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浪妇白洁第三十八篇&贯穿灌满一女多男H

2021-10-15 17:14:0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府衙门口依旧围着一群人,熙熙攘攘的如热闹街市。

  因着府衙的衙役只维持秩序并未有什么过激之举。

  所以,一些胆大的商贩从中看到了新的商机。

  好一部分人都推着

府衙门口依旧围着一群人,熙熙攘攘的如热闹街市。

  因着府衙的衙役只维持秩序并未有什么过激之举。

  所以,一些胆大的商贩从中看到了新的商机。

  好一部分人都推着小车或扛着背篓出来贩卖吃食。

  这些人都没什么固定摊位,靠着游走于人群中来获利赚钱。

  赵玉甚至还在这些摊贩中看到了小吃铺的伙计。

  也是,这里人流众多,她奶如何能放过这样一个赚钱的商机。

  且小吃铺的小吃,大多都是经济实惠的快餐,像那煎饼果子、鸡蛋灌饼、手抓饼等等,只需做好拿出来就能进行售卖,简单便捷又便宜大量。

  甚至于小吃铺名气大,府衙的衙役都会时不时的过来买上一个品尝。

  嘿,如此广告,生意自然好的紧。

  “掌柜,咱们可要回去?”

  沈静挡在赵玉跟前,帮忙拦住可能会落到赵玉身上的伤害。

  “晌午了,也该吃顿午饭了。”

  看着眼前那些不断吆喝售卖的商贩,赵玉忍不住舔了舔嘴角,觉得肚子饿了。

  “可”

  “欸,今日招人,收获颇丰,去一趟酒楼,也是庆祝。”

  因着高兴,赵玉大手一挥,拦住沈静想继续回蛋糕坊的想法,而是带着她一起去酒楼吃饭。

  沈静心疼赵玉即将花出去的银钱,可到底拦不住人。

  无奈,只能垂头丧气的跟在赵玉身后朝着酒楼走。

  赵玉……

  赵玉无语,心说沈静这人哪里都好,就是之前苦日子过久了,现下还转不过弯来。

  啧啧,不就是吃一顿酒楼,比之家中店铺每日所赚的银钱,不过九牛一毛。

  看来,她很有必要纠正对方的想法了。

  沈静可不知道,自己单纯的心疼会让掌柜产生如此多的联想。

  不过等她意识到后,她已经被赵玉完美的转变过来,并直呼当初自己确实需要纠正……

  夜庭郡很大,相应的,能在夜庭郡生存的酒楼也很多。

  不说赵玉熟识的启翔楼,还有朝廷打造的闻客楼,本地富豪建造的聚宁庄、茶新亭、雨蒙楼……

  “就去启翔楼吧。”

  当时去府衙招人的建议也是萧宏贵告知她们的。

  赵玉想着,这次她成功从府衙招来了人,怎么说,也都该谢一句对方。

  唔,眼下就去对方酒楼吃顿饭照顾照顾生意。

  沈静不知其中原因,但她明白掌柜如此安排,定有原因,她只需老实跟随就好。

  就这样,两人一路疾行,朝着启翔楼而来。

  ………

  晌午十分,人流众多。

  两人进去才发现一楼大厅已无余座。

  无奈,只能登上二楼,寻到角落坐下。

  招呼来店铺小二,赵玉豪气的将启翔楼的招牌菜都点了一遍。

  “这,若是仅客人两位,怕是太多。”

  毕竟他们启翔楼,光热菜就足足一十八样。

  小二手持菜单,表情犹豫。

  “无事,有些菜肴打包,”赵玉挥挥手,“你自去准备吧。”

  她好不容易来一趟,再如何也不能只顾着自己。

  心中已想好将味道不错的菜肴打包送去小吃铺给一份;其余的都送回铺子,算是给这些时日以来一直忙碌工作的伙计奖励。

  小二闻言点头,抱着点好的菜单离开。

  沈静坐在一旁,面容平静。

  就在两人等上菜的功夫,突然一位食客说出来的消息吸引了赵玉的目光。

  “嘿,听说了吗?朝廷有旨,今年要加试一次恩科。”

  二楼食客众多,说出来的消息五花八门。

  就这很寻常的一句,让赵玉注意到了。

  “这消息,我说的可真真的。”

  一男子凑到同桌面前嘀咕。

  赵玉扭头,就见此人正坐在她左后方不足三米的地方。

  当下来了兴致,歪过身子侧耳倾听。

  “于老三,你又要讲些神神叨叨的东西。”

  另一人瞥了眼于老三,嘴角不屑,眉梢带讽。

  这于老三,也是夜庭郡的三教九流,平日里最爱干的就是说一些不着边际的大话,十句话中八句都是假的,剩下两句,也是吹牛皮。

  嘭———

  “混说什么?我于老三,一口唾沫一个钉,哪里会说谎?”

