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岳为我解决性需要(山村暴伦目录)全文阅读

2021-10-16 14:17:1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主公去了哪?’

‘主子去了哪?’

沈未白的属下们和风青暝的影卫彼此眸光轻碰,心中的泛起了疑问。

真的是进入了那个传说中的青帝衣冠冢吗

‘主公去了哪?’

    ‘主子去了哪?’

    沈未白的属下们和风青暝的影卫彼此眸光轻碰,心中的泛起了疑问。

    真的是进入了那个传说中的青帝衣冠冢吗?

    衣冠冢又在何处?

    两个大活人又是如何凭空消失的?

    他们何时才会出现?

    青帝衣冠冢里是否有危险?

    一个个的疑问不断的冒出来。

    最后,众人的视线,还是集中在了唯一知情的柳茹身上。

    “大可不必如此看我。”柳茹苦笑摇头。

    “先生,您可否知晓青帝衣冠冢在何处?如何进入?”天水问。

    柳茹看向手中破碎的玉佩,“这传说中,进入青帝衣冠冢的钥匙,如今已碎裂,恐怕这衣冠冢我们是进不去的。”

    “至于衣冠冢在何处……我也不知道,只知道入口就在这附近。”柳茹又道。

    事实上,沈未白和风青暝的双双失踪,就足以证明,青帝衣冠冢就在附近,难的是,他们根本不知道如何进入。

    “为今之计,咱们只能等了。”柳茹沉吟后道。

    “可若守在这里,会不会又冒出什么怪物?”玄清心有余悸的道。

    这话一出,众人心中一凛。

    的确,刚才那怪物出现得猝不及防,又死得突然。谁也不敢保证,这里会不会又出现别的怪物,若真的出现了,他们又是否是对手。

    “不如,我们先退到安全之地,轮流派人来这里等候。既然他们是从这里消失的,那也会有极大可能性,在这里出现。”

    柳茹这番话,众人都没有异议。

    如今,他们猜测沈未白和风青暝进入了传说中的青帝衣冠冢中,实情到底如何,他们也不得而知。

    唯一能做的,大概也就只有等待了。

    ……

    拉扯,晕眩的力量,扯的沈未白头皮发疼。

    就好像自己的魂魄,要被拉扯出肉身一般。

    好在,这种痛持续得并不久,几息之间,就恢复正常,只残留了些镇痛,却并不打紧。

    砰砰!

    沈未白和风青暝的身体,被吐了出来,无端的出现在半空,又坠落在地面上。

    ‘嘶!’

    落地的撞击不小,沈未白感觉自己撞在了一处温暖之处。

    抬头看过去,才发现在坠落之时,她被风青暝护在了怀中,而他也成为了她的肉垫。

    “阿炎?阿炎!”沈未白从他怀中坐起,却意外的发现风青暝晕了过去。

    两人的仙人剑,也不知何时重新回到了体内。

    “阿炎!”

    沈未白心中一沉。

    刚才的撞击力,根本不足以让风青暝昏迷。

    可是,如今的风青暝就好像陷入了深度的沉睡一般,根本叫不醒。

    沈未白来不及打量四周的情况,拿出银针,扎在风青暝的几个穴位上。

    然,即便如此,风青暝还是昏睡模样。

    沈未白眉头蹙起,又向他灌入内力,却如石沉大海般,毫无动静。

    “不必费劲了,在这里,我不让他醒,他便只能一直沉睡。”一道好似来自虚无之地的声音突兀响起。

    沈未白立即将风青暝护在身后,眸光犀利起来。“谁?”

    那声音听着如同三四十岁的中年人,却又透着与年纪不符的沧桑。

    就好像,声音的主人活了千千万万年,看尽了世间变化,悲欢离合,生死轮回。

    声音在四周回荡,让人分不清说话之人到底在何处。

    沈未白心中想着这声音的违和感,这时才注意到自己到了一个什么地方。

    可正因为她看清楚了,才会让她心中震撼,双眸剧颤。“这是……”

    这是一座飘浮在虚空中的宫殿!

    宫殿之外,是无尽浩瀚的永夜,远处又璀璨星辰点缀,难辨真假。

    她脚下正是宫殿的广场,整个悬浮于空的宫殿,都是白玉所造,那些白玉晶莹无比,体内仿佛流动着眸中能量,如她得到的那块玉佩一样。

    ‘对!玉佩呢?’沈未白突然想起来,伸手摸向自己的腰间,却发现玉佩不见了。

    “你带着我的玉佩来此,却问我,我是谁?”那沧桑的声音,再次出现。

    沈未白双眸倏地一缩,“青……帝!”

