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饱满的乳被揉捏玩弄*帝王怀孕肚腹挺起好憋

2021-10-15 15:55:1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这次他并没去公司,而是直接去了机场。

那里,私人飞机已经在等着他了。

宫骞接到乔忘栖之后,就迅速和他说了时间安排。

乔忘栖只需要确认一件事,“赶得上下

这次他并没去公司,而是直接去了机场。

    那里,私人飞机已经在等着他了。

    宫骞接到乔忘栖之后,就迅速和他说了时间安排。

    乔忘栖只需要确认一件事,“赶得上下班时间回来吗?”

    “应该没问题。”宫骞的回答还是留了一点余地。

    这显然让乔忘栖颇为不悦,宫骞紧张的解释,“今天的天气其实不太好,我担心影响飞机航行的时间,所以不能保证万无一失。”

    好在乔忘栖并没再跟他计较这件事,直接打开电脑开始看效果图。

    他们这一次去的是举办婚礼的现场。

    乔忘栖把举办婚礼的地点选在了梦岛。

    当初他做这个决定的时候,宫骞着实吓了一跳。

    要知道梦岛是个私密性很绝对的岛屿,老爷子购买下这座海岛后,就彻底封闭了它,外人完全不知这个岛屿的性质。

    别说是外人了,就连知道这海岛的人,想要登岛,也是要通过层层检查的。

    完全可以说,这是老爷子的大本营。

    所以宫骞不知道乔忘栖是用什么办法让老爷子点头的。

    实际上,乔忘栖根本不需要去说服老爷子。

    毕竟老爷子自己心虚啊。

    乔忘栖之所以选梦岛,是因为他打算在这里,把有关于自己的一切一切,都告诉江羡。

    他要做到绝对的坦白,对江羡绝对的坦诚。

    这是他的承诺。

    这次来梦岛,就是来看场地的。

    这场婚礼,乔忘栖早早就开始计划了。

    大到挑选合适的场地,挑选婚纱,小到没一个婚礼现场的布置,和没个环节,乔忘栖都要一一的去核对。

    因为他想给江羡一场永生难忘的婚礼。

    虽然江羡一直说,婚礼就只是一个形式。

    可哪个女孩子没有做过自己婚礼的梦呢?谁没憧憬过呢?

    就如他先前给江羡承诺的那样,他不允许她羡慕任何人!

    江羡和连舟碰了个面,也从他那里知晓了宫骞的更多信息。

    “也就是说,两人的交集,可以追溯到我认识乔忘栖之前?”江羡难得诧异的问道。

    连舟点头,“可以这么说。”

    江羡眼眸转了转,身体慢慢往后靠,似乎在琢磨着这事儿,精致的脸上是饶有兴致的表情,“那这事儿就有点意思了。”

    “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连舟试探的问道。

    闻言,江羡挑了挑眉。

    两人默契的交换了一个视线。

    连舟壮着胆子问,“羡姐,咱们是不是想到一块去了?”

    “应该是。”

    “那你有什么想法?”连舟赶紧追问道,“或者说,你要不要再追查下去?”

    连舟之所以这样问,是想知道江羡的态度。

    毕竟这件事牵扯的人不简单,决定权自然是在江羡手里。

    如果她说追查,那他就查,如果她说不查,那他就不查。

    随老那边,他就装死呗。

    “我没想好。”

    这是连舟第一次见识江羡的犹豫不决。

    不过他能理解,毕竟牵扯到的人,是乔忘栖啊。

    “我想一想,再给你答复吧。”江羡最终这样告知连舟。

    “都行,我等你做决定。”

    连舟还拍拍胸脯表示,“羡姐你放心,我是站在你这边的。”

    这一等,还等挺久的,连舟也猜到会如此,也没催过江羡。

    新一届的绝世拍卖会如期举行,江羡和乔忘栖自然也在受邀之列。

    回想起上一次的拍卖会,仿佛就在昨天呢。

    当初她为乔忘栖点了天灯,这已然成为了绝世拍卖会的一个现象级时间。

    好在绝世拍卖会的保密程度非常高,除了当初围观的那些人之外,没多少人知道这件事。

    到了会场,江羡还特别和乔忘栖说了,“上次我不是在楼下坐过吗?我跟你说,那里其实更有氛围感,比在包间里坐着有意思多了,所以你要不要和我去一楼现场啊?”

