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岳的又肥又大水多啊喷了/与女乱目录伦之小兰

2021-10-18 08:53:1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一个臭小孩,还肖想他娘亲。

  暮九寒越发确定要说点什么打消这个坏小孩儿的心思,至少不能让他在继续惦记着……

  然而,不等暮九寒开口,帝绝心好像有了自己意

一个臭小孩,还肖想他娘亲。

  暮九寒越发确定要说点什么打消这个坏小孩儿的心思,至少不能让他在继续惦记着……

  然而,不等暮九寒开口,帝绝心好像有了自己意识般,缓缓爬开了,回到自己的床上躺着。

  整个过程,都让暮九寒看出这个小孩儿身上透出的一股郁闷。

  他表示……

  有点同情。

  暮云初第二天拜托了魔雯帮忙照看一下孩子,便拎着火火进了帝夜冥的空间。

  帝绝心全程都听见了,一听他们要去往妖界,立马屁颠屁颠追上去了。

  去妖界……

  他也想去。

  他从未去过。

  进了空间,二人同时回头看向这屁颠屁颠跟随在后的五岁小娃。

  他急忙刹住脚步,抬起头,凝望着他们,一双眼睛闪烁着光亮。

  好像在期待他们带他去往妖界。

  “你跟着干什么?”暮云初即便看穿他眼底的心思,依旧装傻问出声。

  小孩儿下意识想伸手拽住她的衣袍一角,只是这小手堪堪伸出去,就被一道强烈的视线瞪着。

  他那只手便略显尴尬地僵在半路上。

  最终,那双冰瞳的威慑力十足,他弱弱地放下了小手。

  不得已,只能直勾勾地望着暮云初的方向。

  他知道,这个九皇叔是个小气鬼,小气得一批,万万不可能给他机会碰触暮云初丝毫。

  暮云初却对这二人的互动感到好笑了,“这点小事,带他去嘛?”

  她望着帝夜冥说的。

  男人微抿唇角。

  似是不愿。

  帝绝心此时的模样,像是等待家长给他买玩具的小孩儿,期期艾艾地看着二人。

  大概……

  他堂堂神皇,万万没料到有朝一日自己会遭遇这种境地??

  帝夜冥不出声,只是说:“走吧,别耽误时间。”

  末了,强调一句:“帝绝心你小子最好不要拖后腿。”

  帝绝心走在后面,故意朝着男人做了个鬼脸。

  暮云初在一旁看着他们叔侄两的互动,甚是好笑。

  此时帝夜冥已经抬手将通往妖界的大门劈开。

  抬袖的一刹那,灵气爆开,气流冲击。

  帝绝心是下意识缩在了暮云初伸手,甚至有些怀疑那帝夜冥做这么大的动作想把他掀飞……

  暮云初抱着火火,垂眸看了一眼怀中火红的狐狸。

  小狐狸故作淡定地笑着:“呵呵哈哈,我,我不怕,主人别别担心。”

  可是结结巴巴的口气已经昭示了她的害怕。

  暮云初虽然看得出来,但也没有点破,只是点点头,轻轻说道:“嗯,走吧。”

  通往妖界的大门不断飞出一股气流。

  在通道里与某些东西碰撞,产生了五彩光华。

  但这股气流越来越强烈,一道道阻碍着暮云初的脚步。

  “挖槽!”

  在一片混沌中,暮云初唯一只听得清楚血魔的声音。

  飞沙走石,砂砾有点刺目地往面颊上奔赴而来。

  她的血瞳在这一片光流和砂石中,只觉得刺目难受。

  火火激动地叫:“主人主人快闭眼!”

  “不然你这血瞳就要毁了!!”

  火火超紧张。

  这不是妖界大门,而是从瞬移空间强行劈开的一道道路,这条道路的杀伤力不容小觑。

  妖界不单单只是有高阶妖兽而已,妖界之人更是把整个妖界铸造得犹如铜墙铁壁,让人无法逼近分毫。

  哪怕是帝尊的灵力将其斩开,也是相当冒险。

  暮云初眼一闭。

  火火迅速变大,用狐狸尾巴拍了拍她的手,“主人快拉着我嗷嗷嗷。”

  此时,终于有她大显神通的时候了。

  暮云初到没有犹豫,果断伸出手握住了她的小尾巴。

  不。

  大尾巴。

  尾巴毛茸茸的,摸着还挺温暖舒服。

  火火带路时,忍不住嘀咕:“奇怪吼,那帝尊和那神皇,怎么半路没了呢?”