    “好久没有听到有人这样称呼我了。”那声音喟叹的道。

    然,他这样的回答,却印证了沈未白的猜测。

    此时,沈未白的脑海里是翻腾的,全身的血液也激荡着,耳朵里出现嗡鸣之声。

    这并非是‘青帝’威压所致,而是她现在所经历的一切,实在是太颠覆认知,她难以想象,传说中的最后一位登仙人,数千年,上万年前的青帝,正在与她对话。

    难道,青帝真的不死不灭,与天地同寿,这里也不是他的衣冠冢,而是他闭关修行之地?

    仿佛是察觉到了沈未白心中的猜想,‘青帝’回答:“这只是我在离开之前,留在故土的一丝神念,等待有缘人。只不过,这一等,太久了,此方世界的灵气早已枯竭,若你再不出现,我这一丝神念最多在维持百年,也会自动消散。届时,此地也会同神念一并消失。”

    “等等!”沈未白打断了‘青帝’的话,她有预感,接下来或许她要遇见颠覆自己两世认知的事,之前藏在心中的各种猜测和疑惑,也或许能够得到解答。

    但,在此之前,她必须要先确认一件事。

    “他到底为何不醒?”沈未白看向了昏睡的风青暝。

    或许沈未白前世是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又或许是她本身够自信也够强大,所以在与传说中的‘神仙’对话时,她依然是以平等的姿态沟通,而不会心生恐惧,也不会恭敬讨好。

    不过,‘青帝’神念似乎也不在意她的态度,只是为她解惑——

    “你身上的玉佩,乃是进入此地的钥匙。不仅需要滴血认证,还需要以灵气激活。”

    “我能感激到,这方世界的灵气早已枯竭。你从何处寻来灵气激活玉佩,我也感到很诧异,但玉佩上有你的血迹,还有与你气息相连的灵气,所以会默认你有进入此地的资格。而你身边的人,是被玉佩误带入进来的,所以我只能让他昏睡。”

    “你放心,等你们离开这里后,他就会醒。”

    “而且,这里乃是我离开之前,锁住一方灵气开辟的空间,他即便昏迷着,也会有诸多好处。”