    “都行。”乔忘栖并不在意地点在哪里。

    只要她在哪里,他就在哪里。

    所以江羡兴匆匆的带着乔忘栖去了一楼的大厅,两人找了个比较靠前的位置坐下后,等待拍卖会开始。

    没多会,现场就热闹了起来,连一楼大厅都坐满了人,还有不少人因为来晚了没找到位置,只能在旁边站着等。

    这些人,明明是来花钱的客户,却连个位置都没有。

    也只有绝世拍卖会这种级别的才会有的现象了。

    关键即使是站着,他们也都是心甘情愿的。

    说直白一点,这并非一场简单的拍卖会,反而像是一场盛大的名利场。

    能进入这个拍卖会,就已经是拿到了名利场的入场券了。

    这也就是为何万芷琪会那么显摆自己能进入绝世拍卖会的原因。

    她也是早早到的,还精心打扮了一番。

    至于心思吗,肯定是希望能钓到一个金龟婿了。

    因为其父亲的关系,万芷琪也混上一个二楼的雅间。

    先装作淡定的谢过服务员之后,就拿出手机开始各种拍拍拍呢。

    毕竟她可是抱着人尽皆知的心思来的。

    拍着拍着,她见到了两个熟悉的人。

    一位是前几天才在廖先生宴会上有过短暂焦急的江羡,一个她不喜欢却又嫉妒得要命的女人。

    另一个,则是曾经所有原京少女的妄想,乔家小九爷乔忘栖。

    为什么说是曾经了,因为,乔忘栖已经退出了乔家,摘掉了乔家小九爷的这个身份。

    现如今的他,只是乔忘栖,除此之外,一无所有。

    哦,不对。

    他还有个豪横的老婆,江海首富的女婿。

    这个头衔,早已在原京这群子弟们口中传开了。

    大家说起的时候,多少都带一点鄙夷的。

    人性丑陋这种东西,在这些人身上更是体现得淋漓尽致。

    而现在的乔忘栖,在他们眼中,不过是一个吃软饭的男人罢了。

    万芷琪冷笑一声,还故意把镜头对准了这两人,拉近距离拍了照片后,发到了他们所谓的名流群里。

    “今天来绝世拍卖会转转,没曾想撞见了曾经的乔家小九爷呢,这地位,还真是一落千丈啊。”

    “呀,还真是小九爷。”

    “什么小九爷啊,他现在不就是个软饭男吗?也不知江羡图他什么。”

    “人家那叫本事,你有本事找个江羡那么漂亮,又有钱的老婆啊。”

    “乔忘栖现在的地位是真不行了,我都在二楼雅座呢,他居然落了个只能去大厅坐冷板凳的待遇,不知道他心里有没有落差啊?”另一个也来参加拍卖会的人也在群里说话了。

    他还附送了一张刚拍到的江羡和乔忘栖的照片。

    “这叫什么,这叫风水轮流转,乔忘栖大概自己都没想过,他也会有今天吧。”

    “好想去现场看看哦,想去落井下石一下哈哈哈。”