  举目望去,确确实实捕捉不到人了。

  火火有些莫名疑惑奇怪,直到此刻她才有所顿悟,他们可能已经走散了。

  暮云初没有回应。

  身边已经没有那两人的血味了。

  不知道怎么走散的。

  “继续走吧。”

  帝夜冥和帝绝心这二人应该是不需要她来担心的。

  火火继续领路。

  不知道走了多久,暮云初才听见火火说的一句:“主人,到了哦。”

  到了?

  她缓缓睁开血眸。

  一张张奇怪的妖兽脸在她面前放大。

  伸出妖兽森林之中,仿佛自己掉进了某种光怪陆离的世界。

  地面上趴着的、树干上抱着的、树梢上跳着的,全是奇形怪状的妖兽。

  大家都看向了暮云初。

  一只长相如同猴子的妖兽自树上跃下。

  “大家快来看看,是火火那废物呀,她竟然回来了呀!”

  “火火?真的是那只没什么用的火狐?”随着猴子的吆喝,不断有妖兽汇聚而来。

  大家的视线显然都在暮云初身上。

  暮云初手指略微动了动。

  倒也真的很意外眼前的阵仗。

  “这是你家?”这大概是唯一的可能。

  火火轻轻点头。

  她以前就是居住这片西焕妖兽森林里。

  妖界很大,只是她生活的界限只局限在这片森林里。

  她见那只猴子召唤了一群妖兽拥挤包围着过来,龇牙咧嘴低吼了一声,生气地瞪了一眼这些靠近的妖兽。

  原本刚刚还在嘲讽火火的妖兽们,突然被惊到了,连连后退数步。

  “酒连长老,这火火竟然……进阶了?”

  之前离开妖界的火火哪里有这么大只,而且此时还有了好几条狐狸尾巴。

  凶悍之相,和当初离开妖兽森林的火火截然不同了。

  大家都退后了数步。

  猴子妖兽酒连才轻轻哼了一声:“小丫头倒是出去一趟晋级了不少呢,这是你主人?”

  猴子贼溜溜的眼睛顿在暮云初的脸上。

  也是此时,暮云初的脑子里闪烁出了四个字——贼眉鼠眼。

  酒连轻声咳嗽,才用冷静的语调说:“既然回来,我奉劝你一句,最好回你们狐妖族瞧瞧,可别后悔了。”

  “为什么?”火火依旧还是那个火火,此时表情凶狠了些,该懵逼的时候还是如此。

酒连摸着自己的猴毛,露出了一分得意的笑,“你那三姐即将出嫁了,你回来得正好呀,她今天就要出嫁了呀,去喝喜酒呀!”

  火火鼻尖耸动了两下,满是不屑。

 文学



  “你那个未婚夫啊,之前本是你的,这会儿成为了你三姐的,你不觉得难过吗?”

  听这猴子一番话,叫人心底不爽快。

  甚至怀疑这猴子是故意看热闹不嫌事儿大,这是摆明着撺掇火火去闹事。

  暮云初站在一侧安静地看着。

  血魔咂舌:“火火原来还被人抢过未婚夫呀,好惨哦,她之前咋没跟咱们说过呢?”

  “……为什么要跟你说?”暮云初嫌弃地轻嗤一声。

  血魔备受打击,“嗷呜,难道我还不够资格吗?”

  它可是火火最好的“闺蜜”。

  “丢狐的事情,她当然不会说。”

  此时正敷衍着酒连的火火,似乎听见主人在跟血魔说自己的坏话,狐狸耳朵立即耸动了下。

  她咦惹了一声。

  她表示非常……可恶。

  主人说坏话以为她听不见吗?

  血魔和暮云初开口说话,这长老是听不见的。

  “哦知道了,那我正好回狐族吃个盛宴也不错吼。”说罢,她还回头看了一眼暮云初,“主人不知道吃不吃得惯哦?”

  然后在前方带路。

  余下的妖兽们神色皆有些复杂地看着她们离去。

  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只觉得这红衣的“男人”气场有点强。

  “酒连长老,这火火必然是傍上了强者,否则她哪里可能这么快就修行成高阶妖兽了?”有长舌的虎皮蛇开了口。

  “是啊是啊。”其他妖兽也纷纷附和。

  “我看呐,这火火就是看中那男人的修为和脸面,这些狐妖最喜欢这样儿的。”

  “嘘嘘嘘,待会儿狐族就有好戏上演了呢!”

  妖兽们一哄而上,决定去狐族蹲点看戏。

  还有蜈蚣妖兽一只爪子抱着西瓜,一只爪子抱着碗瓜子,爬行飞速。

  ……

  在这西焕妖兽森林里,狐族是大族,亦是整个妖兽森林的上位统治者。

  此时的狐妖三位长老高坐首位,正肃穆异常地望着下方的一对新人。

  狐族族长高坐其间。

  外面鞭炮声、唢呐声齐齐震耳。

  声响不断轰炸着喜堂。

  一只长得矮小的黑色狐狸站在高台上,嗷嗷叫着:“吉时到,拜堂!”