    “什么好处?”沈未白眸底划过一道幽光。

    ‘青帝’神念的话,让她大概了解了前因后果。

    所谓的灵气,恐怕是仙人剑上残留的。

    在他们被怪物袭击时,仙人剑自动出现护主,挥出的灵气恰巧激活了刚刚吸收她血液的玉佩,开启了时空之门,让她被吸入了青帝衣冠冢中。

    而风青暝,当时就在自己身边,再加上两人的仙人剑曾经在同一个空间里相互依存了不知道多少年,恐怕气息早已经相连了,所以才会被玉佩误判。

    但不管怎么样,只要确定风青暝没事,沈未白就能专心的应对这‘青帝’神念。

    她两世从商,见惯了商场上的尔虞我诈,人与人之间的勾心斗角,并不认为当初的青帝会无缘无故的留下一个衣冠冢等待有缘人。

    “待你们离开之后,便会察觉好处。”‘青帝’神念依旧心平气和。

    “他且留下,你进来吧。”‘青帝’神念又道。

    随着他的话音一落,白玉台阶之上紧闭的宫殿大门缓缓打开。

    一时间,沈未白仿佛产生了幻觉,看到了仙鹤、鸾鸟从大门内飞出,盘旋于这虚浮宫殿上空,洒下金银光芒。

    只是,她一眨眼,这些都统统不见,只剩下那打开的宫殿大门,在安静的等待着她进入。

    沈未白眸底的震惊早已经收敛,只剩下一片沉静。

    她看向风青暝,他似乎睡得很沉,不受任何打扰。

    想着‘青帝’神念的话,沈未白将他轻放在地上后,又确保了此地的安全,才起身,拾阶而上,进入了宫殿之中。

    ……

    宫殿很恢弘,古朴大气,也空空荡荡。

    完全没有那些修仙小说里那样,进入上古大能遗迹之后,有成堆的法宝,丹药,各种提升自身的机缘。

    反正,沈未白一眼望去,空空荡荡的宫殿里,只有在正前方的高台之上,摆放着一把帝王之座,而在帝王之座上,有一道虚幻而缥缈的人影,正端坐着看着她。

    “青帝!”沈未白双眸一缩。

    传说中的青帝,是一个温文儒雅,容貌不俗的中年男子,墨发披在身后,发顶由青玉冠束着,神态亲和,给人一种温润如玉的感觉。

    身上穿着的也是青色长袍,只是在长袍上,有金银线绣出的龙纹,彰显了他的身份。

    腰间,也有玉带束着,上面点缀的宝石,每一颗都价值连城,只可惜这只是虚影,并非实体。

    在沈未白看来,就有点像是她前世看AI投影一样。

    “衣冠冢,衣冠冢,怎么空空如也。”沈未白在心中嘀咕了一句。

    却不想,她在心中说的话,也逃不过‘青帝’神念的耳朵。

    帝王之座上的虚影轻笑起来,“那你以为,衣冠冢里应该放些什么?我之前已经说过,此方时间已经枯竭,我留下法器,这里的人也无灵气可以驱动。留下丹药?以凡人的身躯服下修者的丹药,只怕不会长生不死,而是会爆体而亡。至于修行功法,还是那个原因,没有灵气,在好的修行功法也无用。”

    沈未白惊于‘青帝’神念能捕捉到她内心所想,眼中升起了警惕和戒备之色。

    而‘青帝’神念却饶有兴致的盯着沈未白,略感诧异的道:“你倒是有些不同。竟然在这个灵气枯竭的地方,半只脚跨入了修行的门道,这大概与你修行的功法有关。”

    沈未白心中警惕,放空思绪。

    突然,一道青光从天而降,笼罩在她身上,让她动弹不得,这让沈未白心中大骇。

    她突然发现,即便只是面对‘青帝’神念,她也毫无反抗之力。

    若‘青帝’神念想要杀了她,也不过是踩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

    一种无力感,从沈未白心中升起,却又被她立马强压了下去。

    “心志坚定,还是难得的冰灵骨!难怪难怪,若你早生个万年,必然是整个修行界各大宗门争抢的天才!”

    青光散去之时,‘青帝’神念惊讶的说了这番话。

    ‘冰灵骨。’

    沈未白眸色晦暗,在心中记下一些关键的话。

    “你的魂魄倒是有些奇怪,命格似乎被修改过……”

    ‘青帝’神念这看似随意的话,却让沈未白心中一紧,眸色变得更加幽暗起来。

    这是她最大的秘密!

    若‘青帝’神念能轻易的看破,那她恐怕要重新定义对‘神仙’的理解

幸而,‘青帝’神念并未继续说下去,好像只是单纯的表达了一下好奇。

    这让沈未白心中升起一种古怪的感觉,就感觉……这个‘青帝’神念的智商有点不太行?

    沈未白摇了摇头,赶紧把这个念头压住。

    神念毕竟不是本尊,在此存在那么久,且还能和她正常交流,已经很不错了,她不能要求太多。

 文学



    而且,神念不追问下去,不是正和她意吗?

    但其实……

    沈未白眸光晦暗了一下,她是很想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时空的。

    她又没有死,只不过是喝醉了睡了一觉,为何醒来之后,她就变成了安亭伯府里的尹千梧?

    “你的时间不多了。”

    “!!!”

    就在沈未白犹豫着,要不要向‘青帝’神念问这个问题时,神念的一句话,差点没把沈未白送走。

    “什么?”她脱口而出。

    帝王之座的‘青帝’神念道:“你能留在这里的时间不多,你离开之后,这个空间也会随之碎裂消失。”

    “……”沈未白默。

    真的是……手痒,想揍人!

    “从现在开始,你有一炷香的时间问我问题。”‘青帝’神念道。

    沈未白还未开口,他又补了一句,“但我不一定会回答。”

    “……”沈未白。

    “我毕竟只是一道神念而已。”

    “……”好嘛,还会给自己找借口了,这个借口,还让人无法反驳。

    ‘只有一炷香的时间。’

    沈未白心里清楚,一炷香后,她就会被强行送走。

    一炷香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要问什么?

    一时间,许多问题在沈未白脑海里闪过。

    她从不是一个求佛问神的人,突然间看到‘神’的‘神念’,她突然就迷茫了。

    思绪飞过,沈未白对‘青帝’神念道:“我修行的功法,似乎有问题,可有方法解决?”

    从自身来说,这是最迫切的!