    一群人开始打趣起来,不外乎都是对乔忘栖的嘲讽。

    万芷琪静静的看了一会儿,再把视线落在乔忘栖和江羡身上的时候,眼底也带着不屑。

    不过话说回来,乔忘栖的长相真是人间绝色。

    所以当初他公开和江羡恋情的时候,粉碎了多少少女心啊。

    好在现在,他没了权势和财富,也就只剩空皮囊了。

    当然,万芷琪也是那碎了一地少女心的其中一颗。

    而现在她心里多少有一些快意。

    拍卖会开始后,万芷琪也没着急竞标,视线总是不轻易的落在江羡和乔忘栖那边。

    等江羡出手的时候,她就开始举牌呢。

    她就是故意要针对江羡。

    只要是江羡看上的东西,她都会跟她抢,无脑抬价,也不管那东西是不是她看上的。

    一次两次还没什么,次数多了,江羡也察觉到了问题,便下意识的往跟自己竞标的人方向看去。

    当她看到万芷琪的时候,心里就了然了。

    只是这种幼稚的行为,她真的不想理会,她喜欢抬价就让她抬好了。

    可惜啊,万芷琪这个女人,胸大无脑的,还不知道见好就收,丝毫不知自己已然陷入了江羡给她挖的坑里。

    又一次拍品开始竞拍的时候,江羡出价了。

    万芷琪紧跟着出价,其他也有七七八八的人出价。

    但出了几轮下来,就只剩下江羡和万芷琪在互相飙价了。

    万芷琪是咬紧了江羡的,打定主意要在江羡面前找一把存在感。

    结果最后价格越来越贵,高到有些离谱了。

    偏偏江羡这个时候,还用很挑衅的眼光看向了万芷琪,甚至还伸手朝她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然后,颠倒了拇指的方向,直接向下。

    这是赤果果的鄙视啊!

    万芷琪哪能咽下这口气,就算知道这价格早已超出了她的承受能力,却还是咬牙在出价。

    整个拍卖会的气场突然就变得有些诡异起来。

    当江羡把价格叫到三千万的时候,万芷琪内心都在滴血了。

    可她一想到江羡刚才那鄙视的样子,就顾不上任何了,直接叫价三千一百万。

    而江羡这一次,没再出价。

    主持人拍板后,宣布这个古董瓶的得主是万芷琪的。

    她觉得自己赢了江羡,还得意的看向她。

    江羡也在看她,还给她鼓了掌。

    万芷琪觉得很奇怪,江羡难道不应该气死的吗?

    毕竟她胜了她啊。

    她不仅不生气还笑着给她鼓掌是什么意思?

    万芷琪一脑门问号,心里开始隐隐不安起来,意识到有不对劲的地方。

    这会儿服务员把拍品的证书以及资料给万芷琪送来了,她本来没什么心情看的,但扫了一眼上面的介绍之后,差点没当场晕过去!

所以她花了三千一百万,就买了个……尿壶?
 

 文学

    为什么刚刚主持人介绍的时候,并没有提及这个?!

    万芷琪差点没气吐血,这才意识到自己被江羡坑了。

    难怪她刚刚输了的时候,并没有生气,反而还笑意盈盈的看自己。

    现在想起来,那笑容就像是在看傻逼一样吧。

    万芷琪被江羡这么一顿整,顿时偃旗息鼓了。

    那群富家子弟的群里,还在热切的讨论着这件事呢,当然也提到了万芷琪刚刚和江羡的小摩擦。

    万芷琪觉得自己很丢脸,都不敢在群里冒泡了,默默潜水看他们聊天。

    “对了,曲少,你不打算报个仇的吗?”不知是谁提了一句,艾特了群里的曲子饶。

    曲子饶就是刚才那个说自己也在拍卖会现场的人。

    原京这群富家子弟基本都知道,曲子饶跟乔忘栖之间有过过节。

    当初年轻气盛的曲子饶,在乔忘栖面前可是栽了个大跟头。

    也因为这件事,让曲子饶好多年都抬不起头来。

    特别是乔忘栖风头正盛那几年,曲子饶都只能悄悄出国避风头。

    直至乔家分崩离析,乔忘栖退出乔家,曲子饶才回了原京,才开始在圈子里活跃。

    但他当年栽的那个跟头,却一直是曲子饶心里的一根刺。

    哪怕别人碍于曲家的地位没有明说,可私底下却不知嘲笑过他好多回了。

    所以那人艾特曲子饶的时候,其他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这完全是在曲子饶伤口上撒盐啊。

    “当然,要报了。”曲子饶慢悠悠的打出这行字发送到了群里。

    众人又开始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更有八卦的人问曲子饶,“曲少打算用什么方式扫乔忘栖的颜面呢?”

    “对啊我也好好奇。”

    “好想去看现场啊!可惜没有这个眼福了。”

    大家你一眼我一语的,在热烈讨论着这事儿。

    曲子饶灭了手机,叫来了服务自己的工作人员,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

    万芷琪安分了后,江羡也能开心的买买买了。

    毕竟这是国内最顶级的拍卖行啊,所出的拍品都非常稀有,买到就是赚到,能赚钱的事,她怎么会错过呢。

    江羡正买得上头呢,来了四个工作人员。

    走在前面的,应该是个小领导,后面跟着三个工作人员,每个人手里都端着非常精致的托盘。

    托盘带着盖子,叫人看不清端着的是什么东西。

    四人来到了江羡和乔忘栖的面前,站成了一排。

    江羡有些疑惑。

    那个小队长态度很恭敬的道,“请问是乔忘栖乔先生吗?”