  于老三不乐意了,拍了下桌子不说,连声音都提高了几分。

  也因此,让不远处的赵玉听了个真切。

  “我可跟你们说,这朝廷加试一次恩科的消息,可是正经从府衙传来的,整个南面地域,只要符合年纪,无论男女,都能参加。”

  于老三拍着胸脯作响,以至于他说完话后,整个二楼都带着一丝寂静。

  “这,这话,”有人插嘴,“你怎能证明?”

  “是啊是啊,还无论男女,扯淡嘞!”

  大部分食客反应过来后都是不信。

  无他,哪怕南面朝廷大力宣传也无法撼动人们心里数千年来的尊卑观念。

  尤其是自古以来,男主外女主内,如今竟男女同考,还是参加像这种考上了能当大官的恩科,怎么可能!

  不信的质疑声越发大了。

  于老三看看左右,被气的脸色发红,浑身发抖。

  “哼!”

  一掌砸在桌子上,于老三成功震慑住了周围食客。

  “怎地证明,老子亲眼见到,亲耳听到。

  我家旁边的余秀才知道吧,人家自从去了学堂,学习那是一等一的好。

  就昨儿,余秀才家里闹闹哄哄的不得消停。

  我好奇,今日一早趴在门口瞧了一眼。

  赫!人一家人竟都忙着收拾被褥行李嘞。”

  话说道这,于老三也知道自己偷窥旁人不怎么道德,尴尬的揉了揉鼻子,

  “朝廷加试一次恩科,时间我虽不确定,但地方还是知晓的,就是各个州城的城都,咱们扬州,自然在惠阳。

  那余秀才一家,慌慌张张的收拾被褥行囊,可不就是想要提前去到惠阳准备。”

  “你这么一说,我家街坊的尚举人家也闹哄哄的,怕是要离开。”

  邻桌的食客接了话。

  “反正谁家没有个认识的秀才举人,若不信,自回去瞧瞧就是了。”

  于老三说完,爽快的坐下,而和他同桌的人则一脸尴尬,倒了杯水递去,刚想张嘴解释两句,又听身后有人大喊,伸手指向窗外,

  “看,那是什么!”

  众人抬头,纷纷望去。

  只见楼下原本宽敞的街道忽的被一群身着青衫长服的学子冲进装满。

  学子们竞相奔走,无暇他顾,行色间步履匆忙。

  赵玉认的对方身上的衣服,正是夜庭学堂的制服。

  四叔赵善行平日归家,穿着就是这身衣服。

  众人看着匆匆而过的学子,惊愕之余,乱哄哄的说着话。

  此时此刻,众人都投身于新的八卦中,再无人纠结刚刚于老三说的话是否对错。

  ………

  心里存着事,赵玉在饭菜上来时都没什么心情吃。

  只简单的吃了几口,吩咐小二将其中大部分未动的饭菜打包并嘱咐沈静将其全部带回铺子。

  她则先行一步去了小吃铺。

  小吃铺里很是热闹。

  赵善行匆匆而归,让李氏惊讶的同时又有些疑惑。

  明明今日并非学堂休沐日。

  只当赵善行说出朝廷将在惠阳加试恩科,所有学子,无论男女均可参加后,李氏恍然大悟,直接将之前的疑惑扔到一边不管,自己还激动的差点跳起来。

  利落的将小吃铺生意推给店铺伙计,李氏拉着赵善行回了后院。

  等赵玉到时,李氏正在屋子收拾被褥行囊。

  赵善行坐在一旁,无奈的处理书柜上的书籍文本。

  赵玉瞧瞧这个,看看那个,基本确认刚刚得知的消息属实,

  “这么说,朝廷加试恩科的消息是真的?”

  “嗯,你也知晓了?”赵善行点了点头,“今日学堂刚刚通知,地点就在惠阳。”

  所以他们这些学堂读书的学子才会被临时放回家。

  “时间呢?”