    沈未白觉得,如果‘青帝’神念真的是神仙之流留下的话,应该能解决她这个疑惑。

    “嗯,原来如此。我刚才还在疑惑,以你冰灵骨的资质,为何要沦为鼎炉?原来是修炼功法有问题。不过,你这修行功法,倒是难得一遇的……烂。”‘青帝’神念若有所思的道。

    沈未白嘴角狠狠一抽,她现在怀疑,‘青帝’要么就是毒舌,要么就是情商低。

    “这是几百年前,前朝皇室那些迷恋修行的人,自己创造出来的功法。功法分为上下卷,上卷只能女子修行,我也是最近才得知上卷就是鼎炉功法,而下卷,只能男子修行,习的是采补功法。”沈未白大致的说了一下。

    ‘青帝’神念恍然大悟,“身为人间帝王,竟然创造如此邪恶的功法,难怪会灭国了。”

    沈未白不在乎这些,她只想知道,能否挽救。

    ‘青帝’神念沉吟了一下,道:“这功法有着先天缺陷,虽然你修炼了鼎炉的部分,但也不是不可以逆转。你可以找个人和你双修啊!我看门外那男子就很合适。”

    “!!!”沈未白倏地睁大双眼,呼吸一窒。

    ‘青帝’神念却好似察觉不到她情绪的变化,理所当然的道:“嗯,他体质纯阳,你与他双修,正好可以弥补你修行功法上的缺陷。来来来,我传你一套双修功法。”

    话音刚落,一道青光就从他指尖飞出,钻入了沈未白的眉心。

    沈未白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

    在青光没入沈未白眉心之后,她感觉到自己的大脑里多了些什么东西,却又无法窥视。

    “抓紧时间,双修的功法出去再看。”‘青帝’神念道。

    “……”沈未白总觉得他这话的感觉,好像自己很着急似的?

    不,她什么时候答应双修了!!!!

    沈未白刚张嘴,又听到‘青帝’神念嘀咕,“可惜,现在灵气枯竭,我也只能想到这个办法,助你一臂之力。若不然,你体内的功力暴涨,又无法吸收更多,更纯净的灵力修炼,不出五年,就会爆体而亡。”

    “……”沈未白。

    呵!

    “好了,开始你的第二个问题吧。”‘青帝’神念挥了挥衣袖。

    沈未白深吸了口气,沉声问:“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世界?为什么这个世界会有那么多重生的人?这种几率,旁的世界,恐怕千万年也难遇一次,但我身边,至少已经出现三个!”

    这也是她很久之前就怀疑的一点。

    沈未白总是感觉这个世界很奇怪。

    这个问题,让‘青帝’神念沉默了更久的时间。

    沈未白在等待的过程中,有些担心那一炷香的时间不够用。

    甚至,她商人本色显露,很想和‘青帝’神念谈一下,那一炷香的时间里,不包括他思考,沉默的时间!

    好在,‘青帝’神念并未让她等太久,“这可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

    那预示着,或许她的时间不够。

    沈未白听出了话中之意,却打算逆势而为。“但我相信‘青帝’能有办法,让我听完整个故事。不然,您的神念留在此地,又有何意义呢?”

    ‘青帝’神念似乎被噎了一下。

    他顿了顿才接着道:“好吧,你很聪明。”

    “我留在这里,的确是想要告诉后人有关于这个世界的真相。”‘青帝’神念道。

    ‘真相!’沈未白眸色一沉。

    她有一种预感,恐怕‘青帝’神念口中的真相,比她之前所猜想的还要大很多。

    “在故事开始之前,我想问问你,你理解的世界,或者说宇宙是什么样的?”‘青帝’神念道。

    沈未白蹙眉。

    她蹙眉,不仅仅是因为‘青帝’神念的问题,更是因为他所用的词汇。

    ‘这个世界,万千年前的修行者,也会说宇宙这类的词么?’

    不知为何,沈未白总觉得有些违和感。

    但,她暂时压住了内心的好奇,回答‘青帝’神念的问题。“世界太笼统了,我觉得星球更恰当,宇宙也就是由无数星球组成,其中有死有生,只不过我们能够探知的区域,对于整个宇宙来说还太小。”

    她抿了抿唇,“也有人说,宇宙是无穷尽的。”

    沈未白说的是她上一世的认知,那个时代,人类对宇宙的探知更清晰,也似乎更真实。

    但是,不能否认的一点是,在探知的过程中,人类也发现了宇宙的浩瀚,还有人类的渺小。

    “你果然是有缘人!”‘青帝’神念突然笑了起来。“要知道,这个时候的人,所认知的世界,是天圆地方,而宇宙,则是一片混沌。”

    沈未白没说话。

    ‘青帝’神念说的话,让她心中掀起惊涛骇浪。

    一种猜测,从沈未白心中升起。

    “您难道也是异界来客?”沈未白将心中的猜测说了出来。

    ‘青帝’神念却笑道:“非也,我乃此界土生土长的人。”

    沈未白皱了皱眉。

    “不过,你也不算猜错,很久之前,此界的确也来过异界来客。”

    沈未白双眸轻颤。

    果然!