  只见喜堂内的一对新人含情脉脉地对望着。

  女人端庄昳丽,面容姣好,眼眸流转时,又有少女的娇羞和俏皮。

  男子喜服映衬,英俊养眼,一双桃花眼亦是深情款款地看着眼前的女子。

  在场的人们莫不是赞叹一声:“好一对璧人!”

  毕竟在妖界,是有规矩的。

  妖兽必须幻化成人形才可成亲生子、传宗接代。

  以至于一个妖族便以幻化成人形的多少来确定他们的统治地位和身份。

  狐族历来便是幻化人形最多的大家族,在这妖兽森林里威望十足。

  女子狐媚媚轻轻眨眼,与她心爱的男人鞠躬拜堂。

  一顿拜堂结束后,她看了一眼自己的丫鬟。

  丫鬟像是接收到了自家小姐的眼神示意,当即扬声说道:“哎呀,不知道咱们那四小姐此时是不是已经找到自己如意郎君了呢?”

  “好端端的你提这么个晦气的狐妖作什么?”

  “就是啊,一个都没法幻化成人形的妖兽,有什么资格配咱们的狐仙公子。”

  大家七嘴八舌地讨论着。

  对此时此刻的狐媚媚心情极好,暗暗朝着丫鬟竖起大拇指,用动作告诉她,干得漂亮。

  只要让她的狐仙公子继续厌恶那狐火火,那她……

  “哎哟喂,看来你们是很想我了?”清亮的声音骤然响起。

  也恰到好处地打断了大家的议论声。

  所有人都看向了说话的方向。

  刚刚还嚼舌根的丫鬟忍不住惊呼一声:“是四小姐回来了!”

  率先映入眼帘的,竟是一袭血色衣袍。

  融在这大红的喜堂之内,可此人身上散发的邪佞之气,令人骇然。

  这名男人怀抱着火火,身长玉立于喜堂之上,越显得气势卓然。

  当大家的视线落及“男子”的容貌上时,皆是震惊。

  他们面面相觑。

  哪怕是在他们狐族,幻化各种美艳人形的妖族里,这名男子的容貌也绝不输于任何一名妖界人。

  一张惊为天人的面容,偏偏有着一双深邃血染的红眸,犹如邪恶无底的深渊,令人沉沦。

  那人嗜血绯薄的唇浅浅勾着,邪妄、锋锐还有点暴躁的凌厉。

  可怕的是这样一个男人怀中抱着他们刚刚还在骂着的狐火火。

  “你,你是何人?”上方的狐族族长先行开口质问。

  他将暮云初打量之际,不免又看向了狐仙公子。

  狐仙公子原本该是狐火火的未婚夫,但是……

  万万没想到这狐火火修为太一般,迟迟没法晋级幻化成人形,自然也失去了婚配的资格。

  双双视线相交,那一刻,狐仙公子也看向了火火。

  场面一度凝滞。

  狐媚媚柔柔地开口:“四妹妹回来了啊,原来四妹妹在外面有了男人了,难怪会不肯回族里呢!”

  她说完,打量了一番暮云初。

  只是这“男人”样貌也太好了些,叫她……心底生出了几分羡慕。

  被这样的“男子”抱在怀里,定是幸福的吧?

  狐媚媚胡思乱想着。

  狐仙也开口:“火火,我没想到你竟是这样的人,我以为你是出妖界去潜心修行。”

  火火翻白眼。

  艾玛。

  她就算是去修行,关他什么事?

  说实话,这个男人的嘴脸,跟他的名字真是一、点、都、不、配!

  还真是个假惺惺的伪君子。

  她抬起自己的小爪子,气呼呼地指着眼前这男人,“我修不修行关你什么事!”

  她在暮云初怀里挣扎了一下。

  “主人,快放开我,我要去狠揍他!”

  暮云初抬头看了一眼远处那男人。

  这个男人是哪儿来的自信,竟然自称“狐仙”?

  还真是对自己过分自信了。

  她放下手中的火火,打了个响指,语调幽幽:“去吧,不要打输了,丢了孤的脸。”

  火火从鼻孔里哼哧一声,兴奋异常地扑向这该死的男人。

  “狐火火,你想干什么?我本想着你若是出去潜心修行,变人回来,我定然会纳你为妾,你……唔!”

 

本文标签:岳的又肥又大水多啊喷了

上一篇:晚上想吃你的黑葡萄*在落地玻璃窗前插

下一篇:小白兔好软好甜/大炕上开嫩苞乡村猎艳记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