  “十二月中旬,具体时间尚未确定。”

  赵玉挑眉,小腿轻快的凑到赵善行身边将自己刚刚从启翔楼听到的消息说出,末了,还不忘感慨一句,“也不知这次恩科,会有多少人参加。”

  “不会少,但也不会多,”赵善行放下手中的书籍,露出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才刚刚开始,又非朝廷选拔正试,有保守之人,都还在观望。”

  若想靠加试恩科形成规模,起码得等真正的效果出来。

  “正试,三年一次,虽说南面朝廷已调整为两年一次,但今年初刚结束一次,再等,也是两年后。”

  赵玉撇嘴,还不如参加这次恩科呢。

  “所以大部分学堂学子,都会参加此次恩科,”赵善行表情淡然,语气轻松,“至于其它人,不好说。”

  赵玉点头,不得不承认她四叔这话,没毛病。

  哎

  本次恩科,估计除了学堂学子外,社会人员怕是不足十分之一。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社会人员嘛,没资源没渠道,本身又不重视,考的上才怪。

  赵玉甩甩手,问起自己感兴趣的话题,“难不成真有女子为官?”

  若说消息中最吃惊的,还是那句男女不限,当真让人不可思议。

  女子?为官?!

  绕是赵玉自己,也觉得咋舌。

  果然,那位大人不愧是天选之子!

  这都行!

  就不怕步子迈太大,伤到自己吗。

  “自是有的,荆州国都,女子为官并不少见。”

  何况远的不说,单朝廷的各地厂子,就有诸多女子身居高位,只不过这些工厂说到底并非正经仕途之路,故并不怎么被重视。

  低头,看见赵玉沉思不言,赵善行道,“想试试?”

  对于这个侄女,赵善行的印象很是深刻。

  单说家中发生的诸多改变,就是因她而起。

  所以有些时候,赵善行总会耐不住想对其试探两句。

  赵玉摇头,表情无辜,“我并不知道。”

  她还是太小了,有些东西还想不明白。

  赵善行闻言,只淡声笑笑,“等你知道时,也不算迟。”

  有些改变,才刚刚开始,它能影响的,更在未来。

  话谈道这里,再讨论下去也无甚意义,叔侄两人同时默契的不再多说。

  而一旁的李氏,也简单的收拾好了一套被褥和几件换洗衣物。

  “为何急着出发?夜庭前往惠阳不过半月路程。”

  李氏一想到外边天寒地冻,就不舍赵善行远行。

  “早些也好,到时还需多缓上几日,算算时间,才将将够用。”

  赵善行冷静又理智的分析内里原因。

  “是啊,奶,四叔此去,为的便能科举入仕,”赵玉一旁劝慰,“提早做好准备,也有好处。”

  “……罢罢罢,随你们吧。”李氏说不过叔侄两人,恼羞之下,干脆甩手不管,“我去雇车。”

  说完话,转身离开。

  李氏人一走,屋里只剩下赵玉和赵善行两人。

  赵善行依旧摆弄着自己手边的各种书籍,打包装好,准备一起带去惠阳。

  扬州郡府不少,其中以夜庭、惠阳、津门三郡最为繁华。

  一开始,赵玉还以为夜庭便是扬州城都。

  后回夜庭发展,想扩大店铺规模,才在地图的作用下纠正过来。

  现在赵玉不仅知道惠阳,甚至连扬州周围几个郡洲城市也弄的一清二楚了。

  “四叔想过要去哪里发展?”

  朝廷开放恩科,本质就是要从中选拔人才。

  而人才被选出后,将要被派去哪里,也是未知数。

  赵玉不知道这种事,到底是自己做主还是朝廷分配,就打算先谈谈赵善行的底线。

  “自是回来。”

  赵善行手上继续忙碌,“南面朝廷最近数年发展激进,这样做有好有坏,但不能否认,利大于弊。”

  作为一位励志入仕的学子,他平日在学堂时,也会抽空研究一番朝廷政策。

  从报纸上探到的消息极大的填充了他的思想,也让他对整个南面朝廷有了更为深刻的认知。

  “少则五年,多则十年,南北大业,定会统一。

  等到那时,我等积蓄了足够强大的实力,也能一展身手。”

  赵善行话说的狂妄,眼神中绽放着夺目的光芒。

  赵玉望着对方,心中默默的计算真到了那时,她的产业又能发展到什么地步。

  嗯,起码也要比现在扩大五至十倍。

赵善行将前往去惠阳,这一去最少两月。

 文学



  恐怕拖沓之下,今年都不一定能回来过年。

  李氏一琢磨,顿时觉得自己刚刚收拾的东西还是太少。

  惠阳那边,他们一家可都没去过,情况未知不说,还没个亲戚熟人帮扶,倘若赵善行不小心碰到什么难事,可怎地办?

