我们有急事要处理就回来。”

  风仔也就是这样说说而已,至于回不回来,那是后面的事情了。

  当风仔他们看到躺在地上抽搐的二子,急忙扑过去:“老大,你怎么样了?”

  清醒过来的二子痛苦地说道:“我被别人伏击了,他们用麻袋套着我,用铁管打我……”

  “娘的,肯定是铁手他们干的。”风仔气愤地叫着。

  “他们还说我昨天嚣张了。”二子想到对方临走时说的一句话。

  “没理由是那个北佬司机。”风仔摇着头,“他们走长途的,哪里找得到几个人在这里伏击你,且也不熟悉你的情况。”

  刚才风仔听二子所说,是人家已经知道二子这个时候出来,才在暗处等候伏击。

  试问一下,如果是外地人,怎么知道二子这个习惯呢?

  “对,一定是铁手他们干的,借用了北佬司机的名义。”其他混混纷纷点头。

  二子惨叫一声,说道:“现在不要讨论这个,你们赶快送我去卫生院啊。”

  于是,这几个混混七手八脚地把二子抬到镇卫生院。

  今晚刚好是何小蕾值班,当她看到二子这情况,不敢接收,跟风仔他们说道:“病人的病情很严重,我建议你们送去县人民医院。”

  “那可以用卫生院的救护车吗?”风仔问道。

  “这个可以,到时你们缴纳运送费用就行了。”何小蕾说道,“另外,你们可能要先准备几千块钱,像病人这种情况,这骨头有点麻烦了。”

  那右腿好像可以接驳回来,但是右手的话,看着情况就很严重了。

  风仔听说要几千块钱,脸上露出愁容。

  在几个混混的商量下,只得给二子的父亲打电话。

  没过多久,二子的父亲骑着一辆破旧的摩托车过来。

  当他看到二子的情况,双手颤抖着不知道放在哪里。

  “叔,医生说要赶快送去县人民医院,我们没有钱。”风仔不好意思地说道。

  他们这些混混平时都是好吃懒做,有架一起打,有饭一起吃,又不去干活,哪里有什么闲钱?

  “我,我刚才问了邻居借了三千块,我家有两千块,我们现在就去县人民医院。”二子父亲抓紧左手的黑袋子,估计钱就装在那里。

  “那好,我们现在去县城。”风仔还是有点义气,与二子父亲坐上救护车往县城赶去。

  第二天的中午,铁手几个人在春哥大排档里兴高采烈地坐着。

  “老大,现在事成了,我们今天是不是要去接手创前街了?”老书兴奋地问道。

  铁手摇头道:“这件事情不急,从现在开始,我们没有什么事情,尽量不要进到创前街。另外,你们暗中传播一下二子的事情,说他们那天打了北佬司机,人家报复他了。”

  “好。”老书点点。

  长毛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老大,二子的手下跟别人说,是我们打二子的。”

  “他们说,你们就相信了吗?傻瓜,直接否认,且你们说是二子那天打了人家,还问人家要钱,人家不服气才请人打他的。”铁手冷笑着,“反正你们不承认,他们还能拿我们怎么样呢?”

  “我问了人,听说二子的右手只能接一段,估计是残废了。而右腿就算可以接上,但起码要三个月后才能正常行走。”老书的眼睛亮了。

  估计二子是没有什么能耐了,正常人主要靠右手,而二子的右手废掉,以后哪还能与人打打杀杀,肯定被别人淘汰,更不要说能当上老大了。

  长老问道:“老大,那我们什么时候接手创前街。”

  “不急,起码要在十天之后吧,要不然别人会说我们的。”铁手冷笑道。

  创前街很快就是他们的囊中之物,那里会给他们提供不少钱。

  一到下午放学,岭水中学的教室就开始热闹起来了。

  难得有一个这样的晚会活动,学生们当然要好好排练节目,不能让别人小瞧他们的班级。

  初二(4)班,马志峰叉着腰站在讲台上指手画脚:“志东,你赶快搬,磨磨蹭蹭的,难道不吃饭吗?”

  马志东一边搬着桌子,一边苦着脸说道:“峰哥,这个时间点,我的肚子当然饿了。”

  朱成胜身为班长,一下课就跑了,说搬桌子这些事情,应该由体育委员去做。

  这可是粗重活啊,要把班里的所有桌子凳子搬到墙壁那边,清空一块空置位置出来给韦秀琴她们唱歌跳舞。

  等她们排练完了,还要把桌凳给搬好,且是原来哪里的位置就摆在哪里,这非常考究人的。

  你说峰哥傻不傻,像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怎么就抢着去做呢?现在回家吃饭不香吗?

  “男子汉大丈夫,就算饿点又有什么呢?你赶快搬,人家还要等着排练呢。”马志峰指着马志东的鼻子骂道。

  这时,另外八个跳舞的女生也在帮忙搬桌子,站在讲台上的韦秀琴看着过意不去,也想下去帮忙了。

“韦秀琴,你不要下去帮忙,让志东搬就行了,他有力气,一个顶俩。”马志峰劝着韦秀琴。

 文学


  马志东一听,气得快要吐血了。

  什么他的力气大,你峰哥的力气才大呢,一个顶我两个。

  “峰哥,你下来帮忙吗?我们早点干完,早点回家啊。”马志东可怜巴巴地看着马志峰。

  他怎么越看马志峰,越像个包工头。

  “你怎么干活有那么多话……”马志峰想狠狠地教训马志东时,韦秀琴叫住他。

  “马志峰,你这么有力气,怎么站在这里当监工呢?”韦秀琴白了马志峰一眼,自己走下去了。

  说真的,他们如果能搬快一点,就能快点排练,这可以为大家争取更多的时间。

  马志峰见韦秀琴都走下去搬桌凳了,他也只得走下去。“韦秀琴,其实我是想跟马志东说,我就下去与大家搬的。我有的是力气,搬得很快的。”

  为了显示自己真的有力气,他非常勤奋地搬桌子。

  因为他的力气大,所以搬得非常快。那些女生两个人抬一张,他已经一人搬了两张。

  摆好后,韦秀琴就放有原音唱的《潇洒走一回》,接着为大家解说跳舞的动作。

  当时李快来要求韦秀琴排练的歌曲一定要健康向上,不能是爱情歌曲,毕竟是中学生表演的节目,如果她唱一首情歌的话,显得不对劲。

  李快来建议最好是红色革命歌曲,意义非常好。

  但韦秀琴这些年轻人,哪会同意呢?