    “好啦,要听故事的话,就不要再问我问题了。”‘青帝’神念拂袖,在帝王之座上换了一个更为轻松的姿势。

    “……”沈未白忍住了到嘴边的话。

    还有,一道神念也会享受舒适吗?

    沈未白没有再开口,她已经察觉到了‘青帝’神念有些恶劣因子。

    最重要的是,时间紧迫。

    ‘青帝’神念也不再绕圈子,缓缓讲述了一个打破沈未白世界观的故事。

    他说——

    宇宙中有万千世界,但是在这万千世界中,有真实的世界,也有虚假的世界。

    真实的世界,不必多说。

    主要需要解释的,就是虚假的世界。

    这种虚假的世界,更多存在于新生世界之中。

    这些新生的世界,如同刚刚出生的婴儿一样,懵懂、无知,对整个宇宙都不设防。

    而这种新生世界,因为介质还不稳定,所以很脆弱,也很容易被宇宙捕捉到某种强烈意志后进行投放,想要以此来捕捉世界,将世界变成意志的私有物。

    青帝存在的世界,也就是沈未白如今踏足的世界,最初就是这样一个世界!

    “……很久之前,比我存在的时间还要更久远。这个世界刚刚出生,又刚好运气十分不好的,被某种意志笼罩。在还未意识到这一点时的人们,称之为天道,而意识到这一点后的我们,称之为‘伪天道’。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这方世界都被伪天道的意识所笼罩,将所有生灵蒙蔽,按照它的意志,刻画好的轨迹运行,无法反抗。”

    沈未白双唇紧抿。

    她没有打断‘青帝’神念的讲述,却在心中有了个模糊的概念。

    按照青帝的说法,在伪天道笼罩的世界中,一切生灵都只是它操控下的傀儡,没有自我意识,只会按照伪天道的想法而动。

    “而且,那个时候,还有所谓的天道之子,也可以说,那是伪天道的宠儿。因为这点偏心,为了达到伪天道想要的高度,伪天道会将其他人的气运,给所谓的天道宠儿吸走。”

    沈未白眸光一沉,神情都变得凌厉起来。“这不是相当于是天道宠儿的养分吗?”

    “对!就是养分。天道宠儿,世界之子,他们的成功,耀眼不过是建立在吸走数不清生灵的气运之上。无数生灵卑微入尘埃,只是为了烘托他们的伟大。再如何优秀的天之骄子,在遇到天道宠儿时,都只会变成垫脚石,做出很多违背自己意愿的事,来成就天道宠儿。”‘青帝’神念闪动了一下,似乎因为沈未白的理解力,让他兴奋起来。

    ‘这算什么天道宠儿。’沈未白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青帝’神念还在继续,“伪天道拥有及强大的力量,可以操纵一切生灵,但天道还在,它只是被蒙蔽了,所以伪天道想要培养出一个气运登顶的宠儿,只能靠这样的方法来成全。因为,真正的天道对万物生灵,都是公平的。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并非真的不仁,而是万物于天来说,都是一样的。天道无情,就是最大的有情,因为它不会偏袒任何人,所有人都有着同等的待遇。但,伪天道却违背了这一点,甚至想要利用这些天道宠儿的气运来打破天道,对其吞噬。”

    沈未白瞳孔剧颤,似乎听懂了,又似乎没听懂。

    ‘青帝’神念的声音冷了些,“可笑的是,那个时候所有的生灵都被伪天道所蒙蔽,对其没有一丝一毫的怀疑,此消彼长之下,天道陷入沉睡,伪天道更加变本加厉,这个时候终于出现了一个人……”

    “是您之前说的那位异界来客?”沈未白心有所感的道。

    “不错!就是她!”

    沈未白注意到,‘青帝’神念的双眸中,迸发出了璀璨而崇敬的光芒

本文标签:岳为我解决性需要

上一篇:黑人40厘米全进去|越哭进的越深H

下一篇:玩 各种老妇 小说(超细节高H文)全文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