  越想越不放心,李氏又开始翻箱倒柜的拿出压箱底的物件给赵善行打包带上。

  银票、碎银这类必不可少,随身衣物也不嫌多。

  忙到后边,李氏甚是还想去镖局雇上几个镖师贴身护送。

  虽说南面治安一向不错,并无什么不好的传言出来,也没有北面那么乱,但此行一路荒郊野岭,当然还是保险些为好。

  赵善行见此赶紧出声制止,直言劝说李氏勿要如此慌张,他此去惠阳,乃是和一众学堂先生、学子们共同出行。

  “学堂的夫子先生也是要参加恩科的,”再算上学堂学子,加起来近百人。

  学堂作为南面朝廷培养人才的基地,如此大规模的出行,府衙定不会不管。

  到时有府衙在,安全方面,必然无虞。

  李氏还没有完全失控,尚能听得进赵善行的劝解,她想了想,终放弃了雇佣镖师的行径。

  但,古话说的好,儿行千里母担忧。

  可以不雇人护送,但自身携带的东西可不能少。

  过冬的冬衣,外穿的长褂,保暖的里衣,厚实的腿膝护腕……

  李氏前边收拾,赵玉后边跟着补充,祖孙两人差不多将整个房间的衣物都打了包。

  “对了,听说考试的小屋透风的很,还是将羽绒被带着,这东西本就一层羽毛,保暖轻薄,又不占地方,甚好甚好。”

  李氏看到床铺,一拍脑袋,忙动手将床铺上的羽绒被收起。

  “娘,我今夜留下休息,”羽绒被收起来,他到时盖什么?

  赵善行哭笑不得。

  “家中这种被褥不少,到时再给你拿出一床便是,”李氏低头不理赵善行,自顾自的收拾,“这个你盖得久,带上合适。”

  赵善行……

  赵善行放弃挣扎,彻底甩手不管这些,全都由着李氏处理。

  等李氏这厢忙完,窗外明月高悬,夜都深了。

  赵善行明日一早便要回学堂准备,随后差不多后日一早出发。

  李氏不再耽搁对方时间,嘱咐务必早些休息,她则拉着赵玉离开房间。

  “奶,你若不放心四叔,也可跟着一起去。”

  赵玉见她奶表情严肃,眼睛一转,想了个馊主意。

  “胡吣什么,小吃铺的生意离不得人。”

  李氏白了眼赵玉,拉着人继续往屋里走。

  今天因为赵善行的事,赵玉再一次留在了小吃铺过夜。

  “小吃铺生意稳定,奶,你跟着去惠阳,不妨将家里的生意再做大些。”

  赵玉不觉得小吃铺需要李氏日日守着,店铺那些管事也不是白拿银钱的。

  “不成,不成,”李氏摇头,不忘提醒赵玉,“小吃铺不过半年,步子迈的大,小心伤筋动骨。

  像你一般,炸鸡店和茶饮店一口气开了俩,现下忙的很。”

  “不是还有店铺伙计,哪有这么多的事?”

  赵玉撅嘴,心里不怎么在意。

  “哼,你啊你,”李氏气的伸手点了点赵玉的小脑瓜,“可长点心,别学那些眼皮子浅的,脑子蠢,一天天的胡乱蹦哒。”

  赵玉……

  赵玉揉揉鼻子,一脸尬笑,

  “嘿,嘿嘿,大伯娘她们又惹到您了?”

  能让她奶骂蠢货的,除了大伯娘和三婶两人,基本不做它想。

  “除了这两个蠢货,还能有谁整天变着法的给老婆子我惹事,”李氏气的不行,“才消停几天,又惦记起隔壁铺子了。”

  “嗯?不说好了来年租赁?”

  这可是十月份他们一家子开会决定的。

  她奶亲自拍板,谁敢不从!

  难不成?

  大伯娘和三婶狗胆包天,竟偷偷背着她奶将铺子盘下来了?