    “是。”乔忘栖淡然的应道,表情平静到毫无波澜。

    小队长微微的颔首说,“这是二楼的贵客曲线上送给乔先生的,请乔先生笑纳。”

    闻言,乔忘栖并没什么表情。

    只有江羡往二楼看了一眼,想知道是哪位曲先生。

    但她不知道具体位置,所以并没有第一眼就找到人。

    一旁的乔忘栖却非常淡漠的回答道,“不用了,送回去吧。”

    “乔先生,曲先生吩咐过,一定要亲自送给你的。”小队长有些为难的样子。

    也就江羡好奇的问了一句,“这些都是什么?”

    小队长立马回答

    道,“这是举办方给二楼贵客们供应的甜品和小吃。”

    顿了顿,小队长又才说道,“曲先生说乔先生在这里可能会有些委屈,想着大家相识一场,理应照顾着你一点,所以特别吩咐我们给你送这些东西过来的。”

    端着托盘的服务生揭开了托盘上的盖子,的确是一些雅座才会有的精致小吃。

    但让人转达的话,江羡听着怎么就那么不舒服呢?

    乔忘栖那么了解她,自然知道她听到这些话之后,肯定会不开心,就默默的握住了她的手,像是在无声的安抚一样。

    就很奇妙,她的火气一下就下来了。

    乔忘栖见她眸色温柔下来,这才对那个还在等着的小队长说道,“我说不用了。”

    男人的眸光冷冽,语气平静却似有杀气,让人心生畏惧。

    小队长只觉得后背发凉,短暂的权衡了一秒后,还是带着人离开了。

    很快,这人就去给曲子饶答复了。

    听到转述之后,曲子饶很窝火。

    他就不明白了,他乔忘栖早已没有了以前的地位,还有什么好骄傲的?

    心里那股怒火一下子就被挑了起来,曲子饶再让这人去做事。

    可这人一想到乔忘栖刚才的气场,就怯弱了,怎么也不肯去。

    “废物!”曲子饶愤愤的骂了一句。

    被骂的服务员怯怯的退下了。

    万芷琪不知何时过来的,大概是瞧见了曲子饶骂人的样子,待服务员走之后,笑盈盈的走过来道,“曲少消消火气。”

    她还给曲子饶倒了杯茶递过去,眼睛若有似无的勾了勾。

    曲子饶挑了挑眉,接过了万芷琪递过来的杯子。

    两人这眉来眼去的,有那么点意思了。

    等曲子饶喝完茶,万芷琪才问他,“曲少消气了吗?”

    曲子饶往沙发上一坐,拍了拍自己的腿,“还差点。”

    暗示着什么已经很明显了。

    万芷琪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再说了,他们这个圈子里什么没玩过啊,哪能不知道曲子饶在暗示什么?

    她也没矜持,走过去直接坐在了曲子饶的腿上,还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

    曲子饶的手放在了万芷琪的腿上,若有似无的抚摸着,嘴里却在说着其他的事,一副冠冕堂皇的样子。

    “万小姐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刚刚见你让人给乔忘栖送东西去被拒绝了,就过来看看的。”

    曲子饶眸子冷了冷,有些不悦。

    万芷琪娇笑的道,“曲少别生气嘛,你何必为难一个笑服务生呢,他们肯定是不敢得罪任何人的,哪怕是现在没有任何地位的乔忘栖。”

    “听你这意思,是有什么想法?”曲子饶果然感兴趣了。

    “你说羞辱人,当然是要当面羞辱才有意思对不对?曲少不妨想一想当年你是怎么被乔忘栖羞辱的。”

    曲子饶抿了抿唇,似是想起以前的事情,果然有些上头了。

    “今天可是来了不少原京名流,而且曲少刚刚也在群里放狠话了,这万一叫人看了笑话,那不是更抬不起头了?”