  他们觉得太老套了,估计上去表演这样的歌曲,会被学生们嘲笑。

  经过韦秀琴她们的挑选,最后定了这一首歌曲,李快来也同意了。

  毕竟潇洒走一回嘛,也是正能量,后面有点暗喻感情,但还是偏回到潇洒走自己的人生。

  同时,也是暗示着初二(4)班这些学生,只有往前走,才能潇洒地走出自己的人生。

  韦秀琴不愧有音乐的天赋,她不但唱歌好听,在跳舞上也很有自己的见解,她准备开始在音乐的前奏时,与另外八个女生一起跳舞。

  在快要到唱歌词时,她才走到前面唱歌。这样的安排非常不错,一下子就能吸引出大家的眼球。

  且韦秀琴的安排是她是全白健美服,另外八个女生是全黑健美服,大家的额头上绑着一条红色丝带,非常耀眼。

  马志峰津津有味地看着韦秀琴的排练,都忘记坐下来看,一直站着。

  马志东走到马志峰的身边,小声道:“峰哥,我们回去吧。”

  “回去?”马志峰愣了一下,不由瞪了马志东一眼,“人家女生都没有跳完舞,我们提前回去,显得工作不负责了。”

  哼,什么工作不负责?如果韦秀琴不在这里排练,我看你跑得比我还要快呢……马志东在心里嘀咕着。

  “我肚子饿了,我先回去吧。”马志东知道韦秀琴不回去,马志峰是不会回去的。

  马志峰摇头道:“不行,你要留下来陪我。”

  “你一个大男人,要我陪你干什么?”马志东没好气地说道。

  刚才他的肚子在呱呱地叫着,让他一分,不,是一秒都不想在这里待着了。

  “我知道你笨,但不知道你这么笨啊。你想一想,如果你回去了,只剩下我一个人在这里,岂不是让别人笑话吗?”马志峰有点生气了。

  呵呵,你还怕人家笑话吗?只要大家的眼睛不瞎,都能看出你喜欢韦秀琴。

  可人家韦秀琴哪会看上你呢?真是的……马志东在心里为马志峰叹气,

  那个叫什么来的,落花无意?流水有情吗?马志东想着今天看的一本武侠,里面好像一段这样的话。可是不是,他有点迷糊了。

  “可我肚子饿了。”马志东苦着脸。

  “你就不能忍下下吗?”马志峰恨不得只有自己一个男生与韦秀琴在一起,但是被其他同学看到,说他一个男生与九个女生在一起,肯定会说闲话。

  马志东摇着头:“我忍不了。”

  “这怎么行呢?”马志峰想了想,从口袋里拿出一块钱,“你去小卖部买个餐包,但不要自己吃了,给我留一半。”

  “峰哥,你也要吃?”马志东问道。

  “当然了,难道我的肚子不饿吗?”马志峰白了马志东一眼。

  马志东拿过一块钱走了出去,当他用一块钱买一个餐包,就撕下一半,狼吞虎咽地吃了下去。

  看着还有一半的餐包,马志东心里一动,又吃了一点。

  走到半路,又吃了一点。

  到教学楼下时,那餐包只剩下三分之一了。

  马志东不敢再吃了,往楼上走去。

  这叫什么事啊,越吃肚子越饿,还能有这样的操作吗?

  马志东回到教室门口,马志峰就跑了出来。“把餐包给我。”

  毕竟人家女生在教室里面排练,他在里面吃餐包的话,有点不雅。

  马志东不说话,心怯地把餐包递过去。

  “咦?你是不是偷吃了?”马志峰看这么小的餐包,不由问道。

  “没有啊,黑叔说今天的餐包就是这么小,我也没有办法。”马志东急中生智,急忙说出了借口。

  “这样吗?”马志峰没想到马志东会骗他,不再多问,把那点餐包吃了下去。

  这些天,风仔他们也没有时间去创前街。

  因为二子在县人民医院里需要不少钱,之前交的五千块钱已经用完了,二子父亲又借了两千块钱,但还是不够。

  根据医生所说,像二子这样的断手断脚,起码要一万多块。

  且如果不尽快把钱凑齐,让医生为二子治疗的话,耽误了时间,到时二子的右腿也会废掉。

  所以,二子的家人非常着急,想着赶快筹钱给二子作全面治疗。

  风仔他们也到处借钱,想着帮助二子。

  医生说二子的右手肯定是残废了,至于右腿能不能保住,还是未知数。

  可现在的钱不容易借,他们向家人借,也只是借了几百块钱,多就借不了。

  他们的家人知道二子出事,肯定不想让他们的孩子参与进去。

  庞志华带人过来录了口供,虽然二子他们说怀疑是铁手他们干的,但没有证据。

本文标签:把两只小兔子吸红肿

上一篇:错一题学长就撞一下,小茹和黑人教练第8章

下一篇:2021最火(厨房玩弄朋友娇妻小说)全文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