  赵玉脑洞大开。

  “呵,所以才说蠢货,”李氏咬牙切齿,“还不如盘下来呢。”

  盘下来不过是多花了些钱,若是怕放着亏损,大不了将店铺提前打通开起来。

  “可这两人,店倒是没盘,只不过将消息说出去了,

  原本隔壁那家生意不景气,都已经决定退租了,这下可好,被她们一搅和,人家也不蠢,咬牙退了手续,决定干满月份再说。”

  赵玉听完,弱弱的回道,“我记得,那铺子,可是被租到来年八月的。”

  这消息,还是十月份时,大伯娘刘氏亲口说的。

  只不过那个时候刘氏一心想将隔壁租下来扩大店面,语气满是对隔壁掌柜的幸灾乐祸。

  又是说人家不会经营,又是说自家生意火爆……

  总之,一言难尽的很。

  “这不是给自己找事?当初挑中隔壁的铺子,也是因为其它都不合适,”赵玉吐槽,“这下好了,来年怕是开不起来了。”

  “开不起来才好,让她们整日瞎蹦哒,报应!”

  李氏说完,懒得继续数落刘氏这两个蠢货,睨了一眼坐在床边的赵玉,“你刚刚让我去惠阳,心里又装着什么打算?”

  赵玉被她奶看的心里一突,嘴上打着哈哈,“哪有什么打算,就是想着时候差不多了,扩大生意规模而已。”

  李氏闻言不语,就这么定定的看着赵玉,好一会儿才道,“可不是。”

  她了解自家孙女,无利不起早的性子。

  事情真要这么简单,就不是她了。

  赵玉……

  赵玉心里哀叹,果然不愧是她奶吗?直觉就是敏锐。

  “奶,我这不是想着,换一种模式,合作共赢。”

  她摊牌了,眼睛亮晶晶的看着李氏。

  “甚的合作共赢?谁赢?”对于自家孙女时常就弄出来的某些新鲜词汇,李氏接收无能,“仔细说说,你想怎么搞?”

  赵玉没说话,而是眼睛一转蹭蹭两步来到李氏跟前,又伸手拉着李氏坐到床边,“奶,你听我说。”

  “你说,”李氏眼神示意。

  “小吃铺的吃食,行单独售卖之事,大有可为,

  当初,我有说加盟入股,利用小吃铺伙计铺开渠道。

  现下,我们还可以采用合作模式,将小吃铺一些能单独拿出来的吃食放在其它铺子中另行售卖。”

  “这,这不就是将方子卖给对方了吗?”

  李氏皱眉,摇头道,“不成,不成,方子出售,非长远之计。”

  只要有心人,都能发现小吃铺售卖的方子,不仅火爆,还很适合细水长流。

  眼下赵玉的提议,竟是将下蛋的金鸡宰杀取卵。

  李氏自然不愿。

  但她忽略了,赵玉既然能提到这个办法,自然不会干这种得力不讨好的事。

  “奶,听我说完,”不要总是只听一半话。

  李氏不语,示意赵玉继续,她倒想听听能说出什么花来。

  对李氏的这种反应,赵玉完全意料之中。

  她也不在乎,自顾自的按自己的节奏往下走,

  “售卖采取合作模式,也就是店中店。”

  这次李氏沉住气了,虽然她不解什么是店中店,但她却没有出声打断。

  赵玉继续,“店中店,就是单单在其它店铺中截取一小块地,摆上自家售卖的吃食,既能节省开店的成本,也能为小吃铺赚取名声,加快店铺全面铺开的时间。

  且这件事,不光只是对咱们有利,对那些店铺也有益处。”

  “哦?抢了人家的生意,如何有益?”

  李氏不解,心说将小吃铺的吃食放在其它店铺,虽说一部分确实有利小吃铺的发展,但对那些店铺来说,固定食客被分流,坏处一大堆,可没见什么益处。

  “奶,这不就回来了,合作共赢啊。”

  赵玉摆手,举例说明,“就比如酒楼来说,热菜凉菜不少,吃起来滋味颇美,但下酒菜嘛,就不怎么下酒了,

  但咱们小吃铺,卤味不正是上好的下酒菜。

  再比如,茶馆都是一些品茶听戏的人,咱们小吃铺,那些多味花生、麻辣豆皮、猪肉脯、牛肉丝等一些小吃,不正适合。

  还有,……”

  赵玉尽情举例,直将李氏说的目瞪口呆。

  “奶,你说如何?这是不是合作共赢,同收益处。”