    “你说得对。”曲子饶果然被激将了。

    毕竟自己已经放狠话出去了,如若没做出点动作来,以后必然还会被人瞧不起的。

    他扶着万芷琪起身,在她脸上亲了一口说,“美人儿等我一下,看我去耍耍威风。”

    “好的。”万芷琪巧笑倩兮的回应。

    等曲子饶出了雅间,万芷琪

    才嫌恶的擦了擦被曲子饶亲的地方,只觉得有些恶心。

    她到了栏杆边,居高临下的看着楼下的情况,想知道曲子饶要怎么羞辱乔忘栖。

    曲子饶排场还挺大的,带了四个人过去,耀武扬威的,直接走到了江羡和乔忘栖面前。

    江羡刚刚被乔忘栖安抚之后,本来已经不在意这种事情了,结果又有人上门找茬了。

    她就不明白了,这不是拍卖会吗?大家到这里来不是来买东西的吗?

    怎么就有人这么闲呢!

    “哟,这不是小九爷吗?好久不见啊。”曲子饶嘲弄的开口,随后又一副恍然的样子说道,“啊忘了,你已经不是乔家的人了,叫你小九爷也不合适了。”

    “你又是哪根葱?”江羡就听不惯这人说话的语气,直接回怼道。

    曲子饶脸一黑,冷笑的道,“江小姐说话怎么这么难听呢、”

    “总比有的人说话很臭好吧。”江羡冷笑的道。

    曲子饶忍了忍,觉得自己没必要跟江羡计较,毕竟他是来找乔忘栖茬的,就没再回应,而是对乔忘栖说道,“乔忘栖,当年你那样羞辱我,这个仇我可是一直记得呢,只因你是乔家的人,我只能忍着让着,但现在不一样了,你什么也不是了,那这笔账,是不是该算一算了?”

    他说了半天,乔忘栖总算给了他一个正眼,看了看他后,问了一句让曲子饶吐血的话,“你又是哪根葱?”

    夫妻俩的语气还真是如出一辙,气得曲子饶差点吐血三升。

    “别跟我装不认识,你也不看看你现在是个什么地位,只要我跟主办方随便打一声招呼,你就会被赶出去的你信不信?”

    闻言,江羡挑了挑眉。

    曲子饶以为他们是怕了,又得意起来,“当然,如果你现在肯为当年的事跟我道歉,我可以放过你。”

    说罢还挺了挺胸,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

    “我给你一分钟时间考虑,要么跟我道歉,要么,直接滚出拍卖会。”曲子饶叫嚣起来。

    江羡觉得良好的教养都快控制不住她了。

    她这人,心态其实挺好的,网络上多少黑子骂她,她都可以无视。

    但唯独容忍不了有人骂乔忘栖。

    乔忘栖于她而言,就像是不能碰触的逆鳞,不能触及的底线一样。

    一碰,她准炸。

    只可惜这个曲子饶对江羡这人不太了解。

    其实她只需要稍稍去江海打听一下,就能知道江海名流圈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一句话叫,惹天惹地也别去招惹江羡。

    “如果你现在肯为刚才说的话道歉,我也可以放过你。”江羡慢条斯理的开口,明明是在笑,可那笑,却让人有种说不出来的迫人气势。

    乔忘栖知道,江羡要发飙了。

    不过这次他没有阻拦江羡,总有人上赶着送死,他何必要阻止呢?

    所以他饶有兴致的站在江羡的身后,微微挑眉看向曲子饶。

    这看在曲子饶眼里,觉得乔忘栖不像个男人,躲在一个女人背后算什么事儿啊?

    “我不跟你一般见识,我要找的人是他。”顿了顿,曲子饶还道,“这只是我和乔忘栖之间的恩怨,乔忘栖,你现在都已经混成这个样子了吗?需要靠一个女人来给你撑腰?”

    这话听得江羡差点笑出声。

    “说话别那么大声,我怕狗。”

    “什,什么?”曲子饶一下没反应过来。

本文标签:饱满的乳被揉捏玩弄

上一篇:皇上压着孕妇的肚子(第章上错岳坶)全文阅读

下一篇:小草一二三四区乱码/性奴校花身上除了一双白色丝袜

相关内容

推荐