  喘了口气,赵玉一脸得瑟的看着李氏。

  能想到这个好办法,可把她高兴坏了。

  还是小孩子的赵玉不可避免的将心里的表情都表露出来。

  李氏愣愣的看着赵玉,好一会才吐了口气,感慨道,“老了老了,到底不如你们年轻人脑筋快,你这办法,确实很好。

  就像你说的,合作共赢。”

  就算是这些酒楼,茶馆听到都很难不同意。

  毕竟能为自家盈利,谁也不是傻子。

  “你打算如何?”李氏指了指桌面,“夜庭郡的酒楼茶馆不少,总不能都合作。”

  那样,不说小吃铺吃不吃的下这笔买卖,这么做,同时也得罪了夜庭郡所有的店家。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都有这么个宝贝,自然就显不出好了。

  李氏可不会这么做,同样,赵玉也不会。

  她们是商人,察言观色,和气生财。

  但眼下这种模式一出,和气生财怕是不行了。

  因为不管怎么做,都会得罪一批人。

  赵玉胸有成竹,“自然是要和朝廷合作。

  当然,除了朝廷,启翔楼也是不错的合作对象。”

  朝廷嘛,作为她们在南面的最大保障,这种时候,自然不能放过抱大腿的机会。

  而且朝廷的酒楼茶馆各地开的可多,若是能全面入住,对他们小吃铺的发展是极大的好处。

  毕竟赵玉的野望摆在那,肯定是要尽力达成的。

  至于启翔楼,还是因为她们一家和启翔楼的渊源,再说了,萧掌柜也是熟人,曾经还帮过她们,于情于理,也要适当的考虑对方。

  对赵玉提出的两家,李氏自然不会反对。

  “那其他人?”

  不难预料,这种合作火了,其它店铺也不会坐以待毙,肯定会争相上门合作。

  若是正常合作还好,就怕那些仗势欺人的。

  李氏感叹,小吃铺还是底蕴不够啊。

  赵玉沉思片刻,开口道,“有朝廷在前边,这些店铺,大概率不会用强,于我们而言,倒不是什么问题,

  怕的是启翔楼,不知启翔楼的底蕴在南面如何,能否挡得住这些店铺的压力。”

  老话说的好,一人计短,众人拾柴火焰高。

  若是整个夜庭郡的店铺联合起来一起抵制,恐怕启翔楼也会开不下去。

  “这……”

  李氏语结,她也不知结果。

  “这,自然没问题,还请李掌柜放宽心。

  萧某虽不敢乱言,但在这件事上,启翔楼不惧这些问题。”

  萧宏贵笑着,姿态随意,极为自信。

  李氏瞧着,心里明了,这启翔楼,怕是比她所想还要强大。

  不过,这也难怪,能在北面那种慌乱之地屹立数年不倒,甚至还能提前重要知道消息,怎么想,都不会简单吧。

  不过这样也好,她心里松了口气,没了后顾之忧,合作共赢这件事就能更顺利的开展下去了。

  自从昨晚和赵玉讨论完,李氏就没睡好,今天天刚亮,更是迫不及待的过来了启翔楼。

  好在萧宏贵见识广,只听李氏一提,就能想到其中的关键,给自家店铺增添巨大收益。

  “不知李掌柜打算何时推广此此合作?”

  萧宏贵问道。

  “还要等朝廷消息,”李氏沉吟片刻,实话实说,“不瞒萧掌柜,此次计划,我们原打算之与朝廷官方合作,这样虽然会让利颇多,但薄利多销,加之有朝廷在,小吃铺也不会冒险。”

  “这,确实如此。”

  萧宏贵点头,心里也赞同李氏所言。

  “但,商人重利,老妇人也是如此,”李氏有些不好意思,“启翔楼本就与我们一家颇有渊源,加之萧掌柜对我们帮助不少。”

  “李掌柜说话客套,不过是几句话的事,哪里当得上这般。”

  萧宏贵又不是蠢人,闻弦歌知雅意,马上就懂李氏提到此话的用意了。

  嘿,这不是给自家店铺找现成的借口吗?

  虽说,启翔楼不惧什么,但能和平解决,也没必要真的撕开面子不是。

  “李掌柜重情重义,萧某代启翔楼谢过掌柜。”

  “萧掌柜客气,老妇人虽懂得不多,知恩图报还是明白的。”

  双方说着,面上具是露出一副都懂的模样。

本文标签:浪妇白洁第三十八篇

上一篇:新婚警花被迫献身~英语课代表的水真多小说免费

下一篇:2021最新排行榜(看镜子我怎么C哭你的小说)合集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